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像蝴蝶一样的女孩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认识一个女孩,她很年轻,也很漂亮,身材也很好。

  我们是在一次专业技能培训上认识她的。培训的主办方很有意思,安排的座位足够紧凑,让人有种透不过气来的压抑。

  她靠在桌子上睡觉,拦住了我的去路。长长的发丝挡住了半边脸,看不清楚面容,身上的黄色丝质群散着淡淡的光彩。我有些为难,不知该不该叫醒她。

  “喂”

  沉默了一会我还是叫醒了她,因为课程马上就要开始,实在不想耽误,而且我也没地方做。

  她抬起头,一脸茫然,睡眼惺忪的盯着我。趴在桌子上睡觉的另一边脸压得通红,留下了桌子淡淡的纹路,看着就像在脸上纹了个纹身,却有种说不出的俏皮感觉。

  她的眼睛很美,黑白分明,闪烁着如星辰般的光彩。

  我扶了扶眼镜,指着她旁边的座位,又指了指我胸前挂着的学员牌。

  “你挡住我了”

  她看了看我,又看看旁边的座位,哦了一声慢条斯理的站起来让路。

  我侧着身子,小心翼翼的挤了过去,避免身体接触到她的身体。擦肩而过的一瞬间,一股淡淡的栀子花的香味扑入鼻子,很好闻的味道。我吸了吸鼻子然后皱着眉头,尽量不让自己的这个动作表现的猥琐。

  过了,我坐下,打开笔记本。还有点时间,拿出手机刷刷头条,等待着课程开始。

  过了好一会,她突然捅了我一下。

  我转过头,看着她。

  “你是不是应该对我说声谢谢”她说。

  我愣了下,说“哦,谢谢”

  她突然噗嗤一下笑出来,好看的眼睛笑成一对月牙。

  “你这人怎么这样子。好歹人家是女孩子给你让路,你连句谢谢都这么敷衍的吗?”

  “谢谢”

  我诚恳的又说了句。

  她抿抿嘴别过头去。

  过了许久她又拐了拐我。我转过头去,看见她指着自己的笔记本看着我笑。

  看到她笔记本上的东西,我的眉头不自觉的皱了起来。

  她的笔记本上画着一副素描侧脸肖像画,画中的脸自认是我。

  “怎么样,像不像?”她弯着好看的眼睛说。

  我点点头"恩"

  她突然叹了口气说“你这人真的无趣”

  “这个培训班真的挺无聊的,真不知道那讲师怎麽会有勇气讲那么多”她接着说”看你一本正经的我还以为你有对认真,也不过是在玩手机。”

  她指着素描画上那个在玩手机的侧脸,一脸笑意。

  我有些脸红,轻咳了一下说“总归是打发时间,不至于影响其他人”

  “好吧”她耸耸肩,“你说这要讲到什么时候,我好想去玩啊”

  她玩弄着手指一副委屈的样子,仿佛听课限制了自由一般,好看的眸子里闪烁着光芒。

  这个女孩子有些神经。

  我在心里想着。

  仿佛看穿了我在想什么,她不屑的撇撇嘴,说“你怕是个直男吧,兄弟!!”

  兄弟两个字咬的极重。

  我没说话拿起手机对准她,按下快门。

  她一脸吃惊的看着我,惊呼道“喂,你干嘛?”

  我笑道“恩,你有点怪。”

  哪里怪?

  恩,怪好看的。

  她噗嗤一下笑出声来,四周的人向她投啦异样的目光。

  她不好意思的吐吐舌头表示抱歉,回头一脸嗔怪的看着我。

  “兄台,你这也太会撩了吧。不过我喜欢,哈哈”

  现在我确认了,这个女孩子真的有些神经。

  “不过你可得把照片删了,本小姐可不愿意由于自己天生丽质惹出桃色不一的麻烦。”

  你叫什么?我问

  蝴蝶。

  哪个蝴蝶?

  就是蝴蝶的蝴蝶。

  我没说话,低头继续玩手机。

  培训结束后,我们互相留了微信,然后各奔东西。

  偶人会在微信里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

  她发了那张画的素描照片给我,我回了那张拍的照片。

  她给我发了一把菜刀,配着两个字:无趣

  我回了一个炸弹,配着两个字 神经。

  你这人怎么这么无趣,我那么好看的小姐姐主动跟你说话聊天,你应该变现的殷勤热烈一点好吧,兄弟。

  恩,好看是好看,可你太神经。

  喂喂喂,她发了一串菜刀。你信不信本小姐打死你。

  我回了一个微笑。

  半个月后,她突然说:我辞职了。

  我没问原因,说:保重。

  一个月后她给我发了张照片,是在一个戈壁滩上拍的全身照。她裹着围巾,带着遮住半张脸的大大的墨镜,嘴角浮着微笑。

  本小姐现在周游全国呢,怎么样羡慕吧?

  我回道:小心沙子迷了眼,看不清回去的路

  她回了两个字:去死。

  又一个月后,她发了条信息给我,只有四个字:我失恋了

  我不知道怎么回,回了两个字:节哀

  她发了一串发怒的表情过来。

  “喂喂喂,你这人怎么这样,我还没死呢失恋而已,节你妹的哀啊。不知道安慰下我啊,你真是个木头,直男,大猪蹄子,没劲,无趣”

  我没理她,回了几个字"嗯,见一面吧"

  相约在一个烧烤摊,彩色的霓虹灯映着天空,也映着她略显苍白的脸。

  她仰头喝下一瓶啤酒,舒服的打了个嗝,说了声爽。

  “你知道吗”她看着我,一脸的哀怨和不甘。“我们在一起了七年,我把我的青春我的一切给了他,最后他就跟我说句分手吧。说的那么轻松,那么轻描淡写,说的那么大气凛然。呸,你们男人就没一个好东西。”

  她恶狠狠的盯着我,一脸嫌弃。

  我说:七年。恩,挺长,你痒还是他痒?

  这不废话嘛,我痒在一脚踹了他了,还会像现在这样吗?

  她盯着我,咬牙切齿,恨不得吞了我一样,一脸凶狠。

  我看着她,好看的眸子里写着哀伤。

  我开始肆无忌惮的盯着她,盯着她的眼睛,她的脸,她的嘴唇,她黑色的长发,她的脖子,她的胸,她的腰,她的臀,她的腿。

  “可惜了”我说。

  似乎被我盯得有些不自在,她微微挪了下身子,问“什么可惜了。”

  “又一颗好白菜让猪拱了。”

  她明白了我的意思,一脸不屑而后又瞬间低落下来。

  “你这话真酸。”

  我摸着鼻尖“恩,是挺酸的。”

  我接着说"这种事情吧,没什么酸不酸的,说句心里话而已。不过,既然猪不要白菜了,那白菜总的好好活吧。而最好的白菜就是不要让自己显得像颗白菜,应该会有最好的姿态吧,比如像豆角,乡茄子,像土豆,或者像跟带刺的玫瑰花,也或者像牡丹花,总有想要的样子。"

  她沉默了很久,低着头说了声谢谢。

  我拿起手机一脸笑看着她,说"来,抬头"

  “啊?”

  她一脸茫然的抬头,趁着这个时机,我再次按下了快门,闪光灯在她眸子里映出璀璨的光芒。

  “你真是我见过的最直的人,而且直中带着一股浓浓的无耻。”

  她盯着我说,狠狠的灌了一口啤酒。

  过来她又说“很丑吧?”

  我把照片发给她,说“不,很漂亮,比以前都好看。”

  她笑了,我也笑了。

  过来半年后,收到了她给我寄的一封快递,里面是一张红红的请柬,还有一张照片,照片上她穿着洁白的婚纱,笑的很美丽,嘴角绽开一朵白色的莲花。

  “喂,大猪蹄子,我结婚了,记得来参加我的婚礼啊。请柬寄给你了,可别忘了。你要是不来,哼哼......你想好怎么死吧,我免费提供棺材。”

  看着她发的信息,我笑了。

  结局不是挺好吗?哪有那么多的悲伤,还不是抵不过时间,总有更好的在前面等着,总该勇敢的走不是吗?

  我回道:“没问题,我一定不会去,你准备棺材吧。”

  她回道:“去死....”

  我笑了。

  哈哈,是挺神经的。

  (全文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你的篮球、羽毛球等技术真不是盖的。在下望尘莫及。[抱拳]
    谈迁阅读 96评论 0 0
  • git的安装mac: brew install gitcentos: yum install gitubuntu:...
    MicoCube阅读 576评论 0 1
  • [ ] 这个春节就打算在店里过,秦丽对她说了店里春节不放假。谁不想回家就可以留在店里。赵青春欣喜不已,正合她意。父...
  • 1/ 不知为什么,秀云最近总是神不守舍。 昨天,一大锅的猪食被她熬糊了,今天早上,还打碎了两个碗,而且没事就坐在那...
    女钢铁侠阅读 2,159评论 43 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