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二)魂绣缘

        当乔敏再次睁开眼时,她看到的是白花花的天花板。

        “醒了?”一道清冷的声音从自己的右旁传来。她向右转过头,看见了燕绥桢正拿着一卷竹简翻阅着。

        “我这是睡着了?”乔敏半撑起身子,靠在墙上。她这才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宽大的床上,床单上还绣着花。这是他的房间?乔敏心想。他就是指燕绥桢。

        “来到这里的人都要睡一觉才会解开自己的问题。你看到了什么?”燕绥桢放下手中的竹简,走到床前。

        “看到?我是梦到了不少,但我不认为那是一场梦。你知道吗?梦里的人我竟然感到很熟悉诶,特别是那个女孩,感觉和我有着共鸣。抱歉,我都没有跟你说我梦到了什么,你肯定听不懂。”乔敏手舞足蹈地说了一会儿,才意识到自己遗漏的问题 。

        “无妨,我大概能猜到。”可不只是猜到,完全就是全程观看。在乔敏闭上眼的瞬间,镜面上就显现出了她所看到的。那就是她的问题根源。

        幼年因意外失去父母,成长在没有亲情的环境中。长大后,关于亲情的空洞一直无法弥补。这是乔敏的问题。

        “你觉得你和那个女孩的共鸣在哪里?”

        “大概是都有失去父母的经历吧。不过可喜的是,她最终找回了自己的母亲。你知道吗?我感觉好神奇,就像我自己找到了母亲一样,我瞬间就被那种亲情包围了。一直感觉冰冷的一块就变得热乎了。”乔敏说这话时,脸上一直洋溢着幸福的笑。

        “看来你已经解决你的问题了。那我们就此别过。”燕绥桢摇摇手,乔敏就出了门外。

      乔敏抬头看看四周,一脸疑惑:“我怎么在这儿啊?”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心里一直存在的一种痛心竟然消失了。可能是老天爷帮了自己吧。

        “师傅,你看。”苍从袖口取出一串珠子,粉色的那颗微微泛着光。

          燕绥桢点头,说了一句话:

          “亲情是最无可替代的一种感情。缺失亲情的人基本上都是行尸走肉。没有亲情就会失去安全感。”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又是一个艳阳天。 苍和燕绥桢一齐在屋中习书法,这似乎是二人日常中最喜爱的事。正是清净时,一阵清脆的...
    樾墨阅读 35评论 2 4
  • 为了能在展览会前完成手中接下的单子,筱雨夜以继日地刺绣。接连几晚,筱雨那屋的灯光一直亮着,直至天明。 ...
    樾墨阅读 21评论 0 1
  • 柒染不愧为城中最豪华的酒楼。正对门拜访着一个大舞台,众多女子在上抚琴起舞,客人们边吃饭边欣赏艺术。店面装饰虽...
    樾墨阅读 21评论 0 1
  • 等筱雨出来后,就看到碧莲一副“我很好奇”的样子。筱雨向她眨两下眼睛,表达自己的疑惑。碧莲立马恢复原状,毕恭...
    樾墨阅读 23评论 0 1
  • 魂绣之所以如此出名只是因为它那别具一格的经营方式和绣娘。 魂绣的绣娘长什么样,除了店里的大东家和绣...
    樾墨阅读 16评论 0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