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的千万别轻易离婚

林斌后悔跟前妻离婚了,不,准确的不是后悔离婚,是后悔自己找了同类人,说同类人有点高雅了,说白了就是俩小三,臭味相投。

同类人叫李静,现任同居女友,跟他一样唯唯诺诺的性格,遇事往后躲,当初两个人就是这样惺惺相惜的,前妻是比较强势的性格,在家大包大揽,出门也是强势的一方,他每月上交工资也图个清静,回家就葛优躺,孩子家里一切不管,兴许是闲的,心里越发滋生了没劲,太平淡了这日子,一眼望到头。

连出去吃饭都是团购,而跟李静的认识也颇具戏剧性,她跟她老公就坐在隔壁桌,他们一家三口坐在这边,吃饭期间,前妻一直在抱怨团购的不值,这个价钱能吃到更好的,声音很大,周边桌都听到了,饭店不大,估计老板也听到了,他觉得很尴尬,既来之则安之,吃都吃上了,何必这般聒噪,甚至都不愿意正眼看前妻。

而李静那桌,她老公一直抱怨炉子不好使,频繁招呼服务员过来,嘴里骂骂咧咧,他看到李静也是一脸憋着火,正好这时候李静也看过来,因为两家太相似了,被虐的一方很敏感,很快就能在陌生环境人群中快速找到同类人,两人眼神走了个碰撞,噼里啪啦火星闪了一下,吃饭下半场,两个人都在偷偷看对方,目光交融后赶快撇开,双方身高仪表都不错,应该也是城市家底,双方都在各自盘算。

林斌正在走神时,看到李静老公不在座位,李静晃着手机微信二维码,他一眼就抓住了那个码儿,心里激动的像中了五百万一样,原来她也有此意,就像暗恋得到了回应,他想办法支开前妻,可前妻顾着训孩子他不想掺和,他拿起手机,缓缓的向李静走去,走到李静桌前的时候停了几秒,然后穿过过道去了里面卫生间,哪里有个拐角,她明白了他的意思,很快跟上来,两个人在洗手池加了微信,然后快速的回到座位,双方配偶都背对着座位,什么都没看见。

随后,两家一前一后结账走人。

回到家后他没敢联系,对方也没发任何东西,正好,是同道中人,明白其中利害,憋了一晚上,第二天早早出门地铁上打开了火热的篇章,还没到单位,手机就没电了,两人相见恨晚,当晚约见了一面,诉说喜好,互吐衷肠,好像话怎么也讲不完,他跟前妻刚恋爱那回都没这么多话,一看表到十点多了,双方必须回家了,回家的路上,两个人轻轻碰了下嘴唇。

就这样,两个人开始了火热的地下情,半年后,双方都已深陷进去,动了离婚的心思,一开始林斌只想有个婚外情也不错,如今好像是发现了人生的灵魂伴侣,人这一辈子,能找到懂你的另一半太不容易了,有多少人是将就着活着,李静听说他的想法一拍即合,然后俩人很干脆的回家提离婚。

前妻别看平时咋咋呼呼,可是一到大事的时候非常冷静,看到他离婚意已决,说儿子房子归她,存款和车归他,也行,前妻没做的太绝,还给他留着点东西。

李静那边也干脆,男方不以为她外面有人,突然提离婚想着哄哄便是,没想到李静一哭二闹三上吊惹急了男方,两人名下并无共同财产,第二天就去办了离婚。

他永远也不会忘记那天,两个人带着各自的离婚证在一起庆祝,同时心里也生出一丝寒意,自从攥着离婚证,他不敢提跟她结婚的事,她也没说过,两个人只是住在一起,真正住在一起,他觉得很受用,李静很温和,做什么事都是慢条斯理不着急,他有时候很享受看着李静这种岁月静好不争不抢的性格,买东西也是规规矩矩的排队,不像前妻总是插队,吃饭也吵吵嚷嚷,毫无面子可颜。

大概住了半年后,他有点才缓过来劲儿,李静睡到日上三竿才起,更别提早餐了,顿顿外卖,他也懒得下厨,家里衣服堆得像个小山丘,这一块那一堆,他说李静让收拾一下,李静直接冷了脸,也不解释直接冷战,他没搞明白怎么回事,你好歹争辩一下什么的,以往跟前妻吵架,前妻总是振振有词头头是道,哭天喊地抹眼泪,不管是谁的错,最后还是给他一个台阶下,做一顿他爱吃的,喊他去吃饭就是休战了。

他有意哄李静,可是李静那个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脸色,让他不想惯着,我也吃吃软不吃硬的主儿,跟我这装什么大尾巴狼儿,足足冷战了一个月,李静才开始不冷着脸。

直到后来发生的一件事,让他悔意翻倍,两个同类人真的排斥,现在住的房子是父母的单位房,老房子楼板薄,楼下一用水,楼上就呜呜的管道声,两人又是很敏感的人,一点声音就睡不着,他去楼下找,他下去找了几次发现也没有什么好的解决办法,总不能让人家不用水吧,后来物业介入楼下男业主来了,以往去都是老人在家,这次在物业见面的是个跟他年纪差不多的男的,身材魁梧看着像东北人,他一看心里就怯了三分,对方说去你家听听吧,一行人来到家里,让楼下开了水阀,听到了声音后,对方说你想怎么处理,他说我也不知道怎么处理,反正我们这里受影响,对方一听他这个语气,跳起脚要打人,嘴里开骂,你他妈天天敲门,不知道怎么弄,你说个蛋啊,要不是物业拉着,那人真的要打他,在物业邻居面前更不能装怂,只好对骂。

这时候电梯开了,一个外卖小哥上来了,问2209在哪,那不就是他家吗,李静在家啊,他开门后发现李静在家,刚才光顾着带着一群人听声音,也没看家里有人没人,还以为她还在公司,原来家里有人啊,那她在哪,屋里是也没开灯,难道躲在黑暗处吗?还订了个外卖,他更气不打一处来,我在外面跟人打架,你在家还订了个外卖,躲家里边吃边看笑话吗,好歹出来应援下,跟着他对骂才是两口子阵线。

这时候李静出来了,一身睡衣打扮,应该早就回来了,接过外卖,看到楼下男业主还在骂,出来劝阻,我们只是提个建议,又没说什么,你至于吗,林斌听到这一句才更恼火,麻痹老子在跟他硬钢,你这是在递软话吗,就算是我们不对,这时候也应该一致对外,你这软绵绵的是向对方求饶吗。

对方看到女的出来说了软话,气焰下去了,骂骂咧咧被物业拉下楼去了,临走还放话,再敲我们家门,看我不弄死你。

回到家后,李静跟没事人一样拆外卖包装,微波炉加热,还要吃饭,林斌心里翻江倒海的后悔,如果今日这番遭遇是前妻在,他都不用出面,前妻不光能搞定这一切,还能狠狠的出一口气,就算不占理前妻也不会让人家指着鼻子骂,更会同仇敌忾。

他记忆最深的是有一次,前妻刚怀孕,他跟前妻两个人夜晚散步,走到路口的时候,突然出现一辆车,差点撞上,那时候他刚得知要当爸爸,那种保护欲油然而生,指着车里骂了一句,不过是一句话而已,都不是故意碰瓷,谁知道对方车里下来四五个男的,下来就打他,几个男人把他撂倒猛踹,还是前妻扒拉开那些人抱着他,一边喊一边骂,我刚怀孕,还不满三个月,你再打我老公一下,我今天就是一尸两命。对方看她架势很足,也打过了解气了,上车了。

林斌想到那一幕就很感动,大晚上的街上没什么人,如果那帮人一直打他,怎么也是骨折,说严重了打坏了都有可能,前妻那时候还怀着孕,蹲在地上护着他。

这事放在现在,不要说李静能扒拉那些人,她能远远的打个110,不跑开就是阿弥陀佛了。

他又想到前段时间跟李静去爬山,由于俩人都不做计划,登上顶已经太晚了,想着坐摆渡车下来,没想到排队人太多,他俩就规规矩矩在队尾拍着,有很多人插队,他俩只敢口头鄙视,排了半个时,车就停运了,这时候天都黑透儿了,两人心照不宣的只好徒步往下走,碰上个黑车司机,要价50,想着早点回家,也行吧。

结果下车时,给了对方一百,对方就不找钱了,跟对方理论,围过来一圈黑车司机,他也不敢多说什么了,回去路上,李静还劝他,自认倒霉吧,像他这种人早晚会遭报应的之类的话,他当时那么想念前妻的嫉恶如仇无神论,她从来不会说宽心遭报应之类的话,那时候他觉得前妻睚眦必报,一点度量都没有,都是普通百姓,受人欺负了还要劝人心善吗,想到前妻也不是蛮横无理的人,每次去医院插队不是孩子病了就是老人不舒服,不想让家人多收一秒罪,不然谁愿意插队备受他人指责目光,而这世上的人大多欺软怕硬,而前妻自然是强硬之人,怎能随便让人欺负半分,如果他当初断然离婚的时候能想到救命之情,他怎么也会犹豫半分。

过去这半年跟李静同居的日子,他觉得身心疲惫,以前他最喜欢研究历史,在以前的家还有个书房,像是他自己的树洞,如今他不光要照顾李静,没事还要打扫卫生下厨做饭,婚姻关系了总有一方是强势,不是因为对方想强势,而是生活环境所逼,你不强势的像个横行霸道的螃蟹,就要被人欺负的钻到地底下,他彻底明白过来,也彻底后悔了。

当初离婚快,但是他想复婚也快,这边没有跟李静摊牌,借看儿子的名义去打听前妻,听说前妻离婚后情绪很稳定,并没有怨天尤人自我影怜,这才是这个年纪女人该有的样子,心里更加确定了,几次三番后,前妻看透了他的想法,说真想复婚吗,他立马磕头认错抱住前妻,还拖出儿子老人的名义,前妻心软了,她没有常规女人那么感性小心思,也没有乱猜想,并不知道他是为了什么离婚,林斌本来就是那种特别矫情的人,只想他是日子过枯燥了,离就离吧,反正儿子这么大了,我一个人也能把儿子养大,如今外面也野够了,没人照顾冷暖知冷知热,反正身边人知道也不多,回来就回来吧。

确定前妻的心意后,他像个飘离在外的游子要回到祖国妈妈的怀抱,回家到直言了当,说咱俩不合适走向婚姻,你认同吗。

还是一副文艺渣男皮相,李静没说话,穿上衣服换鞋出去了,又是冷战。

李静出去后就给前夫打电话了,跟他同居这半年,她没有一天不是后悔的,她想念前夫的霸道,大大的臂膀保护着她不受现实烦恼,这半年她承受了太多的无妄之灾,打通后,前夫说见一面吧,见面后发现前夫穿的很潮,还是端着姿态问,过的怎么样,前夫说新找了女朋友,小他挺多的,模样性格跟你差不多,比你的样子找的,看来我就是这个眼光了,又哈哈哈大笑。

李静知道后郁闷的回了家,路上想通了什么,想必林斌已经跟前妻说好了,一旦他俩分手就复婚。

到家后林斌哼着歌看电视,她问林斌,你是不是跟你前妻说好了,咱俩一分开你们就复婚。

林斌说没有,我就是觉得咱俩不合适,当初离婚都冲昏了头。

李静一反常态懦弱口气,是吗,那我去问问你前妻。

林斌立刻怒气站起来,你什么意思,搅和我离婚了不行,还得折磨我家人是吗,你要不要脸啊,我真没看出来,我当初真是瞎了狗眼了。

一连串的咒骂她,李静憋不住了,忍不住哭了出来,我前夫他已经找了女朋友,人家比我年轻很多,你可以回去复婚,我呢,你有想过我吗?

林斌愣了一会,说,你还年轻,你可以再找啊,咱俩确实不合适,你看咱俩平常生活在一起,天天拌嘴,谁也不做饭,你说这日子可怎么过。

李静不哭了,默默小声,说你走吧,我不拦着你复婚,我也不会去找你前妻。

林斌一看得到了许可,连最后的安慰话也不想说,想赶快逃离又稳住自己的脚步,假装不是很心急的走到门口,换鞋出去了,重重的一声关门声后,好像终于隔离了这一切,他在心里给自己施法下禁令,两个成年人各自坑了彼此,只是他还有回头路,而李静没有了,不是不心疼她,可他这一辈子就这样了,前妻肯愿意让他回去就是上天给他最明确的指示了,他一旦选择回去就是与自由说再见,他更不能左右摇摆,在前妻和李静之间晃荡,他已经试过了自由的味道,他不会再出格了,他没有资本也没有承受自由的能力。

一步步走下楼道口,他把李静微信删了,晾她的胆量也不会找上门,删了这个微信就是再没有这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