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性笔记(1)

字数 651阅读 28

      小时候我特别容易生气,几乎任何事儿总能让我生很大很大的气。所以我每天都在以各种各样的理由活在赌气中,对乱七八糟的所有发脾气,直到一个平凡的日子之后。

当然了,这么具有纪念价值的日子并没有记得牢,谁知道以后的事回是怎样呢,对不对?何况,时间过去了很久了,我的记忆力也变得开始早早地下降。是的,我的记

忆力开始下降的厉害,太多的事情已经忘记的七零八落,只是有些事儿想要忘记总是比记住还要难。记得初中时学习地理学,老师讲到环境生态时说过,越是容易破坏的生态平衡越是容易重建,当然了,反之亦然,越是不容易破坏的生态平衡越是难以重建!我想这不仅是自然科学也是用于社会科学的!比如最容易记住的最是容易忘记,而经历了艰辛之后的回忆却是很难割舍!过程都是一样的,无论是忘记还是回忆都需要巨大的勇气和努力!

不过,话说回来关于生气的事儿,可能不怎么相信,但是他确实是这样子的,正如我们所知道的那样——用我们家乡话讲,就是这孩子气大容易伤身。正如开始所说的那样,我在某段时间里,为着各种各样的事儿生气,发脾气!因为大树生气,因为道路生气,因为吃饭生气,因为自卑生气……然后有一天,我觉得就这样了生气会不会有点太没有出息了?然后我就和所以事儿较劲儿!结果每每都是自己收伤累累,桥还是桥!

到了后来才知道,原来树木花草皆是生命之物,再后来 才明白原来不止花草树木是鲜活的而且每栋房子,每条公路也是生命!只不过那时的我早都学会了自我调节。我想这种改变大多数源于生命对于生命的敬畏和怜悯!当然了,得益于开始从生活中切实的感受生命和死亡开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