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秀

左秀仔细的化着妆,浓浓的粉底,深深地眼影,鲜艳的口红,让人看了销魂蚀骨,心旌摇荡。


结婚八年了,左秀既要照顾孩子,又要伺候老人,家里家外,财米油盐,哪样不到都不行,整天灰头土脸,蓬头散发的,自己也觉得反正一天到晚围着家转,没必要浪费时间,浪费精力,有哪功夫,还不如去拖拖地洗洗衣服。


曾经,左秀也是一个清秀女子,十指不沾阳春水,爹妈手心里捧大的心肝宝贝,为了爱情,为了心爱的人,她脱下罗裙换布衫,一头扎进农村的财米油盐的日子里。


爹妈恨铁不成钢,说你迟早会后悔,我们不是看不起农村人,是你的善良会把你毁在农村人手里!


左秀不信,说爹妈你们等着享福吧,李振不是那种不知感恩的人,他总有一天会让我享福的!


老公感激涕零,说不尽的甜言蜜语,道不尽的柔情蜜意,赌咒发誓,有朝一日发达了,定当加倍补偿对左秀的亏欠,你陪我东山再起,我让你母仪天下!


可结果呢,八年过去了,丈夫是发达了,事业有成,豪车洋房,左秀也开心的体会了一把阔太太的待遇,可她发现,丈夫却变得陌生了。


他总是有应酬,总是有业务要跑,总是有朋友聚会,家,成了他偶尔落脚的驿站,妻子,变成了甩一打钞票就可以敷衍的黄脸婆,而七岁的儿子,只要买他想要的玩具就可以不再打扰他。


终于,左秀耳朵里有了异样的声音“你们家那位出差了吗?我好像昨天在白天鹅宾馆见过,哦大概是看错了,关键是长的像的人太多了!”


“可能是你看错了,他都出差好几天了!”左秀笑笑,心里却在嘀咕“有那么像的人?”


“呦,你怎么还打车回家呀,你老公前段时间还从我们店提了一辆红色跑车呢!不是给你的?”


“哦,我的驾照还没下来呢!不敢开!”左秀礼貌的微笑,表情却僵硬,扭曲。


打电话让老公回家吃饭,他说最近搞一个项目,太紧张了,暂时不能回家,大家都吃住在公司,自己也不好意思回去!


她立马找到公司项目部助理林童的名片,打电话过去,对方客气的接了电话,说下班刚到家,正准备带老婆出去吃饭呢。

她问你们李总怎么还没到家?怕他路上开车没敢打电话,就问问他是不是大家都下班了?


林童说下班了,大家都下班了,估计李总也快到家了,李总谨慎,开车慢,不用担心,她说“哦,打扰你了,我听到他的车声了!”


左秀颓然的坐到沙发上,耳边又响起一个熟人的话“你太实诚了,不要忘了,善良也要有锋芒,不能毫无底线!爱别人的同时,要先学会爱自己!”


左秀缓缓站起来,抓起手袋,直接打车去了品牌服饰专卖店,鞋服,包包,化妆品拎了一大包,换好衣服,画好妆,又去美发店做了头发,等左秀再次走在路上,好像所有人的目光都在艳羡无比的围着 她转,似乎又回到了八年前。


当初丈夫创业,因为是农村户口,是用左秀的户口注册的,法人代表也是左秀,注册资金也是写的左秀的名字,那些钱,是左秀从自己的爹妈个亲戚那里借来的!


左秀决定釜底抽薪,她不能让自己八年的等待付诸流水,不能让自己和儿子一无所有,既然八年前的感情已经不足以支撑这个家的完整,那就让自己做个了断吧!


左秀去了律师事务所,咨询了律师,得到肯定答复,她委托了律师,向法院提出财产保护,理由是丈夫意图转移资产,没经过自己同意,对夫妻共同财产随意支配,请求对公司所有资产做了冻结,无论是账面资金还是公司购置的所有物品,车辆,设备,其中,特别提及最近李振提出来的一辆红色跑车。


一切处理完毕,左秀轻松愉悦的回了家,关了手机,和儿子一起开开心心的吃饭,玩耍。


一个小时后,李振回来了,面对光彩照人的妻子,他又是惊讶,又是愤怒,他质问左秀,为什么那么做,自己哪里对不起她,居然这么对他恩断义绝,这不是要赶尽杀绝吗?


左秀粲然一笑,温和的说“你做了什么,还要我告诉你吗?既然你做了初一,就别怪我做十五,怎么?真把我当乡下村姑了?狗屁不懂是吧?我告诉你,姐能宠着你,就能换了你!不要揣着明白装糊涂!把爱你当做理所当然!没别的意思,公司所有资产有我一半,我只不过怕你一时糊涂把我的也送了人!”


李振明白了,自己一直觉得做的很隐秘,觉得只要给妻子足够多的钱就对得住她这些年的付出了,却没想到,左秀依然是当年那个说一不二有主见有魄力的铁娘子!


李振立马换了脸,一副懊悔像,又是赔礼又是道歉,赌咒发誓痛改前非,骂自己不知感恩,忘记了初衷,不该做对不起左秀的事,求左秀给他一次机会,自己一定和外面的女人断绝一切来往,安安心心挣钱过日子。


左秀冷眼旁观,等他表演完了,漠然的说“你觉得我还会给你机会吗?你太不了解我了!我暂时不会把你赶出去,你仍然是公司老总,所有业务一如既往,但是,所有资金流向,没有我的签字,你无权动一分一文。


我已经委托了律师,他们会帮我看好那些东西的,还有,你不必回家来了,或买房或租房,随你便,至于你外面的女人,你可以和她在一起。

但前提是,你要以过错方提出净身出户!好了,不必再说任何话了,我不想伤害我儿子!我的脾气,你不会不知道!当年,我顶着压力嫁给你,现在,我依然没有改变,你可以走了!拿着你的东西马上离开!


对了,忘了告诉你,你的卡被限制消费了,每天消费超过限额就会被停用!”


李振想说什么,又闭上了嘴,他知道自己这下是彻底错了,当年,左秀是多优秀的女孩,城镇户口,独生子女,父母的掌上明珠,却看上了穷困潦倒的打工仔,而且义无反顾嫁给自己,这么多年,为了家庭付出了一切。


都怪自己鬼迷了心窍,觉得自己有钱了,就该锦衣玉食,左拥右抱,觉得只要瞒着左秀就万事大吉了,没想到却让自己差不多一无所有!


他不愿意回老家,不愿意受穷,不愿意离开妻子和儿子,但是自己的确太过分了,恐怕个性掘强,眼里揉不得沙子的左秀再也无法接受自己了。


他只好颓然拉着左秀收拾出来的自己的衣服期期艾艾的挪出了家门,他突然不知道去哪里好,曾经风光无限,就因为自己的狂妄自大,却落得一无所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