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那只撮箕放在我的坟头

图片发自简书App



在火接近肚皮的那一刻

我就做好不返人间的准备

双眼一闭,顺其自然

肉香味窜进五脏六腑

膨胀所有的脉管,肉体

一下子就开始了六月的冰封

我咬紧阳间的牙关,看

人世最后的一眼

只见一双熟悉的手

把一截燃烧的烟头

拼命的往里按

其实,我想在人间

多留一分钟

看一眼白发苍苍的父母

说一声“如果我走了,

麻烦父亲把那只用过的撮箕

放在我的坟头

麻烦母亲用以前的方式

叫一声乳名,我就会从他乡

回到故乡”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