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周年庆 |追爱

文/ 小婷半清

1.

这是一家综合体检医院,但依然弥漫着专属于医院的味道,周清荷跟着同事后面,掩着鼻子,在B超室前排队,这是体检的最后一项。

终于到她了,她躺着,解开上衣扣子,又把裤子往下拉了拉,露出了平坦的小腹。医师是位年轻的女士,从乳腺到子宫,医师温柔地说着这些器官的状况,突然,她盯着屏幕,手里的探头也定格在腹部右侧。

“姑娘,你下午去淮河医院看看吧,再次检查一下。”

周清荷猛一个机灵:“怎么了,医生?”

医师并不想给她解释过多,开始打印检查报告,然后递给了周清荷。清荷整理好衣服,起身接过了报告。“肝部可见两个阴影,建议复查。”

“阴影是什么啊?怎么会有阴影?”周清荷一脸迷茫地望向医师,医师对她摇了摇头:“建议你先去大医院复查,那里的医生会诊断的。”虽不知道阴影是什么结果,但她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坐在走廊的椅子上,清荷打开手机,看到了网页上阴影的三种可能:囊肿、血管瘤,还有肿瘤。

肿瘤就是癌症吧。周清荷无力地倚着靠背,她一下子想到了最坏的可能。

秋季是这个城市最美的季节,枫叶飘落,气候怡人,无端制造出一种浪漫的气氛。周清荷出了医院,踩着人行道上的枫叶,像踩在棉花上,此时她觉得头晕眼花,一步都走不动了。

沐婉晴接到电话后火速赶来了,她看到了周清荷正坐在餐桌边喝粥,旁边已经放了两个空碗。

“怎么了?”

“你来喝一碗,我发现我妈教我熬的红豆粥真是好喝。”

“好喝也不能喝这么多碗,你不怕胖了?”

沐婉晴从进屋开始,就有了一系列疑问。第一,周清荷从不穿着睡衣见人。第二,就算是在家宅着,她也是淡妆。第三,她对饮食严格要求,每次都吃那么一点。而如今,周清荷散着头发,穿着胖大的睡裙,喝着第三碗粥。

难道是失恋了?转念一想,也不对,最近没听说她恋爱的事啊。

沐婉晴坐在她对面,伸手晃了晃她的肩膀:“说,到底怎么了?”

“小晴,如果我明天就死了,你会不会一直记得我?”

“大白天的,说什么鬼话?”

“我可能得了癌症!”

2.

沐婉晴反复看着周清荷的检查结果,虽有疑惑,但比清荷更为理智:“你说你啊,就是白担心,不是说了有三种可能嘛,怎么就一定是肿瘤呢?平时你不是很乐观的嘛,这会只想最坏的。”

说着她就拉起周清荷,要带她去大医院复查,清荷死死抓着沙发扶手就是不起来,沐婉晴只能作罢,她知道清荷的脾气,一头倔驴,撞到南墙也不回头。

清荷顺势拉着婉晴的手,把她拉进沙发里。

“小晴,如果我们的生命就剩下三个月,该做些什么呢?以前从没这样想过。”

婉晴想责备她过于悲观,又不忍心。只喃喃地说:“那一定要去见见最重要的人。”清荷听完眼睛里冒出亮光,有一个想法在心底酝酿起来。她趴在婉晴的耳边,悄悄说了几句,脸上泛起红晕。

周清荷打电话给自己的领导,说要休年假。领导显然不同意,大声嚷着,那个天河湾的项目,现在还没着落,你还要休假。“我保证,一个星期绝对回来上班,反正我现在已经在国外了。”清荷能想象到领导在那边气得发绿的脸,但没办法,这个假,她一定要休。

送走了婉晴,清荷走进卧室,拉开衣柜里最小的那个抽屉,从里面小心翼翼地拿出三个盒子,每一个都精巧别致。她依次打开,分别是一个银镯,一支钢笔,还有一封信。

每一个物件都能让清荷陷入回忆,不错,这些都与男人有关,与爱情有关。

如果自己真的那么不幸,还没30岁就得了绝症,那么,这三个男人,她一定要再去见上一面,好好地说声再见。

窗外,天色已经暗了,周清荷坐在阳台上的秋千上,望着夜色发呆。她环顾一周,这间风格清新,设计巧妙的公寓是自己送给自己28岁的礼物,所有的设计都是自己做出来了,餐厅的挂毯,是她一针一针绣好的,客厅的挂画,是她的毕业作品,北欧式的灰色沙发,也是她精挑细选的。

自从搬进了这间公寓,周清荷就觉得自己的人生特别圆满,没有依靠任何男人,她给了自己一个家。

原来,太过圆满的事情总归是不长久的。

3.

周清荷拿起那个银镯仔细地端详着,这是齐航送给她的生日礼物,还神秘地说是传家宝贝,是奶奶要传给孙媳妇的。后来分手的时候,她还给齐航,齐航却死活不收,只说要留个念想。

分手一年了,他们再也没有见过面,城市就这么大,可缘分尽了,却怎么也偶遇不了。记忆也许会自动筛选,遗忘了悲伤的,保留下美好的,周清荷已经忘了他们分手时候的歇斯底里,只记得恋爱时候的甜蜜。

那时候,他们刚大学毕业,因为一场交流会认识,她喜欢他的爽朗阳光,他喜欢她的灵动洒脱,走在一起,郎才女貌,堪称一对璧人。

她是实习设计师,每天跟着工程队去现场,累得像条狗却依然没有独立设计的机会,他呢,刚去一家大型民营公司实习,一头扎进了技术部,时常加班,昼夜不分。

他们的约会,大多都是去郊外,齐航骑着自行车带着她,她穿着好看的棉质裙子坐在后座,搂着齐航的腰,双腿一摇一晃的。他们在山间拥抱,在开满鲜花的草地上亲吻,手牵手在小溪边漫步,这是一场唯美的恋爱。

后来,周清荷正式做了设计师,每天忙着和客户洽谈方案,忙着修改图纸。齐航也由技术部调入了市场部,同样地越来越忙。他们的钱包都越来越鼓了,可时间却少之又少,别说去郊外浪漫了,连一起吃顿晚餐都成了奢侈品。

周清荷在那段时间里变得任性,他们的争吵一次比一次严重,最后大概都累了。

有人说,浪漫就是浪费时间好好吃饭,浪费时间好好聊天,浪费时间彼此拥抱。可他们好像没有时间可浪费了。彼此的交流仅仅是一句“晚安”“早点休息”“不要太累了”。时间冲淡了他们的感情,甜蜜被忙碌占据。

周清荷陷入过往的回忆中,被沐婉晴的电话打断。

“小荷,我打听到了,齐航现在好像还是单身,所以你俩见面不会引起什么误会,放心去吧。”

清荷发信息给齐航。“晚上有空吗?我找你有点事情。”

“好,时间地点你来定。”

周清荷把晚餐地址定在了城边的农家小院。一个下午她都在选衣服,最后她穿上了一件米色长裙,头发高高地挽起,化了一个精致的妆,然后把银镯放进包里,出门了。

其实开车的话,这家店并不算远,这是他们以前常来的地方,相比城里的高级大饭店,他们更喜欢简单质朴的东西。

此时并不是假期,这里显得更清净。这个小院围着木栅栏,院子里放着老石磨,水池上搭着木质拱桥,围墙边开着不知名的花。周清荷选择走廊下的位置坐下, 静静地等着。

要是放在以前,她可没有这么好的耐心,齐航迟到五分钟,她都急得要发脾气,想起以前清荷笑了,果然那时候的自己是任性的,是霸道的。

半个小时后,齐航到了,看起来直接从公司来的,还穿着西服,清荷向他摆摆手,礼貌性地笑了一下。齐航并没有太多变化,依然是帅气的五官,只是眉宇间多了些成熟男子的气息,听说他现在已经去总裁办工作了,身居高位,和之前总会有些不同。

“不好意思,又让你久等了。”

“没有,我只是想看看这院子,提前来了。”

“一年没见,你越来越漂亮了。”齐航看了看清荷,精致的面容,优雅的长裙,很美。只有一年,就和记忆中那个任性的小姑娘不一样了。

“我约你来,是不是觉得很突兀?女朋友不会介意吧?”

“是这样的,我下个月要去法国结婚,收拾东西的时候看到这个镯子,想着还是还给你比较好,毕竟是奶奶给的。”

齐航接过她递过来的盒子,里面是那个银镯。有一次他把清荷的照片给奶奶看,奶奶越看越喜欢,就取来银镯说要送给孙媳妇。如今镯子还在,女孩却要嫁给他人了。

睹物思情,气氛一下变得尴尬起来,幸好服务员过来上菜,每道菜都是他们之前爱吃的,还是清荷打破了宁静,说起二人有趣的过去。时间好像倒流了一般,回到了他们恋爱的时光,同样的院子,同样的饭菜,同样的欢乐,可到底是不一样了。

一顿饭的时间飞快,清荷到最后不知道该怎么结尾了,傻傻地问了一句:“如果以后我消失了,你会不会还记得我?”

齐航愣了一下,看着清荷认真的表情,一时呆住了。

“出什么事情了?”

清荷忍住眼中的泪,“没事,以后去了法国,不一定什么时候回来呢,你呀,时不时要想想我哦。”

齐航却不这么认为,这姑娘一向藏不住事,一眼能看穿喜怒,看她刚才泛红的眼眶,他预感一定是有事,只是她不愿说。

夜幕降临了,这场约会也要结束了,他们起身来到院子里,清荷把镯子放在齐航手里,轻轻地搂着他的脖子,把头埋在他的肩膀上,想记住这温暖的味道。齐航也抱起了她,两个人的拥抱安静又缠绵,被茫茫的夜色包围着。

“你怎么样了,还没有女朋友吗?”

“上个月刚见过父母,是中学教师,脾气很好,你放心。”

“那就好,我回去了,再见。”

“再见。”

他们在院子外分别,挥手再见。清荷爬上自己的车,再也忍不住了,捂着脸哭了。如果自己以前就能多些温柔,多些理解,会不会就不会分开了。

4.

晚上,清河睡得很安稳,一夜无梦。早上很早就醒了,计划已经完成了三分之一,自己还有两个人要见。

今天要约的人,不一定能约到吧。周清荷拿着手机在房间里转了好几圈,还是犹豫着,听说他早就不做医生了,投身到了金融行业,许久不联系了,是不是已经把自己忘了呢。

周清荷在手机通讯录里找到朱淘远的电话,觉得还是打电话比较正式。“朱老师,我是周清荷,你还记得吧,那个,晚上你有时间吗?我想咨询你一点事情。”

电话那端传来略带沙哑的中年男子声音,清荷挂了电话,长吁了一口气,他答应了。

那是自己大三那年,突发阑尾炎,痛得死去活来,母亲得信赶来,情急之中给清荷父亲打电话,父亲安排好了病房和医生,可清荷还是不愿理他,当年他抛下母女二人,和院长千金在一起,这段过往,在清荷心里永远翻不了篇。

不过父亲安排的医生朱淘远倒是不错,认真负责,脾气温和,说话温柔,周清荷在他身上感受到了久违的父爱。手术做完了,清荷天天盼着朱医生来查房,他关切的眼神,深深地印在清荷的心中,她知道他比自己大了15岁,可还是觉得自己爱上了他。

到了该出院的时候,清荷满脸都是依恋,她从未想过自己会如此喜欢这家医院,之前她和母亲都会避开这里,因为父亲是这里的院长。

之后清荷总借口身体不舒服来找朱医生,什么肠胃炎啊,胃痛啊,甚至连牙痛都来找他,朱淘远阅历丰富,当然知道她的心思,只因她是院长的千金,而屡次迁就。当然这小姑娘也不是每次都找麻烦,她还会给他送惊喜,一些精致的小蛋糕,颇有文艺范的水杯,可爱的公仔等等,他的办公室慢慢地被这些小东西堆积,全然变了风格。

他也有心动的时候,自己很久没有体会到爱情的味道了,但他知道自己不能,不说家里的老婆孩子,就是院长,若知道也不会饶过他。这份工作虽赚得不多,但全家都指望他养着呢。

可机缘这事,总是说不清,朱淘远有一次和妻子吵完架,独自一人去街边喝酒,他想不明白,自己忙忙碌碌赚钱养家,可妻子还是无事生非,总是不停抱怨。

那天他喝得有些醉了,迷糊中看到几个女大学生从旁边经过,突然有一个女孩停下来,走到他身边,看清了才知道是周清荷。清荷扶他去附近的宾馆休息,拿热毛巾给他擦脸,他看着眼前娇嫩的人,心底涌起一股能量,一把拉过清荷的手,把她拉到床上,摁在身下。那个吻,热情而悠长,他感觉到清荷的慌乱和紧张,当他把手探进她的衣服,触碰到冰凉的肌肤时,他突然清醒了。

他放开身边的姑娘,一个人拿着外套走了。“你走吧,以后别再来找我。”

清荷本以为他感受到了自己的爱意,并心甘情愿把所有交付于他,可他还是走了。受挫的清荷去了几次医院,可每次都找不到朱医生,倒是常碰见了自己的父亲,十几年的隔阂让他们没法正常沟通,渐渐地,清荷放弃了,不再来此,也不再纠缠。身边唯一有关朱淘远的物件就是他的钢笔,曾遗失在清荷的病床边。

年轻人,爱得快,去得也快,因为很快她就明白,自己不是爱他,而是贪恋他身上成熟男人的气息,爱恋的,是缺失的父爱。

关于晚上的约会,周清荷也不知道自己的目的,大概只是想看看他怎么样了,她穿了一身宝蓝色连衣裙,衬托出自己白皙的皮肤,涂了橙红色的口红,越发明亮耀眼。

饭店定在了朱淘远公司的楼下,他说自己太忙了,只能就近。她进门后就发现了他,几年不见,他变了样,西装革履,看起来格外精神,只有鬓间生了白发。

聊天很顺畅,没有想象中那么难,她得知,他早已离开医院,同时也离了婚,自己投身于金融行业,没想到变成一匹黑马,现在已经有了自己的金融公司,就是太忙了。

周清荷也简短说了自己的经历,还说如果以后需要,可以为他的新家做设计。关于过去的那点事,谁都没有提起,最后,朱淘远还热情地帮清荷做了理财规划,专业又细致。

夜幕降临,两人握手道别。清荷知道这是他们今生最后一次见面了。

朱淘远站在饭店门口,望着她的背影发呆,也许自己真的错过了一段精彩难忘的经历。随即他笑了笑,转身走进了大楼,他还要开会,一堆的文件还等着他。

5.

和朱淘远的见面平静很多,不像齐航,动用了那么多的感情。清荷晚上回到家,打开了第三个盒子里的信。

那是一封陈旧的信,信纸已经发黄,字迹也快要模糊,那是自己写的第一封情书,却一直不敢递给他,青涩的高中时期,她曾深深喜欢过一个男子,祁羡风。

他是班里的学霸,长得也帅,一米八的大个子,五官轮廓分明,特别是那双眼睛,总充满着情意,很多女生都沉迷在他深沉的眼神中,其中就有周清荷。她也说不清自己是怎么喜欢上他的,等意识到的时候,心已经不受控制了,她的眼神跟随着他,从教室到篮球场,从走廊到校园,她不喜欢被一个人牵绊,可依然控制不住自己。

高中三年,她就这样暗恋他三年,从来不敢主动和他说话,自己明明也是优秀的女生,在他面前,却自惭形秽,低得像颗尘埃。他们唯一一次交集,是高三的元旦汇演,班里要选出节目,清荷会弹琴,刚好是他主唱,排练的那些日子,周清荷的脸永远是红红的,她不敢正视他,只把心思都放入琴声里,想好好地配合他。

演出那天,祁羡风成为了全场女生的焦点,他唱了一首情歌,台下掌声过于热烈,尖叫声此起彼伏,甚至淹没了清荷的琴声,她看着他的背影,独自忧伤。

晚上她写了这封信,把自己所有的情绪,三年来积累的情感一下子倾吐出来,可她没有勇气递出去,她早已习惯在背后仰望他。

现在呢,十多年过去了,高中毕业后,祁羡风就去了新加坡,再也没有见过面,她不知道他在哪,准确来说,从那时开始,周清荷就忘了他,把他放在心底最安全的角落。

沐婉晴打来电话,说自己已经打听到了祁羡风的现状。

“真是巧了,清荷,你们领导不是一直催你去谈天河湾的合作嘛,这个祁羡风现在是那里的销售总监啊。”

真是挺巧,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回来的,原来,离自己这么近。

这次见面,周清荷只想偷偷看他一眼,于是拉着沐婉晴和自己同去。天河湾是市里最贵的别墅项目,沐婉晴把自己打扮得珠光宝气,活脱脱老了十岁,而清荷呢,则是先去修剪了头发,变成披肩发,那天只穿了白色衬衣,牛仔长裙,远看依旧是16岁的少女。

周清荷坐在豪华的售楼部,沐婉晴在销售人员的指引下,对着楼盘看得一本正经,半晌,不知道沐婉晴使出了什么计策,销售人员真的打电话给总监。沐婉晴朝清荷眨了眨眼,随后清荷看见了祁羡风。

他身穿高档西服,笑容礼貌又冷厉,眼神多了些成熟,经历了岁月的雕塑,他越发帅气了,站在人群中,依然是焦点。

周清荷就坐在角落里看着他,依旧和当年一年,她没有想到,自己过了这么些年,依然没有勇气和他谈笑风生,哪怕装作一个客户也不行,自己虽不成材,但也算事业小成,外貌虽不是国色天香,也还不差,怎么还如此自卑?

她想到了张爱玲的那句话,爱他,就是把自己放进尘埃里,很低,很低。周清荷也清楚,自己对他早已没有了爱,只是他是自己青春期里所有的期盼,这种期盼,也成了习惯。

最后沐婉晴拉着她一同出门,还嘲笑她胆小,竟然连面都不敢露,清荷笑了笑,能远远看一眼,如此就很满足了。

6.

晚上,清荷给母亲打电话,说了体检的情况,怕母亲担忧,但也希望母亲能陪着自己去复查。

睡前她又接到母亲的电话:“我和你爸说了一下,毕竟他会帮你安排放心的人,他也老了,其实还是挺关心你的。”

清荷这一夜梦见了父亲,是在老院子里,父亲一下把她举过头顶,她咯咯笑着,醒了,眼泪打湿了枕头,她知道他们一家三口是永远回不去了,她怨恨父亲,打破了她美好的童年。

第二天去复查,父亲在门口等着她们,清荷进了CT检查室,配合着吸气呼气。屏幕那端,站着几个内科专家,对着屏幕在小声讨论着。等待结果的时候,父亲坐在了她身边,拍了拍她的手。“别担心,刚才专家看过了,只是血管瘤,一会看看具体尺寸和位置,改天安排手术,无大碍。”

结果出来了,和父亲说的一样,只是血管瘤尺寸过大,必须要做手术。

第二天一大早,清荷被推进了手术室,父亲和母亲都紧跟着,隔着玻璃门,清荷看见父亲在抹眼泪,大概也觉得心疼吧。

等麻药劲过了,清荷醒了过来,母亲拉着她的手一直坐在床边。“没事了,只是肚子上留下了一条长疤,是不好看,但健康最重要。”清荷本来想着自己也许时日无多,如今只是多了一个伤疤,也没什么的。

过了一会,她看见父亲提着保温杯过来了,小心翼翼地把粥倒出来,轻轻吹着,然后送到她的嘴边。“这是我熬的红豆粥,你尝尝。”

清荷轻轻喝了一口,粥熬得香甜细糯,温度也刚刚好。“嗯,好喝,谢谢......爸。”父亲的手颤抖了一下,笑容却慢慢浮现在脸上,这一声爸,他应该盼了很多年吧。

头还是昏昏沉沉,清荷又睡了一个下午。到了傍晚醒来,发现病房里多了好几个人,婉晴来了,正和母亲在聊天,自己的领导也来了,看见清荷醒了,赶紧凑上前来。

“还骗我们说去度假,生病了就明说嘛,公司也没有那么严苛,对吧?”

清荷笑了笑,领导继续说:“对了,天河湾那边传来消息,说要指定你作为他们精装别墅的设计师,等你恢复好,还是赶快来上班哈。”

清荷心里迷茫,怎么会指定她呢,之前去协商过几次,连个经理都没见到,难道那天,祁羡风认出了自己?

过了一会,一个男子抱着鲜花出现,是她最爱的勿忘我,浅紫色,是梦幻的美。是齐航,这次他穿着便装,灰色麻质衬衣,牛仔裤,整个人温和了不少。母亲和婉晴对视一眼,便走出了病房。

齐航直接走到清荷身边,拉起她的手,目光深深地注视着她。

“那天见面之后,我就觉得有问题,还骗我说要嫁到法国,你呀,还是别去祸害国际友人了。”

“你呢?做教师的女朋友呢?”

“骗你的。”

“我以为自己要死了,所以......”

“傻瓜。”齐航从兜里拿出银镯,戴在了清荷的手上,这原本就该是她的。

周清荷躺在病床上,看着窗外的星星灯光,回想起自己最近的行为,觉得自己真是太傻了,但这傻中又透出许多可爱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