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大冰

我从未去参加过你的签售会,亦未曾赶去过你组织的免费音乐会。

你为我们创造了一个乌托邦,但我知道的,我们都俗,骨子里的俗。

我不愿意承认你是我的偶像,但你也确实,多多少少影响着我。

记得在很久之前,我在大学的某一堂课上读到你的书,埋下脸泪雨滂沱。

然后记下这个名字。

那本书是问闺蜜借来的,而闺蜜是问班上的一个男同学借来的,现在她们是恋人关系。

再后来,贫穷的我也会买你的正版,带签名的预售版。(当然后来也在金钱面前低下了头,不敢拿着盗版去找你签名,哈哈哈)

那时候总哭,后来就慢慢不哭了。

有一次差一点就去你的百城百校音乐会了,误了火车。

后来又想通了,反正我也怂,站在半偶像面前都需要很大的勇气。

我离你最近的一次,是去西塘大冰的小屋。

但不是为了你,是因为你书里一个叫小蓝的女孩。

因为小蓝和蠢子在这里呆过。

如你特意在某本书里记录陈渠珍和九原的故事一般,小蓝和蠢子也成了我心头的白月光。

想起那个女孩,我总是哭。

希望蠢子放下,又害怕蠢子放下。

里面大概还夹杂着我,夹杂着我面对这个世界,面对感情的不如意。

坐在小屋里,喝着50块钱一罐的风花雪月,我特别想拿起手机为小蓝写一写什么。

但想想算了。

你说,坐在小屋里,尊重歌手,不玩手机。

如今又过了许多年,小蓝还是那个不会在成长的小蓝;蠢子出了新歌,发了一条禁止评论看哭我的微博;我也长大了些许,失去棱角了些许。

人总要往前看的,但留在过去的最美,我得承认。

冰叔,你变了吗?

这么些年,关于你的诟病越来越多,我甚至在朋友圈里看到好友骂你,骂你的书垃圾。

我看了那条朋友圈足足两分钟,想辩驳,无从下口,也没有选择拉黑他。

何必呢,无畏的争吵。

我知道,你没那么美好。

你也会故作豪气,会放空话,说不给人写序了,说不出书了,又一次次打脸。

你也有营销吧,那些发在微博里的广告,那些帮助朋友的推广,毕竟有人脉不用是傻瓜。

你那么偏执,40岁依然有的偏执,我不是很喜欢的偏执。

我们很糟糕吗?不是吧?我们都只是普通人而已。

总有那么一些人,以自己的人生经历为我们加冠加冕,待自己走向了新的人生阶段,再返来嘲讽。

“当初的我是傻逼吗?怎么会喜欢他?”

何必在意。

今年读了很多本严歌苓的书,我这个曾经总以乐观为铠甲的女孩,突然有那么一点点败了。

我开始看到世界的丑恶,看到自己的不堪。

看到《向往的生活》里,孙莉被评价为澄澈未受到伤害的眼睛。

我觉得我自己已在枪林弹雨里穿行。

是的,我一直都不好,越来越不好。

不知不觉已经在写文的路上走了两年。

有那么几个,吸引过来的粉丝,告诉我说,我身上拥有着他们所羡慕的东西。

爱情?文笔?乐观?勇气?

但我知道不是这样的,我看到的,都是我的不足。

是我总没有沉下心来提升限制我的那一部分;是我也在爱情的搅拌机里甜蜜,犯傻,摔倒,偏执,受伤;是我也一直跌进写文的瓶颈期,我的写哭我自己的文,也真的能给谁三秒钟的思考吗?

我们都不过是普通人,是俗人。

在这烦躁冰冷的世界中挣扎,寻找自己想要的东西。

房子,金钱,学历,爱情,安全感……

你说你要开始为自己的人生做减法了,这也是今天最戳中我的一句话。

但我不一样,我要在20几岁的年纪,为自己的人生开始做加法了。

我想要的东西一直都很多很多,不会被轻易填满。

我还想看看这个世界上,到底有没有属于自己精神境界的乌托邦。

我从你身上学到的品质,是折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