债11

除夕夜飘了几片雪花,大年初一天就放晴了,虽然太阳出来的比较迟,能出来就已是温暖如春了,目光所见处,敞亮了许多。

枫茹呆坐着大概半个把时辰,又把三十年前的往事过了个遍,一声叹息后,又把那个存钱罐放回原处,若什么时候能亲手给二Y,我死就闭眼了,枫茹想着,苦笑着摇了摇头,做梦吧……

马路上行人渐渐多了……

枫茹家坐北朝南,屋前就是老东兴公路,把金乌村划分为庄上、别墅区,

枫茹家坐在別墅区,出门就是马路。

一声汽车的鸣笛,把枫茹从三十年前的回忆里喊回三十年后的大年初一。

靠着马路,车来车往,不足为奇,只是今天怎这么早呢?我两宝还没起呢

枫茹起身,看了看门外,约一百米处停着一辆黑色轿车(如果你看过第一章,你可记得,凌晨四点多,这辆车已进了东兴路金乌段村东,没人知道,他从哪儿来,又将去何方)。司机摇下玻璃向路南边,刚从家里出来的红嫂问什么.。
枫茹看见红嫂手指向她家,枫茹惊.讶,“找我?不会吧”.

带着一脸狐疑,枫茹走向问口,她看见一个帅气的男孩迎面走来。

阿姨新年好!
孩子,你找谁啊?要不进屋坐坐,喝杯|热茶?

阿姨,请问,是枫茹妈妈吗?

枫茹心“格登”一下,孩子,你?从哪儿来,你怎么知道枫茹妈妈?
我就是。咋了?

男孩兴奋地跑出门,跑到车子旁,趴着玻璃大声喊着“刘念,下来,找到枫茹妈妈了!找到枫茹妈妈了!”

车内被唤做刘念的是个女孩,她打开车门时,或许车内打着空调的缘故,冷不丁打了个寒颤。男孩拉住她的手,奔枫茹而来。

枫茹一脸懵逼看着这一切,看见男孩拉个女孩过来,恍惚间,咦,欢欢啥时候起来的,咋没看见。她使劲揉了揉眼,哈,不是不是,老花眼了。咋一看,还真有点像。(枫茹心里犯嘀咕了)。

来到枫茹家门口,刘念停下脚步,远望着屋里忙着倒茶的枫茹……

枫茹五十多岁吧,因比其他人经历的多,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要大,头发花白,眼圈周围深深浅浅的皱折叙说着她与众不同的心酸。

“枫茹妈妈,这个我刚听到一个星期的称呼,让我迫不及待想要见的人,这个一直念叨我,思我成疾的枫茹妈妈,你想了三十年,哭喊了三十年的二丫,我来了,我终于找到你了……”

“枫,茹,妈妈”,刘念哽咽起来,泪如雨下……

枫茹慌了,孩子,怎么了?别哭,遇到啥事了,进来好好说。

刘念进来坐下,还是哭着说不出话。
男孩安抚着女孩,别哭,好好说。
嗯!
不一会儿,女孩平静了许多,从背包里取出一样东西。

枫茹怔住了,一个粉色包裹!

枫茹这才细细打量起女孩,修长的眉弯,细长的眼线,虽然哭过,还掩饰不住上扬的笑意,不是樱桃小嘴,恰是得体的大小。

这个烙在她眼里、心上、日子里的样子,这个让她三十年念念不忘的样子!

女孩打开包裹,取出照片,递给枫茹,
枫茹没接,还有谁比她更知道照片的故事,只是她不敢相信,这眼前的一切是不是幻觉,她使劲拍了自己一巴掌……

真的!好疼!是二丫!我的二丫回来了!

“枫茹妈妈”,
“二丫,我的乖乖、我不是在做梦吧?”
枫茹一把把二丫抱在怀里,空落了三十年的怀抱啊,枫茹抱着,抱着,怎么也抱不满……

“石头,石头啊,欢欢,迈迈,你们快下来啊,二丫回来了,我家的二丫回来了!”

枫茹声嘶力竭的喊着,一边抱着二丫没松,紧紧地抱着……(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