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一切只是徒有虚名,请别再和我谈论爱情

1

2011年的4月,大一的第二个学期,同寝的姐妹失恋了,坐了26个小时的火车硬座一路没合眼,吃了一个鸡蛋灌饼和一桶泡面只为了能见他一面。

到了男友的寝室楼下等了两个小时看到的是他和别的女孩子依依不舍拥别的画面,他转身看到了蹲在马路牙子边的她,表情并没有被抓包的慌张,而是异常淡漠的把她安置到学校门口的一间旅馆,转身便要离开,她喊住他:你难道没有什么要说的么?

他回头,像是在看一个怪物一样看着她说:一切如你所见。

这样一句话打破了她所有的幻想,只剩下血淋淋的事实摆在面前,她告诉我说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来的,他也不再有半分温情可言:不曾问过一句你怎么来了?有没有吃饭?这样寒暄的话语都不曾说。她还说在他转身出门的那一刻,她的心忽然就死了。

现在看来可能觉得这根本不是一件什么大事儿,但是对于当时的她来说就像是整个世界坍塌了一样,回来之后在宿舍里窝了很多天,连担任的班长职务也不再去管,一切都再提不起她的兴致,一切也变得无所谓,就那样在宿舍一遍遍的重复的播放着五月天的歌,让我这个对五月天并不怎么感冒的人到现在还可以张口就来几首他们的代表作。直到有一天,我忍无可忍了。跑去学校后街买了几罐啤酒和两袋泡椒凤爪回到寝室说:来,喝点儿吧?你说你为了一个男人把自己搞的人不人鬼不鬼的,值得么?何况还是他先劈腿的……听了我的话,他抓起装着啤酒的易拉罐就往嘴里灌还边说:你不懂,那个让你对明天满怀期待的人,再也不可能出现在你的明天里的那种空洞,你怎么会懂。我盯着她看了会,无法辩驳,一个不知爱情为何物的人在这件事情上确实没有什么太大的发言权。心里却在碎碎念:我是不懂,也不愿懂,如果所谓的爱情这么痛,我宁愿永远不要懂。

2

圣诞节的前夕,手机正在接受着诸多关于节日祝福的洗礼,L小姐的微信也是这个时候传送过来的,她说,和K先生分手了,这次是彻底。

寥寥数字,我怔忪良久,不再如以前的抱怨声声,不再有之前的轻啜浅涕,如此的干净彻底,让我忽然意识到这次的不同寻常。

在认识L小姐的数十年时间,她一直都是一个开心就会大吃,大吃就会很开心的单纯姑娘,虽然十数年间的年龄一直在长,智商却迟迟不见增长。让我曾一度怀疑小时候的她是不是掉进了咸菜缸,脑子里进了盐水,以至于至今也无法治愈。和K先生在一起的原因也很简单,K先生带着她从东街的哈尔滨烤冷面吃到北街的章鱼小丸子,又从西街的蟹黄包吃到南街的卤煮火烧,走过一路的人山人海,将过往的一路美食吃遍,于是相爱。

原来这就是吃货们的爱情,如此简单可爱。

这样细水长流的爱情持续了一年十个月,直至L小姐大学毕业面临工作,家人催促回家上班,男友希望她可以和他一起回归家乡,于是L小姐在和父母坦白之后不顾家人的阻拦便义无反顾跟随男友南下,来到他的家乡,一切的未知和陌生,未知的生活和工作,陌生的人们,陌生的城市,以及陌生的男友家人。

那是一个南方的临海城市,人们普遍的做着生意赚着不大不小的钱,有着不大不小却坚不可摧的信仰,K先生家里有着祖传的工厂,家里一直信奉者佛教。在某次的家庭聚会中得知到L小姐曾在出生时因为早产受到过基督教的洗礼,于是这便成为了他们要分开的导火索,K先生的母亲和外婆自此便不再亲切相对,还会规劝L小姐彼此分手。在这样的日子下L小姐身心俱疲,一个人背井离乡来到这个城市的孤独感越来越重,男友的坚持在家人的反对下也变的苍白无力。

然后再过了不久的日子,L小姐终于不堪重负,辞掉了当时的工作,和平的分手,然后一个人无限伤怀的选择了回家乡,他们的爱情也因此画上句号,回程途中再次来到我在的城市,可当时的她再不是当时要去的时候那满怀憧憬与希望的样子,多了一层赶也赶不走的沧桑。因为自始至终的情况我都了解,但是这种事情知道却无法给予安慰,于是带她去吃油焖大虾,吃着吃着L小姐的眼泪便落了下来,然后还边吃边说:太辣了,太辣了,怎么这么辣……

后来她说:这么久时间的独自承受,在见到我的那一刻已经是抑制不住了,没有人体会到她的孤单,没有人体会她的决心,她好想肆无忌惮的大哭一场,身边却连安慰自己的人也没有一个,一个人的背井离乡终究辜负了自己。

3

兔子姑娘是个傻白甜的姑娘。

因为在他遇到大她7岁的Z先生一周时间便选择与之同居了。

对此我无法成功劝阻、但也无法接受。

于是便是很长一段时间的不曾联系。

新年的第一天,收到她发来的信息,说有没有空,因为当时在陪一个从天津过来的朋友于是推迟到了2号,见到她的时候吓了一跳,红肿的像核桃一样的眼睛,93年的孩子却有着不符合年龄的沧桑。

她说我失业了,互联网行业的寒冬来临公司决定大批裁员,我以为不会有我。我说工作没了可以再找。她接着说,我失恋了。我……

忽然间失了言语,失恋和失业在很多时候会狗血的同时出现,古人说的祸不单行大体如此,诚不欺我。即使我曾那么不看好这段感情,即使那个男生曾让我觉得不堪,可我仍不希望兔子姑娘如此受伤,请原谅我这点微薄的小心思。

兔子姑娘是个单纯漂亮的姑娘,一直以来如个长不大的孩子一样和我们疯疯闹闹,和Z先生相识于一见钟情,Z先生是个会说情话的男人,初识之时便对兔子小姐说:你的心上有一把锁,我会把它打开的。或许少有温情的北漂妹子总是很容易在这样的假意温情下沉沦迷醉,所以才会如此的飞蛾扑火。

然后在兔子小姐生日之时曾深情告白Z先生:我心上的锁已打开。换来的却不是更加的情深意浓而是冷淡疏离,他对兔子小姐说:我其实离过婚……

仿佛晴天霹雳,单纯天真的妹子不知该如何面对的同时迎来公司的裁员,就在她以为她还有他的时候男人打来电话说:希望可以彼此冷静一下。从此之后就是再也打不通的电话和见不到的人,人之间的联系就是这么脆弱,你想见的时候天南海北总是可以见到,不想见即使在同一个城市却也可以永远避开。

就在昨天去南站送要离开北京的她,顶着红肿的不成样子的眼睛让人倍感心疼。她说自己这下彻底成了一只流浪狗,没有人可以依靠,只好离开。我无限感慨与难过,不希望她就这样离开却也暂时无法开导她可以就此积极面对,所以让时间来冷却或许是最好的方法。

有人说:人生最幸福的是有人爱,有事做,有所期待。可是关于爱情,没有教程,人们在爱情里跌跌撞撞,头破血流,这场男女之间的战争游戏,是寒冬里的一抹暖阳,是夏日里的一场大雨,是山间的一泓清泉,是我们遇到必摔的门槛。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