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七月的阳光很温暖也很明亮,阳光从街道边上的树叶中间打下一片斑驳的影子。翠绿的叶子在阳光里摇晃,如同一个调皮的孩童。

  我抬头看了看头顶上的太阳,行李箱的轱辘声在空旷的街道上显得格外的清晰。我转过头看向右手边的何小生,阳光打在他的脸上显得更加轮廓分明,我轻轻的靠向何小生,嘴角不自觉的微微上扬。

  “又犯花痴啦?”何小生柔和的声音从耳边响起,带着丝丝宠溺。

  “是啊是啊,从小就对你在犯花痴啊”我微笑的说道。

  “小生,你看那个包子铺还在呢。”我兴奋的拽着何小生的胳膊指向一个低矮的房子,在一群高楼林立的城市间,那个有些破落的包子铺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百川这座城市在我离开的十年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当我再次踏入这片土地的时候竟有些茫然失措,仿佛踏上了一个新的领域。但是当我看到那间包子铺的时候,又找到了久违的熟悉感,好像又回到了十几年前。

  “站在这里别动。”何小生看着我满眼的泪花轻轻的摸了摸我的头,然后穿过马路跑去了那间包子铺,我忍不住也跟了过去。

  包子铺的老板还是十几年前的那个阿姨,只是岁月在她的脸上留下了沧桑的痕迹。“哟,你俩啊,都长这么大了,你还给她买包子吃呢?”老板调侃的说道。

  我忍不住的想笑,没想到老板娘还能记得我们俩,我跟何小生算的上是青梅竹马了,我们从小玩到大,我的一切都有他的参与,他的一切都有我的身影。所以我们在一起就好像是理所当然。

  我记得第一次见到何小生是在一年级,那天清晨,我被父亲拎着扔出弄堂,因为上学快迟到的我却假装生病不起床。而这一幕却被何小生瞧个正着,

当时的我狼狈不堪,当时的他光鲜亮丽,强烈的对比使我内心那个小人愤愤不平,于是我跑去揍了这个无辜的男孩,并抢走了他手里的包子。

  岁月的流逝并不是无情的带走了美好的东西,同时它也承载了很多的美好,就像我跟何小生,我们一路上打打闹闹,彼此陪伴从童年一路走到现在。

  幼年的何小生长得很漂亮,有一双扑闪扑闪的大眼睛,浓密的睫毛又长又卷,如同橱窗里的瓷娃娃。而我用大人的话来说就是长的都不招人疼,或许是因为上天的眷顾,所以让我有了何小生。

  我们回到家的时候,我妈妈激动的哭了。父亲也偷偷的在一旁抹眼泪。我知道,是因为他们太过思念我,他们的头上增添了许多白发,看着那么刺眼。当时的我内心五味杂陈,十年我都没有回来过,如果不是每次还有电话,或许他们都以为我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但是的确我差一点就离开了这个世界。

  十年前的百川还只是一个很小的城镇,我与何小生一同考去了外省的城市,在一天的夜里我胃疼的不能忍受。何小生把我送到医院检查之后的结果宛如晴天霹雳,医生说我得了胃癌,幸运的是检查及时还是早期。

  那天晚上在医院我抱着何小生哭的稀里哗啦,我说:“何小生,要是我离开了你跟别人跑了怎么办?”何小生紧紧的把我搂在怀里说:“不会的,不会的,我只跟着你跑。”

  我想那个时候的何小生一定比我更加害怕。因为那天他搂着我的时候身体都在发抖。

  后来,何小生带着我去了美国,他说一定要治好我,为了不让我们的父母担心,我们告诉父母因为学业,因为工作,后来因为想去世界看看,找了所有能找的借口只是因为不能回家。

  何小生一直都陪在我身边,陪着我度过了人生最艰难的时候。他说:“刘子溪别怕,没人娶你我娶你。”他还说:“等你好了,我们一起回家,然后你要嫁给我。”

  他说的每一句话我都记得,因为他说这些话的时候,语气里充满了温柔与宠溺,我知道,他说的是真的。

  我是喜欢何小生的,从小就喜欢,因为他小时候就长得漂亮,就是众多女生的心中白马王子。也正是因为这样,每次我都将自己的小心思深深的埋在心底,因为我不知道他是否也喜欢我,于是每次都对他称兄道弟。

  或许每个人在面对死亡的时候不仅仅只有恐惧,还有勇敢,就像我对何小生说的那句话一样,甚至在面对死亡,我更怕他丢下我。时间总是能证明很多东西,何小生最后也没有丢下我,甚至是我在化疗时掉光头发的最丑时期也没有离开。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这句话总是没有错的。何小生,就像是七月的阳光,温暖如常。

  人们总是说,每一个人都会有一个让你难以忘却的但是又不能陪你到老的人,他会是你一生中最美的风景。而何小生是我一生中的风景,并且从未缺失过。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