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与夜

今晚的夜

过于夹生

读过很多书籍

苦于找不到人生

在冷的夜中

思想


不远处的奶奶

一晚上响彻着震耳的呼噜

早上醒来打着哈欠

抱怨说,又是整晚没有入眠

我笑奶奶

妹妹笑奶奶

奶奶嘟囔着,

笑啥,不要笑我,花儿又能有几度红?

那年,我十八

那年,妹妹十四


父亲电话告诉我,你二爸去了

我脑中浮现出一张照片

四个五十到七十岁的人

丝毫没有点伟岸和魁梧

老的不成样子

四个人是父亲四兄弟

照片是去年清明节给奶奶扫墓的路上

妹妹拍的

奶奶的四个儿子


听过太多的人说过人生

觉得自己已经明了

翻开人生

却发现

人生还在

夜依然读不懂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