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救赎走出至暗时刻

    近一个月的时间,工作是忙飞了的节奏。早晨七点多进校,晚八九点钟离校是常态,周六日无休。这般忙碌为哪般?只为初三复学。

      制定各种方案,写了又改,改了又写,新精神新指示总在不断变化更日趋严格,一个方案已改版十余次;一次次整理档案,市里27条,省里24条,对标达标;一次次迎接检查,区里的市里的,随时恭候;复学前的全员培训,培训什么内容,用什么方式,要研究要吃透;5月7日的返校各环节不能有纰漏,各个点位人员的安排如同排兵布阵;5月8日以后的常态管理如何加强?复学后的各种人、事的安排;中考的压力……变化是随时的,是紧急的,临时性的工作又常常把手中忙碌的工作打断。“我已无我”。已是“目不窥园”。自己还穿着羊绒衫,街上人已是衬衫,背心。

      也常自问,在人潮如海的万千众生中,我是哪一个?我要到哪里去?繁杂无休的工作难免让人情绪烦躁,甚至到了崩溃的边缘。好在有热心同事的帮助,给我指点帮我打饭;好在有林洞穿一切的敏锐而不做声地周到照顾;好在我不是一颗玻璃心,常以心理咨询师自居进行心理疗愈……史铁生在《我与地坛》中这样写到自己面对命运打击的心态变化:“每时每刻我们都是幸运的,因为任何灾难面前都可能再加一个“更”字。当我的腿刚刚不能走路的时候,我坐在轮椅上,天天怀念奔跑、打篮球的时候,每天都非常痛苦;又隔了几年,我在轮椅上生了褥疮,天天难受,那个时候天天怀念什么都不痒,什么都不疼,安静坐在轮椅上的时光;又隔了些年,我得了尿毒症,我总要去透析,那个时候我就怀念刚刚有褥疮的轮椅时光。”此时此刻我突然有了深刻的同感:在学校有学生的时候感觉有干不完的活,心里有无数牵挂,就盼着放假心里能静静;疫情宅家上网课,没有了学生的聒噪,但讲课的效果如何,学生是否用心?心里很不踏实,就怀念起线下教学可以面对学生的种种的好;现在为复学做准备,每天的繁杂与忙碌早已打破了正常的工作节奏,如同没有硝烟的战场,这个时候就怀念起上网课时内心的宁静;过几天孩子们返校了,既要防控疫情又要冲刺中考,那个时候一定会双倍的压力,一定会怀念起学生未返校时为疫情忙碌的但不用转楼的日子……

      昨天附近小区又有一个跳楼轻生者。对这世间该有怎样的绝望才走上不归路啊!当我身处困境时,就想起刚开始上网课时,老师们是如何克服重重困难终于成功变身“主播”的感人事迹;想起路老师说的话“我难道比抗疫前线的医生护士们还难吗?我到了不敢喝水不敢上厕所的地步吗?我有生命危险吗?是仅仅我这样吗?于是便又良心发现生出无限勇气来!我对自己说:我不仅是在上课,我还是在战斗!不是我自己,是我们全组姐妹,是开滦十中所有家人,是教育战线上所有同仁!不,是我们所有爱自己国与家的同胞在共送瘟神”;我也会想起班主任的工作,每天要转发给家长大量的通知,要家长填各种表格,一张表格就要盯着四、五十位家长上传再汇总,每天不下四五张表格,而且都是限时的急活,他们烦不烦?累不累?哪有容易的事情啊?看到那些因疫情影响而失去工作从而生活困顿的人,相比较他们,我是幸福的,虽有贷款压力,但每月工资按时入账,还能保证正常的生活;只不过工作多一些,繁一些,只不过有时忙得一天吃一顿饭,顾不上喝水而已。非常时期需要非常担当,人的胸怀和格局决定一个人能走多远。当初考心理咨询师,第一目的是疗愈自我。当我走入人生困境之时,我就这样走在阳光下,进行着自我的疏导与反思:1、方法比勤奋重要,方向比行动重要 ,思考比冒进重要。2、不管是学生还是老师,一定要有自己可支配的时间,外人外物不可过多干预,过多占用时间,人一旦失去了时间的支配权,被各种事务牵绊着走的时候,往往是最容易产生抑郁的时候。 

    一个成熟的人,不仅能在顺境中有所发展,更应该在逆境中磨练心性。当情绪不佳时,大哭一场可以宣泄,在阳光下走走可以改善心情,购物吃东西可以减轻抑郁,跳舞唱歌更能去除阴霾。很多时候,能救赎的只有自己,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哭过喊过,一切从头再来。不经历风雨如何能见彩虹?

      谁的人生有褚时健跌宕起伏呢?褚时健的一生都在大起大落中度过,上世纪70年代任玉溪卷烟厂厂长,把破落的地方小厂打造成创造利税近千亿元的亚洲第一烟草企业;71岁因经济问题被处无期徒刑,女儿也受到牵连在狱中自杀;保外就医后74岁承包荒山,85岁种植的冰糖脐橙热销,成为中国橙王,2011年通过多次减刑出狱,2012年褚橙被誉为“励志橙”2019年3月,褚时健去世,一代传奇落幕。这个人生经历了几次大起大落仍昂首向前的人,教会我们很重要的道理:人生没有过不去的坎,当你失败的时候,不要一蹶不振,而是要再次站起,不畏艰险,勇敢地站起来。褚时健身体力行给了我们很好的榜样。 

    不汲汲于富贵,不戚戚于贫贱,不纠结于过往,不幻想于未来,脚踏实地过好当下每一天,用微笑面对每一次风雨。

2020、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