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一次大学班干竞选

整理旧电脑资料的时候,发现了一篇大学期间写的流水文,看着着实有趣,发来分享一下。

神一样的宵哥,神一样的竞选

今晚我们班竞选班干,作为一个准程序猿,一向以态度严谨,所有重心都放在技术研究上著称的宵哥竟然登台竞选,这大大惊讶了我们,然而令人惊讶的却不止于此……

先简单介绍下宵哥,年方20,个子不高,外貌是属于放在人群中很难找到的那种,即便满脸火一样的青春痘能让人很快留下印象。当然,老天永远是公平的,他研究技术和学习的能力却是顶尖。正像大一时,他在请教完学长后跟我开玩笑所说的那样:“他妈的大二技术强的没一个长得像人的,哈哈!”然后他马上身体力行地保持了这一规律。在班里,他就是学习和技术的化身,基本人们看到他的时候不是在写代码,就是帮人解决bug,而且除了动作片和聊天也没有什么娱乐,当然,聊天的内容也是技术。

回到竞选,当时只见他毅然走向黑板,在学习委员职位下华丽丽地留下了自己的大名,然后形象异常高大地站上了讲台,开始了他振奋人心的演讲。他目光虽然羞涩,但是台下的我们俨然已经成了一行行代码,他说:“我来到这边,是想当一下学习委员,来帮大家解决学习上的问题。大家都知道我们现在大二,有很多项目要做,我现在在做的是一个软工课的项目,还有一个就是创新杯的项目……”然后便开始了一系列项目进度报告,重操旧业。

这使我想起了同学描述他的那段恋爱故事,女主角是他高中同学,进了大学两人好久不见,宵哥发挥了追求技术的能力,最终在几个星期的QQ聊天中成功书写了自己初恋的历史。因为不在同校,所以每天只能视频谈心。据说,舍友每天都能听到宵哥在视频中高谈阔论,把软件工程学到的知识和过程中的感悟通通倾诉给女友,比如设计模式、需求工程、设计评审等等,都成为了女友每天必须了解的状况,而且话题由浅及深,随着宵哥的学习,女友也在一天一天深入了解软件工程。终于有一天,当宵哥又要开始视频教学时,女友忍不住了,“我们分手吧”。

从此宵哥黯然神伤,何以解忧,唯有Java……

恍惚间,不禁发现宵哥已经说完了项目报告,开始讲起了我们班A君和B君把妹的轶事,这使我又提起了兴趣。他说:“A君是在QQ上表白的,B君是在短信上表白的,都很给力啊!这2种方法我都觉得不错,能够规避异常,所以说一定的异常处理机制也是必须的。”

原来他是在用具体的例子解释项目中出现的问题。只听他继续说道:“如果我是他,我会建一个表白类,然后在里面写一个表白的方法,然后我们可以去继承它,达到多态的效果。这对项目是有很多方便的。很多项目都是和他们恋爱一样的,依赖接口。”   

我顿时语塞,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能够用这样的例子强制嵌到软件工程里面已实属不易,主题竟然还是是竞选班干,最关键的,这还是发生在宵哥身上!

我湿了,能将软件工程思想理解和发挥运用到这种地步,真是我们软院的骄傲!

同时,我也深刻体会到了他前女友的感受。想象一下这个场景:

女友:好无聊,你在干嘛?

他:刚才在看软件过程模型,我发现瀑布模型也很不错,比较适合我这阶段在做的小游戏。

女友:什么游戏啊?好玩吗?

他:游戏也没什么,一个算法就可以搞定,关键是怎么做的界面够炫,他妈的这种小项目老师看的就是界面!

女友:做了什么界面呀?好看吗?

他:就是网上扒点代码,其实很多东西还不就是百度谷歌吗?所以我觉得很多东西关键在学的扎实,我觉得我们现在学的Java也快淘汰了,还是C++好一点,他妈的很多操作系统就是用它写的。

女友:真的吗?

他:恩,所以我想看看这里面是怎么实现的,我主要关心的还是编译如何实现,所以我想研究生读计算机科学院,他们学的比较扎实……

在他随后的演讲中,一连串爆出了几对恋人关系,当然,都是建立在解决某个项目问题基础上的实例,其中也涉及到一些方法复用等思想。说完继续道:“我们现在的项目大概写了5000行代码,我基本是分层安排的。”于是又开始报告他们项目的任务分配情况,再次重操旧业,首尾呼应。最后,宵哥用一句“谢谢大家”结束了本次项目陈述,走下讲台时的微笑就像是解决了几十个bug一样那么灿烂。

当然为了感谢他分享了这么多软件工程感悟,我们都为他投出了选票,最终宵哥成功竞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