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是一本没有标题的书

前几天,一个朋友来京,一起吃饭时,他问:你是就打算在北京定下来了吗?

一愣,回答说:不知道。反观他也是一愣。毕竟同为九零后,他已在工作的城市有车有房。而,似乎我的生活一直都是游离于大众之外,而我本人也看起来并没有什么远大的目标。

仔细回顾一下,在这过往的二十几年中,似乎我从未想过在多少岁要做什么,在几年之内要达到什么样的高度。好像一直以来的原则都是从来没有什么应不应该,只有愿不愿意。

是的,人生没有什么应不应该做,只有愿不愿意做。

现在,我喜欢在北京的生活,就在这了。或许,过几年不喜欢了,就会离开。这没有什么可以犹豫了。

就像当年离开上大学的城市时,有朋友说,上大学的城市,有师长,有朋友,有这几年积累的一切,到一个全新的地方,需要重新建立朋友圈,资源之类的,等于是重新开始。我会很诧异,似乎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在一个地方生活,难道不是只单纯的因为爱吗?选择一种生活,难道不只是因为喜欢这种状态吗?只有热爱的,才能算是生活呀。

从一开始学习心理学,到后来的占星,塔罗。一切都是顺其自然,水到渠成的事。学习心理学时,只是单纯的觉得这门学科比较深奥,好玩。学习塔罗,占星时,并未想过有天会以这个为生,只是因为心理学不论从宏观还是深度上,已经满足不了我对这个世界的探索了。

从年少时,面临选择,所谓的大众的价值观,从来都不是衡量我的标准。每个生活都会以她特有的方式存在着。春日的百花,夏日的蝉鸣,秋日的落叶,冬日的雪花,不论人们是否看到,她们只是安静笃定的存在世间。同样,我也不需要向别人证明什么。

大地为证,世界是自己的,与他人毫无关系。

生命的本质是什么呢?在塔罗牌中,无论是从“愚人”到“世界”,还是从“世界”到“愚人”。历经种种,克服各种虚妄的欲望,最终我们要面对的依然是自己内在最深处那个渴望,这是逃不开的。

在纷繁的世间,追寻内在的召唤,找寻一条属于自己的道理吧。

所谓命运,其实并不是什么神神叨叨殊途同归,也并没有什么东西暗地里束缚着你,而是某一个时刻,你明知道自己有千万种选择,可上天入地,却永远只会选择那一条路。——《镇魂》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闺蜜有一儿一女,和公婆一家六口住在70平的两室一厅里。闺蜜和老公孩子一个房间,公婆一个房间,过着平凡又紧促的日子。...
    bqb阅读 161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