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吴斌合租时的故事(十七)

我和吴娜男朋友之间是一种较量,男人和男人之间的较量。这期间我和吴娜都没有来往。

那天很苦闷,我在楼下溜达,忽然坐在路边想哭。胖子买啤酒回来经过我,看到我默默流泪,他又回来,我俩一人一瓶啤酒喝了起来。聊了很多,我脑子稀里糊涂的也不知道他在聊什么?胖子是个性情中人,他渴望找到女朋友,见到女孩儿就喜欢。以前的住在他楼上的单身小姑娘李敏、吴娜他都喜欢过。他又黑又胖,长相还不如我。但是听他说的伤心,我的心似乎好过了一些。

不知不觉,他唱了起来:“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我把两个啤酒瓶,敲打着给他伴奏。

突然从头上撒下一把钢蹦来,一个小伙子应该是光着身子裹着下面,给我们比划道:“到一边唱去,到一边唱去!”

我待要向他发火,胖子拉着我,一脸权威地道:“算了算了,人家正在办事!“

我和他一起捡着地上的钢蹦。我说,“他这是明显瞧不起我们。“

胖子实惠地说:“算了算了,这些就够喝啤酒的了!“

我抱怨道:“真把咱们当成爱情乞丐了。哎,这还有一个!“

我们捡到七、八块钱的钢蹦,拎着地上两个空酒瓶,到小卖部去换了啤酒。正好吴斌也回来了,我们三个人就坐在两楼之间的花坛上喝了起来。

我们唱了很多“抒情“的歌曲:《两只老虎》、《让我们荡起双桨》。

吴斌说:“你记得《卖报歌》吗?“

我说:“当然记得,我以前还以为卖报的,都要唱着这歌出来卖报呢!“我们就唱着:哗啦啦、哗啦啦,我是卖报的小行家……

胖子喜欢学理李玉刚,他最喜欢学女人唱歌了。他还学着吴娜的样子,唱了一首《约定》,真是声情并茂,我们都被胖子所折服。

我情志也高涨上来,仰头对着吴娜亮着灯的窗户唱道:“问世间情为何物?……”

还没唱完,窗户开了,从窗户里扔出去件东西来,像块抹布,他们俩也上来看是什么!我认出是我留在吴娜那里的衣服,可是我觉得有股说不出来的怪味儿。

我问吴娜的窗户:“怎么这么脏?”

当头一盆水泼了下来。他们俩倒是都躲开了,我用手抹着脸上的水。

吴娜探出身子来,道:“不好意思,家里的拖把坏了,一直拿你的衣服擦地呢!”

“为什么泼我?”我道。

“你不是说脏了吗,正好给你洗洗呀!”吴娜一副蛮不讲理的样子。

我要发作,但毕竟吴娜是我喜欢的人,心里多少留有情面。

我们三个人就若无其事的又揽在一起,接着唱:“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

就有生鸡蛋向我们砸来。我们赶紧跑开,估计鸡蛋砸不到的位置,吴斌喊:“砸鸡蛋的!”

我们三个异口同声:“我喜欢你!”

吴娜窗户发出道:“讨厌!”

我们三个像得了什么便宜似的,哈哈哈的发出怪笑,继续又唱起了兴起的酒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