拳击手的归宿(姜广平文学教室电影编剧组小说作品1号)

续 欧内斯特·海明威 短篇小说《杀手》

“不去想他?”尼克做了个夸张的表情,“奥勒要被杀掉了!我们可怜的老朋友以后再也不能来餐馆吃晚餐了!”

“我的意思是你太紧张了。”

“我都他妈的能听见枪上膛的声音了,”尼克用手捂住脸,“这真是太恐怖了。”

“你真该离开这里。”

“或许是这样。”

尼克往门口走去,但他很快又回来了。

“不行,我不走。”

“你想干什么?”

“乔治,你说服人技术可比我高明多了,你明白的。”

“可这是他自己的事儿。”

“但是你不能看着他送死!”尼克对着乔治尖叫。

“见鬼,”乔治说,“我也不想去送死!”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餐厅陷入沉默,乔治点了根烟。厨子山姆开了条门缝,从里面钻了出来。

“我们也该营业了,去吧,去柜台那儿。尼克,我认为你应该去把大门打开。”

尼克没动,他盯着乔治吐出一个个烟圈。

“好,”乔治叹了口气,“我去那儿看看。”

乔治把烟头用力在桌上碾了碾,拿起了搭在椅背上的大衣。

“傻瓜!”山姆道。

“我不能保证我可以劝他离开。”

“不,我们可决定不了他活不活得下去。”尼克喝了一口闷酒。

乔治走了出去。不久,尼克也从椅子上跳了起来。

“不行,我还是得出去看看。”尼克自言自语。

“嘿!你要上哪儿去!”厨子山姆说。

尼克没听见,他走出了餐馆。

“两个傻帽!”

乔治到了奥勒的住处,她敲了敲门,贝尔太太给他开了门。

“您好,我是来找奥勒,安德普逊先生的。”

“我很抱歉,安德普逊先生刚刚出门了。”

“出门了?您知道他去哪儿了吗?”

“刚刚有位先生探望他过后,他就去了拳击馆。”

“拳击馆?”

“是的,离这里不远的拳击馆。”贝尔太太说。

“好的,谢谢您,太太。”

乔治走下楼,走过弧光灯下那个转角,然后拐了个弯,朝着另一个方向走到拳击训练馆正门,站在守馆员面前。

“请问安德普逊先生在里面吗?”

“安德普逊先生在3号擂台上。”守馆员说。

“好吧,”乔治道,“谢谢您。”

乔治走进拳击馆,周围光着膀子的肌肉男们正在收拾他们的包准备离开。擂台上还有一盏灯没有灭,下面吊着一个巨大的沙袋,奥勒·安德普逊就在就在那个沙袋旁边摆出格斗的姿势出拳,一下下击打沙袋。乔治走到擂台旁边。

“嘿,奥勒。”乔治抬头。

奥勒·安德普逊一声不吭,继续跟他面前的沙袋奋斗。

“安德普逊先生,你能听见吗?”乔治喊道。

“能,”拳击手说,“我听得见,你找我干嘛?”

“尼克让我劝你走,”乔治看着拳击手打沙袋,“事实上我同样认为你应该走。”

“走去哪?我该去哪?”

“我不知道。”

“我也不知道。”

拳击手停了下来,他把手套摘下,用挂在脖子上的围巾擦了擦汗。

“我走不了,”他靠着擂台边的绳,“你瞧,不管我在哪里,他们都会来的。”

“这可真让人讨厌。”

奥勒·安德普逊没说话。

“为什么?”乔治突然道。

“你是指什么?”

“那两个古怪的人。”

“我举报了一个不该举报的选手在比赛上用了不该用的东西。”

“这可真是过分极了。”乔治单手撑着栏杆,随口道。

拳击手惊讶地看了他一眼。

“我以为你会说我很蠢。”

“是吗?”

“他们说我愚蠢,”他开始缠手套,“明明知道惹不起,还像个白痴一样去举报。我是个愚蠢的人,不是吗?”

乔治不知道该说什么,他看着带好拳套的奥勒·安德普逊。

“嘿,”拳击手说,“拳击是我的信仰。”

他抬头看着天花板,好像那上面有什么似的。乔治也跟着抬头,但很可惜,他只看见了刺眼的灯。

“我决不允许有猴子似的白痴侮辱他。”

“呃,”乔治有些不安,“我想我该走了,尼克应该还在等我的消息。”

“还是谢谢你。”

乔治有些尴尬的朝他笑了笑,抬脚往拳击馆的后门走去。一会儿,他又转过身来,看着奥勒·安德普逊。

“你真的确定你想好了不走吗?”

“我要把我的最后一场训练打完。”

奥勒不再搭话。

乔治出门后一段时间,前门走来两个穿着紧绷的黑大衣,戴着圆礼帽的人。他们站定在门口。奥勒察觉到脚步声,但他太专注了。

“你怎么又回来了?我已经打定主意了。”

穿黑斗篷的两人闻言,对视一眼,无声的笑了。

“瞧瞧,一个有担当的拳击手。”

奥勒·安德普逊愣了一会儿,没有转身。他开始解手上的拳套。

“老兄,没人愿意让我们见着他的后背。”马克斯道。

“我跟你们出去,”拳击手说,“至少别在这儿。”

马克斯与埃尔对视了一眼,马克斯手插着口袋,侧开身子。

安德普逊走下擂台,但他又停住了。

“我只有一个要求,别去找那老实人的麻烦,拜托。”

马克斯撇撇嘴,笑了。

“我们可不是他妈的牧师。”埃尔说。

另一边,乔治出拳击馆的时候,尼克刚好跑回餐馆。他气喘吁吁的扶着柜台,厨子听到声音,从厨房跑了出来。

“怎么了?”

“我的天哪,”尼克又喘了两口气,“吓死我了,真是吓死人了。”

“发生什么事了?”

“我刚刚出去打听消息,我想乔治应该还没回来,就再去奥勒家看看,结果你猜我碰见了谁?”

“谁?”

“我碰见了要杀掉奥勒的那两个人!”

“见鬼!不要再说了!”

“谢天谢地他们没看见我,”尼克连喝好几口水,“他们往拳击馆的方向去了。”

“要是我被看见,他们非找到餐厅来不可。”尼克喘了两口气。

门被推开了,两人猛地抬头。

“你们这是怎么了?”乔治说。

“没什么,快说说,你去说得怎么样了?”

乔治摇了摇头,也拿起一杯水,靠在柜台上。

“他压根儿没准备逃跑,他看起来像是已经认命了。”

“天啊,疯了,真是疯了。”山姆说。

“我去见他时,他说他根本跑不掉。”尼克说。

“他也是这么跟我说的。”

“但他一时半会儿应该不会被找到,能多活些日子也不赖。”尼克又道。

“还不如早些死了完了。”厨子在一边嘟嘟囔囔地说。

“嘿,闭嘴,伙计,”尼克说,“上帝保佑,他到底惹了什么事?”

“根本没什么,他举报了一个不该惹的人竞赛打亢奋剂的事儿。”

“就这样?”

“这也没办法。”

“这真是太疯狂了。”山姆说。

“贝尔太太怎么办?”尼克说,“他们该不会对一个女人开枪吧?”

“什么贝尔太太?”

“她在替霍斯克太太看管房子。”

“我知道,我是说——可是奥勒不在霍斯克太太的房子里。”

“那么该死的他还能在哪?”

“我刚刚在拳击馆见到了他。”

“拳击馆?!”

尼克和山姆对视了一眼。

“发生什么了?”

“噢!”尼克发出一声哀嚎,“糟了,拳击馆!”

乔治有些没搞明白状况。

“怎么了?”

尼克没说话,只是呆呆的看着乔治。乔治有些被他吓着了,把正在抖动着向厨房挪动的山姆揪了出来。

“到底怎么了?”他又问了一遍。

“刚刚尼克回来的时候,他对我说他看见那两个杀手在往拳击馆的方向走去,差一点就看见他了。”

“你是什么时候回来的?”乔治对尼克说。

“你回来前不久。“尼克终于找回了一点神志,呆呆地回答道。

“完蛋了!”

“他们会发现你吗?”尼克对乔治说,“或许他们已经发现你了?”

“我不知道,”尼克说,“太可怕了。”

这时,餐馆的门被推开。

“什么东西那么可怕?我的小机灵鬼。”

埃尔和马克斯走了进来,他们的手插在口袋里,神态自如。

“马克斯早告诉过你去买一张彩票的,”埃尔说,“他可真像个女人。“

“嘿,别这么说,埃尔,”马克斯道,“你不觉得这可比硬邦邦的任务有趣多了吗?”

“你们还回来做什么?”

“嘿埃尔你听见了吗,小滑头说他不知道我们回来干什么。”

“你废话这么多干什么?”埃尔说,“赶紧毙了他!”

“别这样,老兄,我看着他还怪合眼的。”

“留这多嘴的小鬼收他做你的小妞吗?”

“哦不,”马克斯笑道,“我可对这样的小妞没兴趣。”

“那就把他干掉!”

马克斯无所谓的掏出枪,指着乔治的眉心。山姆猛的趴到了地上,腿抖得像筛糠。乔治的脸上有冷汗往外冒,尼克急忙往下蹲。

“两位,我想是误会了。”尼克说。

“我可没时间浪费在这儿,”埃尔对乔治说,“嘴碎的小滑头,到这儿来,别玩儿什么小把戏。”

“奥勒·安德普逊告诉你们我来过吗?我去的时候你们明明不在那儿。”乔治干脆坐在地上,他看起来不是很慌张。

“我们刚到就听他说到你。”马克斯说。

“噢,他还活着吗?”乔治低着头。

马克斯耸了耸肩膀。

“怎么?小鬼,你想活下去吗?”马克斯的枪口在空中画了两个圈,“向我求饶,我们就放你走,不过你能不能跑掉,那可不是我们说的作数。”

“该死,你又想干嘛?”埃尔说。

“嘿,找些乐子而已,别那么严肃嘛,”马克斯道,“怎么样,机灵鬼?”

尼克拼命向乔治使眼色,但乔治没看见。他抬起头,迎着枪,好像也看不见黑洞洞的枪口似的,就这么坐在地上。尼克发现,他曾在奥勒·安德普逊的脸上,见过和乔治现在一模一样的神情。

“我不知道,先生。”乔治说。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科幻片是电影中最天马行空的部分 豆瓣原链接地址:https://movie.douban.com/typerank...
    刘鑫设计师阅读 1,792评论 0 11
  • 区别 get表达的是一种幂等的,纯粹的只读操作,即它除了返回结果不应该会产生其它副作用(如写数据库)。因此绝大部分...
    zenggo阅读 443评论 0 49
  • 考完后便马不停蹄地和室友去了凤凰 一直抱有幻想的一个地儿 想为大一画个句点 也算是对239六个姑娘吃吃睡...
    Monica__阅读 43评论 0 0
  • 头条三十八天。文章看了N多。好文点赞评论。没有触动的就点赞,好歹作者写出来不容易。日子久了才发现,有人仿佛使用了点...
    无心一恒阅读 39评论 0 0
  • 思涵每日赠言:成功需要积累。要想实现更美好的未来,就要不懈地坚持,不断地付出。
    魅力提升与成长阅读 174评论 2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