转角第86-90章

第八十六章

凤九擦擦眼泪,直起身子,对东华说道:“帝君,少绾姐姐,闭关还需要多久?“你问这个做什么?”

凤九指了指炎华洞的方向,“墨渊上神一直待在那儿。”有些无奈,有些同情。

东华顺着凤九指的方向,望去,墨渊落寞的背影,轻叹一声,“看他们自己吧。少绾的性子,即便是我,也是左右不了的。”

“你说若是让墨渊上神进入炎华洞,会不会打起来?”凤九大胆提议了下。

东华调大了眼眶,点点头,“嗯,九儿,你还真敢想。你不怕他们两个能把天捅个窟窿?”

凤九很诚恳地摇摇头,“我不怕,这不有你吗?帝君,你不会让他们出事的,对吗?”

东华无奈地笑了笑,“九儿,你还真是敢赌!”

凤九突然心情亮了起来,凑近东华说道:“帝君,你不知道,凡间还有专门的赌坊呢,可惜啊,我从来没去玩过,不过这规矩我也是知道的,这赌本赌资可是要备得足足的。”凤九有些得意。

“那你以什么为赌本。”

“不告诉你。”凤九笑嘻嘻地说道。

“嗯,那你自己去打开结界,请墨渊上神进去吧。”凤九不知道的是,那日少绾进了炎华洞后,东华曾前去在洞外加了结界,以防有人打扰,破了她的闭关,现在洞外除了东华打得开,其他除非强行入界,否则都是进不去的。

“为何?”

“那我也不告诉你。”东华摇摇头,将眼神移开,望向镜湖。

凤九的脑袋瓜聪明时,还是很聪明的,“你干了什么?”一把拉过东华的手臂,似有撒娇的意味。

“那你先告诉我!”

“不要!”凤九噘着嘴说道。

“嗯,今日这湖面还真挺不错的,泛舟,睡个觉应该不错。”东华转移话题了。

凤九有些急了,抓着东华的胳膊,晃了晃,东华微动,但是没有回应,居然上嘴,咬了上了东华的手腕,东华皱了皱眉头,凤九假装生气到:“本女君生气了,后果很严重。”指了指自己留下的齿印。

“九儿,你这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在我身上刻上你的印记了?”东华挑挑眉,一脸坏笑,“急什么,我们有的是时间。”

凤九刷地一下,脸就红了,“什么叫做我的印记,帝君,你又胡说。你不去,我自己去,我就不信进不去。”凤九正起身,被东华又给拉了回来。

东华凑近凤九的耳边,小声的说了句什么。

凤九大惊大喜,忽又吧嗒吧嗒落泪了,有些不知所错。

东华也不安慰,只是拍拍她的背,“走吧,去做你想做的那件大事。既然他想陪着,便去陪着吧,怎么样都好,都一把年纪了,想来不会干出什么事情的。”

凤九抽泣着,点点头,“哦。”

很自然的,被东华牵着走向炎华洞去了。

 

炎华洞外,墨渊感应到两股仙气袭来,慢慢睁开眼睛,迎面而来的是东华和凤九,“你们来了,她很好,我能感应到。”

东华点点头。

凤九福了福身子,施了礼,“墨渊上神,您在这人几日了,这样会吃不消的。”

墨渊摇了摇头,“多谢,无妨。”

“进去吧。”东华淡淡地说道,抬手一挥,炎华洞外的结界撤去。要是没有凤九的坚持,估计东华也不会趟这趟浑水吧,稳中求胜是东华一向的作风,少绾这个不确定的因素,确实不敢赌,那脾气火爆的程度,可不亚于任何一个人。

墨渊一愣,望着东华。

“上神,进去吧,有些事,有些话,总是要见过面,才好说。”凤九诚恳地说道。

墨渊还是迟疑了下,虽然一直想要见面,但是真正有了这样的机会,墨渊却不知道自己有没有那样的勇气,她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东华抬了抬手,“去吧。”

墨渊点点头,“多谢。”墨渊起身,长长地吁了一口气,屏住呼吸,慢慢往洞中走去,每一步都如此沉重,东华和凤九二人就这么看着墨渊的背影,一点一点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

凤九的一颗心,也是提到了嗓子眼儿,她与少绾相处的日子,毕竟简短,不及东华的了解,这个决定是冒险的,东华深知,可也许会险中求生,求胜,那也说不定。有些紧张,又有些后怕的凤九,不自觉地抓住了东华的衣袖,“帝君,你说会出事吗?”

“怎么?现在怕了?刚才不是信誓旦旦的吗?”

凤九有些急了,“可。。。可我以为你会有办法的,所以我才想激你一下的。谁曾想,你竟然同意了?”凤九声音越来越小,小到估计只有自己知道吧。

东华轻叹一声,“别怕,有我在。没事。有这担心的功夫,还不如想想,你想去哪里玩呢。”

凤九点点头,“哦。”


第八十七章

墨渊进去了洞中,东华和凤九,未敢立即转身离开,许久,洞中安静如斯,东华抬手,重新设下结界,才转身对凤九说道:“走吧!你赌赢了。”

凤九惊喜,“是吗?帝君,你确定吗?”凤九窜到东华的面前,兴奋地问道。

东华笑笑,点点头,刮了刮凤九的鼻头,说道:“小狐狸,确实如此,你赌赢了。想来也不会出现我担心的事情,只不过。。。”东华若有所思。

凤九见东华的笑容僵住,有些疑惑,是不是有什么没有告诉自己的,“怎么了?你有事瞒着我?是不是还有什么严重的事情?帝君,我跟你说,这是在青丘,你可不能瞒着,不然我真的会翻脸了。”凤九好大的架势,说的东华又愣住了。

东华摇摇头,“没有,走吧。”

“去哪儿?”凤九跟着东华,离开了炎华洞前。

东华站住脚,凤九差点又撞上了,抖了个激灵,皱了皱眉头,“帝君,你怎么停下来了。”

“不错,进步了,居然没有撞上来。”东华调侃道。

凤九瞪了东华一眼,“去哪儿?”

“书房。”东华转身。

“去书房干什么?”凤九跟了上去。

“教你课业。再不学,等你的儿子长大了,说不定,你都学不完,你爹不得气死吗?”

“帝君,你又胡说,凤九还没有成亲,哪来的儿子。”凤九小声嘀咕道。

“快了啊!”东华回应道。

“那也得有人愿意娶啊,我喜欢的不喜欢我,喜欢我的我不喜欢他,有什么意思,还是一个人过,比较自在,我想好了,以后看好了,领养一个狐狸崽子,不至于孤孤单单,没有人陪我。”凤九这个想法有些日子了,可不单单是话赶话赶上的。

东华驻足,转过身来,“领养做什么?”

凤九没有回答,“走吧,学习,不然真的要落下太多的功课了,等帝君走了,回去学堂,夫子又该说我了。”

“走吧。”东华想了想,没有继续刚才的话题,带上凤九回了书房。

“那凤九是该拜你为师吗?”

“不必,本帝君,不收徒。”东华有些严肃地说道,这拜师了,关系就不对了,这可不是本君来这里的目的,九儿,你怎么就是不明白呢?

“不收徒?那现在帝君教授凤九的课业,凤九。。。”

“就叫帝君。”

“哦。”于是开始了一个教,一个学,和谐的画面。

 

日落月升,日升月落,翌日的翌日,九重天上,洗梧宫内,白浅早早就起了身,对一旁的夜华说道:“今日我回昆仑墟去,没有大事,明日就回。”

“抱歉,浅浅,我没办法陪你一起去。”

“不用,这点路我还是认识的,再说了,我们都走了,团子怎么办?你忙你的。你不是让天枢陪我去吗?”

“好。我忙好了就去找你。”

“不用,说不定明日我就回来了。”白浅安抚道。

夜华点点头,“好。”

白浅也点头,走出了大殿,带着天枢飞去了昆仑的方向。

 

高耸入云的昆仑墟校练场,一群白衣弟子们,正训练着阵法,这就是昆仑墟,即便是师傅墨渊上神不在,还能一如既往的保持着日常的生活习性,的确是一件让人佩服的事情。白浅和天枢站在云头,望去,白浅欣然一笑,转脸对天枢说道:“好了,我到了,你回九重天去吧。帮着夜华看着点儿团子。”

天枢拱手道:“娘娘,可天君吩咐,让天枢跟着您。保护您。”

“回吧。”白浅挥了挥手中的折扇,“你觉得我在这昆仑墟会有什么危险,再说了,真的有什么,你也保护不了我,回吧,你跟夜华说,明日我就回去了。”

“那。。。那好吧。天枢先行回去,娘娘,您一切小心。”

“嗯,知道了。”白浅说完,腾云先行一步,飞向昆仑墟校练场。天枢一直盘旋于云头,直到看到白浅走下云头,才放心的离开,转身飞向九重天复命。

昆仑墟校练场,一群白衣弟子见到他们最爱的小十七从云头落下,欣喜万分,立即凑了上去,七嘴八舌,说了许多,最终还是叠风出面,安抚了众人高涨的情绪,将白浅安排进了大殿,叙话。

 

第八十八章

“小十七,你可有些日子没有回来了,哦,不对,如今可不能叫小十七了,贵为天后,我等实数该行礼的。来,你们都别愣着了,行礼。”叠风招呼着众师弟,准备给白浅行礼,被白浅挡了回去。

“大师兄,我永远是你们的小十七。无须行礼,再说了,我从来不讲这些虚礼,这在九重天,那是没有办法的事情。”白浅连忙摆摆手,环视四周,没有发现自家的师傅的身影,故问道:“大师兄,师傅呢?怎么没有看到。”

大师兄有些迟疑,因为他也不知道,只能说道:“小十七,我们都不知道师傅在哪里,这次他外出,没有交代。”

白浅皱起眉头,觉得不安,“师傅,外出,没有交代?”

众师兄点点头,颇有些无奈加担忧。

叠风忽然想起,前几日,自家师傅曾邀请了青丘女君来此商议要事,不知是否知道一二。便对白浅说道:“十七,前几日,师傅邀请了青丘女君,说有事商议,不知女君是否知道一二?”

白浅更加疑惑了,“师傅喊了小九过来?可师傅与小九只有数面之缘,况且我在九重天也没有听说四海八荒发生了什么重要的大事,需要昆仑墟和青丘联盟!”

“这个我们就不知道了,反正我们都觉得师傅最近怪怪的。感觉心事重重的,越来越不爱说话了。”二师兄跟着说道。

白浅脑海里立刻浮现出了那日三生石畔出现的红衣女子,莫不是师傅知道了,所以才会如此,白浅猜想,如此,也许回青丘问问小九也是好的。白浅思考着,而后对师兄们说道:“师兄,既然如此,我回青丘问问小九,若是有什么我传信给你们,可好?”

“好,十七,那就有劳你了,有消息告诉我,我们大家好放心。”叠风说道。

白浅点点头,“那我这就回去。”说完,白浅仙遁而去,飞向青丘狐狸洞。

 

青丘狐狸洞,凤九因为这几日无须去学堂,但是课业也没有落下,跟着东华学习的效率就是高,累了就出来走走,放松放松,东华也陪着一起,反正炎华洞内也没有什么动静,估计相安无事,东华一颗悬着的心也慢慢放下,好好享受着与凤九单独相处的日子。

镜湖畔,凤九前面走着,东华在后面跟着,小狐狸喋喋不休,“帝君,你还真是厉害,平常夫子讲得头头是道,我感觉他已经蛮厉害的了,可我就是听不懂,可这几日,跟着帝君学,凤九觉得很是轻松,平常难懂的佛理,在帝君这里好像容易了很多似的。”

“是吗?”东华笑笑。

凤九很真诚地点点头,“嗯,是啊,所以我觉得帝君非常厉害。帝君。。。。”凤九忽然犯难了起来。

东华看在眼里,“九儿,怎么了?”

“帝君,凤九在想。。。”

“想什么?”

“在想,这教授之恩,凤九该如何报答呢?姑姑教过我,这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那这授业解惑之恩,凤九是肯定应该报的。”凤九一脸认真。

“那九儿,打算如何报呢?”东华无奈地笑了笑,心想,九儿,是不是无论是谁,给你点恩惠,你都会如此呢?看来,这以后,还真是得将你带在身边,免得一点小恩小惠,就把你带跑了。

凤九面露难色,摇摇头,“凤九还没有想好。”

“不急不急,没有想好,你就慢慢想,反正我们有的是时间。”东华上前一步,拍拍凤九的肩膀说道。

此时,云头上的白浅,看到一紫一粉两个人于镜湖边,还想着凤九莫不是给自己找了个新的意中人了,那可就皆大欢喜了,可越近些,却看到,紫衣的那个人,一头银发,这四海八荒,除了太晨宫的那位,可再也找不出旁人了,白浅有些许紧张了,那日从诛仙台上消失的东华帝君,为何会出现在青丘,而且还和凤九怎么还撞到一起去了,当初断尾的情景可历历在目啊,白真也传信给过白浅,凤九喝了忘情水,已经不记得东华帝君了,可现在这两个人为何会在一起?

越想越不对劲,赶紧落下云头,疾步走到镜湖边,二人的身边,一把拉过凤九,在自己的身后,严肃地望着对面的东华帝君。

 

第八十九章

“姑姑,你怎么来了?”凤九惊喜,刚才被白浅这么一拽还吓了大跳,看到拉自己的不是别人,正是自家姑姑,喜出望外了。

白浅稍微瞥了一眼凤九,说道:“小九,你先等等。”转而望向东华,略微点头到:“白浅见过东华帝君。”

“天后无须多礼。”东华略微点头,回应道,眼神却在白浅身后的小狐狸凤九的身上。

白浅定了定神,“不知帝君为何会在我青丘?”白浅对身后的凤九说道:“小九,你先回狐狸洞去吧,给姑姑准备几个小菜,等会儿我去吃。”

“哦。”凤九点点头。凤九望了望自家姑姑,又看了看东华,看到东华微微点点头,才肯放心的离去,这样微小的互动,白浅看在眼里,心里有一团火,一股气,这东华帝君究竟要干什么?昆仑墟那一次,话难道说的还不够明白吗?既然不能在一处,又为何再次招惹?

 

白浅觉得真是没法客气了,故有些愠怒地说道:“帝君,这是要在我青丘唱出戏吗?我青丘的小狐狸,是帝君戏本子上的玩偶吗?”

东华不恼,反倒是很淡定得说道:“天后何出此言。”

白浅强压着自己心中的怒火,回到:“帝君,当初小九断尾那次,白浅说的话,想必帝君应该是记得的吧,既然帝君三生石无缘,又何必来招惹她,青丘九尾狐,全是死心眼儿的性子,帝君领教了一次还不够,还想再试试第二次吗?我四哥告诉我,小九已经服下忘情水,既然她已经做了选择,帝君又为何还要再来招惹她,难道还想她断一次尾吗?”

 

东华一时无言,白浅的担忧情有可原,轻叹一声,“天后何必恼怒,过去的事,本君没有忘记,以后有我在,九儿不会再出什么事,她的周全,本君来护。”

白浅狐疑,“帝君,你这是什么意思?”

“太晨宫空了许久了,终有一日会迎来它的女主人,这个人,必定是九儿。”东华此话,看似说给白浅听,实则说给自己听。

白浅一听东华这话,是要娶凤九的意思,那当初拒绝凤九的理由可是三生石无缘,自己前几日也去三生石看过,这凤九的天定姻缘是文昌帝君,若是帝君强行娶了去,会发生什么?白浅有些不敢想,看面前的东华帝君如此镇定,信誓旦旦的模样,似乎已经有了对策。但还是严肃地问道:“帝君,那三生石无缘,这话当初是您告诉凤九的,现在怎么又?帝君想冒险,也不该拿凤九的命去赌!”白浅说话句句要害,丝毫不留情面,为了凤九,有些话还是挑明了好,免得出事了,再来后悔。

 

“本君刚才说的还不明白吗?她的周全,无人可替,本君来护,她伤不了。”东华语气重了些,不容置疑的态度,让人不怒自威。

白浅见状,心想,这帝君确实已经想好了对策,也不枉凤九心心念念了这么许久,只是这丫头如今忘了前尘的一切,又该如何?态度软和了一点,“帝君,可如今,凤九服下了忘情水,已经忘记了以前的一切,即便您已经做好了决定,只怕凤九那儿。。。”白浅忽然间有些难过了起来,同为青丘的女儿,这情路坎坷,估计四海八荒也是无人能及了,自己情劫已过,只剩下自家这只可怜的小狐狸了。

 

“这个天后自然不必担心,太晨宫不会空很久的。”东华说的坦然,白浅听后,心里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还真是自大,不过看刚才那丫头的样子,这份自大,也不是无道理的,哎,这丫头还真是。。。即便服下忘情水,若是还能爱上这个面冷的石头,那还真是与自己一般了,罢了,女大不中留。

“既然如此,那白浅也就不说什么了,希望帝君说到做到,否则我青丘定不会善罢甘休。”

东华略微点头,望向镜湖,平静的心泛起涟漪,九儿,有我在,你必安好。

 

狐狸洞中,凤九忙碌着,有些高兴,又有些担忧,高兴许久未见的姑姑,回来了,担忧刚才姑姑的模样,似乎对帝君不太友善,不知道会不会吵起来?姑姑是不是知道了什么?可折颜答应过保守那个秘密,连四叔都不知道,姑姑应该不知道。那为何好像对帝君有敌意呢?

凤九越想越不对劲,觉得还是出去看看的好,于是看着手下的菜,反正也是差不多了些,于是便转身走出厨房,想去看看,免得发生了什么,自己该帮着谁的问题,会让自己很头疼。

 

第九十章

谁知道,凤九刚走出狐狸洞口,白浅和东华也已经回来了,好像气氛没有原先那样的紧张,还听到自家姑姑说“以后拜托帝君了“这样的话语,凤九更是一头雾水,姑姑需要拜托帝君什么事情?难道出事了?没听说啊!等下寻个机会问问。

凤九走上前去,“姑姑,帝君,饭菜做得差不多了,你们正好回来了,凤九原本还想去寻你们呢!”

“哦,是吗?你难道不是怕我们打起来,才出来的吗?”

凤九尴尬一笑,极力辩解,“怎么会?姑姑又开玩笑,姑姑是天后,如何会跟帝君打起来?”

“真的是这儿想的?”白浅一脸笑意望着凤九,故意调侃道。

凤九点点头,凤九挽上白浅的胳膊,“这个自然。走吧,进去吧,不然凉了就不好吃了。帝君,请。”凤九望向东华,微笑着。

东华亦回了凤九一个淡淡的微笑,点点头,“走吧。”

 

大厅内,凤九从厨房端来了做好的美食,白浅闻着味,觉得馋虫都被勾出来了,闻了闻,“就是这个味儿,还是我们家小九的手艺最好。”

“姑姑,你是吃多了姑父做的饭,才会觉得小九做的好吃吧。”

“小九,你倒是越来越顽皮了,连姑姑你都敢调侃了。”白浅嗔怪道。

凤九笑笑,幻出一坛桃花醉,歪着脑袋,笑着说道:“姑姑息怒,一坛桃花醉,向姑姑赔罪。”

白浅点点凤九的鼻头,“小丫头,你还真是姑姑肚子里的蛔虫,连我想喝桃花醉了,你都知道。难怪啊,大家都对你念念不忘,还真是善解人意啊。”白浅还特意瞥了东华一眼,正满目的宠溺望着凤九,而这丫头却好像浑然不知的样子,看样子。

“姑姑,你赶紧吃吧。帝君,你也吃,凤九做的菜,估摸着帝君也爱吃。”

“好。来,坐这儿。”东华指了指自己身边的位子。

凤九微愣,看了一眼自家姑姑,似有所顾忌。

白浅同样指了指东华身边的位置,“坐吧,别辜负了帝君的美意。”

“哦。”凤九乖乖地坐了下来,但不想只和帝君二人单独吃饭时那么自然。只好没话找话聊,“姑姑,你今日怎么有空回来了,你都好些日子没有回来了。”

“你这是在怪我?”

“哪敢哪,凤九开心还来不及呢!”

“你是要真开心才好呢,姑姑还怕自己扫了你的雅兴呢!”白浅冲着凤九使了个眼色,瞥了眼旁边坐着的淡定的东华。

“姑姑。。。”凤九有些不好意思了,知道自家姑姑是在调侃自己与东华,只是。。。算了,有理也说不清。

 

突然白浅严肃了些,“小九,姑姑,真的有事要问你!”

凤九也收敛了笑容,严肃道,“姑姑,你说。”

“我师父是不是找过你?”

凤九一愣,望了眼东华,又看了看自家姑姑,点点头,“是啊,怎么了?”

“我是从昆仑墟回来的,听师兄们说,师父最近怪怪的,还见了你,所以我寻思着问问你,知不知道,发生了何事?”

凤九一时不知道该如何作答了。

“墨渊在青丘。”东华开口道。

白浅瞪大了眼眶,有些惊讶,“帝君,是说我师父在青丘?”白浅环顾四周,回忆自己进来的那一条路,可就是没有见自家师傅的影儿,“可是白浅没有见到啊!”

“姑姑,墨渊上神在炎华洞。”凤九补充到。

这下白浅不淡定了,连坐都坐不住了,“炎华洞?难道师傅又受伤了?”

凤九起身,将白浅拉着坐了下来,然后看了帝君一眼,帝君点点头,凤九才开口道:“姑姑,你别急,不是墨渊上神,是少绾姐姐受伤了,在闭关,墨渊上神陪着。”

“少绾姐姐?”白浅恍然大悟,果然是那日见到的女子。“你叫那个女子姐姐?”

凤九点点头,有些不好意思,“是啊,早些日子,少绾姐姐就来狐狸洞了。”

“帝君,究竟发生了何事?”

“九儿,你去替我做个莲子百合羹来,可好?”

“又是什么事,凤九不能听吗?”凤九一听就知道,是把自己支走的借口,嘀咕道。

“等会儿,都告诉你,去吧。”东华温柔地说道。

“哦。”凤九还是乖乖去了,只是脑子还盘算他们会讲些什么?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第九十一章 凤九走后,大厅中,只剩下白浅和东华二人,白浅又问了一遍,“帝君,那日究竟发生了何事?夜华很是担心。” ...
    转角花开阅读 6,177评论 4 73
  • 第一百一十章 出了魔族的燕池悟,也不知道该不该直接去九重天,太晨宫,找东华去,不是怕自己打不过他,而是没有想好如何...
    转角花开阅读 7,873评论 7 63
  • 听爱情被现实打碎的声音。 民谣《佳佳》链接:music.163.com/#/m/song 佳佳是个温柔漂亮的女孩子...
    青回音阅读 20,585评论 0 7
  • 2015年12月18日(周四)台湾—南投.骑行日月潭 说到台湾,最先想到的便是阿里山和日月潭。去过台湾的朋友中也有...
    799e78723a6d阅读 317评论 2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