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我的大学舍友Ⅰ一个心外无物的存在体

        心外无物,是一种对世间纷扰都不会瞥一眼的境界,是一种不屑于对世间的繁华激起任何涟漪的心态。它归于本体内心的独白,是封印外来混乱的屏障。是不是太难懂了?没关系,理解起来其实没有那么深奥。我介绍的这位大学舍友(暂时化名为迎春)她能有很好的解释。

        大一入学以来,我对每个人的印象都差不多。话不多说,各忙其事就是那时候的真实写照。但随着深入的了解,渐渐地宿舍开始热闹了,谈天说地的融为一体,你聊我的家乡,我聊你的“驻地”,六人打成了一片。但不久,我发现其实这样的融合不过是客套的打交道罢了。刚开始大家都能找到与舍友之间的共同点,但往后发现我们其实都是一个个体,只是有些喜欢群居,有些喜欢独处罢了。而最大的不同就是迎春与我们其他五个人之间的差别。

        大一刚来并不是熟悉学校,三三两两都想组队去食堂或是去上课,恰巧我与迎春能说上几句话,也就在一块上课或吃饭了。那时候的我觉得有些许的满足:新交到一位朋友。古人说:士为知己者死。遇到一个兴趣性格差不多的人,人生中又何尝不是一种享受呢!

        可我渐渐地发现,她其实是一个“超级独立”的人。她可以不用我的陪伴,她就是她自己的一个朋友。有时我比较急性,想早点到教室,但她想自己在宿舍呆会儿,她可以安静的看多会儿书大部分的人都很早到教室,宿舍变得比以往清静,她喜欢这种清静。我习惯不了晚到,只好自己走了。久而久之,我也便坦然处之了,跟谁都一样。但她不一样,没我感觉她更顺意,至少不用顾及我的感受。

        她不爱关注任何人和事。在我们眼中,她像是透明人一样,她偶尔说下话,出来炸一下,但都只是问个问题。有一次要搞活动,宿舍组织聚餐,而此次大家恰好都有空。但她没有参与,对于她的反应我们有些许的遗憾。她从来没有参加过任何聚餐,无论是社团的还是班级的,但她总能用我们吃喝的时间来学习或是去做她认为有意义的事,静静地,一个人享受着时光。

        她喜欢一个人去图书馆学习,或是借几本书在图书馆里耐心地读着。大学的课程不像高中,老师可以讲得很详细,大学的学习要靠自己总结思考。但往往能做到课后复习的也没有几个,但她能做到。课后,我们总是往往赶去食堂吃饭,但她会选择待在教室一会儿,安静地翻看刚学习的章节。我明知刚放学的时候人往往是最多的,但耐心总没有她好,能够在空旷的教室待着。

        她喜欢品味名人的著作,凡课上老师推荐的那些课外读物且图书馆拥有的,她都一一借回来看一遍。她大概喜欢植物学或药学的,不经意瞥一眼她的书桌,总能发现一两本。她不爱说话,但脑筋活动却不比我们少,她的阅书经历比我们这些不曾去过图书馆的人还要丰富。

        她向来独往,不需要去附和任何人,也不需要为谁而停留。她喜欢一个人去欣赏那点缀校园的艳丽的格桑花,因为这样就没有人在她耳边狂叫而惊扰到她独自享受的那份美好。她喜欢一个人背着书包去远行,因为这样她可以欣赏到组团所没有看过的风景,哪怕那只是一朵刚盛开的花儿,只是一条刚跃出来换换新空气的小鱼儿,对于她而言,都是视觉上的另一种美丽。

        她的运动里鲜少出现朋友,在体育课堂中,总能看到她独自在练习的身影。有时候我好想问她,这样的孤独能忍受吗?亦或是人的心性能做得到这样吗?她看似不问世事,不顾繁华,但其实她内心是在意的,如果真有这种心境,也许就不会去关注时间,争分夺秒的学习了。她的这种心外无物,只专注于她的意境当中,不理外界潮哗,任内心与书中为伍。

        大学四年的生活说长不长,道短不短,能合理安排好自己的时间,利用可贵资源学习,对于我们来说便是短的;相反,对于在大学里混日子的人来说就是度日如年。她能在一群对读书没有知觉的人里面坚持不懈且那么有上进心,那都是不容易的倔强啊!她带给我们许多正能量,也许毕业后能回想起的记忆里,最能让人铭记在心的是她的背影吧。

图片发自简书App

大学生活&故事&城市故事联合征文活动链接:https://www.jianshu.com/p/09ec5933f5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