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cky's 影评」《我不是药神》:这个世界上只有一种病,那就是穷病

11月23日晚揭晓的第32届中国电影金鸡奖各项奖项中,导演文牧野凭借《我不是药神》摘得最佳导演处女作。

在获奖感言中,文牧野表示:“感谢组委会,处女作一生只有一次机会,所以我尤为珍惜这个奖。我记得老师跟我说,你拍过药神之后,一辈子都要以处女作的精神去拍电影。我一定会这么做的,谢谢!”

在后续的采访中,当文牧野被问及起点那么高是否会对以后的创作造成压力,他直言:“会有压力,但是我觉得,要忠于自我。”

在厦门举办的第32届中国电影金鸡奖颁奖典礼,是近年来国内关注度最高的电影盛事。

《我不是药神》此次在7个单元中获得提名,其中最受关注的就是最佳故事片、最佳男主角以及最佳男配角这几个奖项。

有些可惜的是,被分在“死亡之组”的徐峥与最佳男主角奖失之交臂。

不过,完美诠释“程勇”这个角色徐峥,早在2018年就已将影帝称号收入囊中。

韩国一直以敢拍出名,不仅有大量经典的以真实事件改编的电影,近年来更是出了不少暗讽国内政治、宗教等诸多敏感话题的剧集。

其切入点之辛辣,不经让我们惊讶于韩国编剧的胆子是不是肥了点儿

我们的另一个邻国印度,电影再也不是那个一言不合就开始载歌载舞的风格。

在阿米尔汗身先士卒地推出了《真相》系列访谈、《摔跤吧爸爸》、《神秘巨星》、《三傻大闹宝莱坞》、《我的个神啊PK‎》后,陆续还有别的导演拍出了《起跑线》、《方寸之爱》等现实题材的电影。

这个至今还保留着种姓制度的国家,已经开始自下而上地反思自己国内的社会问题。

我们何时可以有媲美韩国、印度的现实向电影?属于我们的那部,改变国家的电影在哪里?

就在2018年,《我不是药神》打破了这块市场的空缺,并且取得了口碑票房双收的好成绩。

程勇(徐峥 饰)靠倒卖印度神油为生,是个我们口中常说的油腻的中年loser。

为什么这么说呢?

他家暴打走了老婆,一周见一次的儿子还要跟着后爸出国。老父亲血管瘤急着做手术,但他的神油卖不出去,店铺因为交不出租金和水电费即将面临关闭。

他的面容就透露着两个大字,缺钱!

就在这时候,一个名叫吕受益(王传君 饰)的男人找上门来。

他是慢粒白血病患者,靠吃一种名叫瑞士格列宁的高价专利药维持生命。

这个药究竟有多贵呢?

四万人民币一瓶!这只是一个疗程也就是一个月的价格,吃不起的人只能等死。

而就在邻国印度,有一种名为印度格列宁的药,在当地药店售价折合人民币才2000元一瓶。药效基本无异,价格却只有1/20!

机缘巧合之下,吕受益想到了找程勇代购这种药。

这一听就是一本万利的好买卖,生意人程勇自然不会算错。

高收益伴随而来的是高风险,根据我国法律,走私和贩卖药品的涉案人,轻则判处五年有期徒刑重则无期。

一想到要付出的代价,市侩的程勇自然是断然拒绝的。

只是,人在被逼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是不会,也不能去考虑那些风险的。

看着日渐病重的父亲和捉襟见肘的自己,程勇决定拼了!

反正没钱也是等死,不如赌一把!

他只身一人前往印度,拿到了「印度格列宁」的独家代理权。在国内售价五千一瓶,剩下的就是开拓销售渠道。

程勇和吕受益,首先联系上了手上有大量病友资源的刘思慧(谭卓 饰)。

她的女儿在被查出患有白血病后,丈夫决然地抛弃了这个家。为了养活女儿,她不得不在夜店出卖肉体跳钢管舞。

在听了程勇的介绍后,她立刻决定加入,并安排其他病友群群主与程勇见面。

如果要大批量的代购,光靠程勇蹩脚的英文自然是不行的,于是他们又联系上了常把“God bless you”挂在嘴边的刘牧师(杨新鸣 饰)。

刘牧师本身也是患者,但出于神职人员的本能,他对于走私贩卖药物这件事开始是非常抵触的。

程勇他们也不强迫,只是诚恳地说:“正版药4万块,病人吃不起就得等死,而我们的药五千块,病人吃了就有活的希望,这难道不是最大的救赎?”

听到这里,他决定加入其中,成为团队的英语担当。

这种“物美价廉”的救命药,也迅速在来做礼拜的病友中流传开来。

团队的最后一人,就是农村非主流小子黄毛(章宇 饰)。

得病之后为了不拖累家人,他一人偷偷跑来上海,在屠宰场做着又脏又累的工作。

他抢药、逃跑、挑衅警察,天不怕地不怕的他,就怕死。

程勇的油滑让耿直淳朴的黄毛异常看不过,电影的开头两人爆发过几次激烈的争执。

就像黄毛对程勇说的那样,他是真的看不起这个市侩的商人。

这个五人的团队从进货到销售,合作的亲密无间,很快就赚的盆满钵满。

不同于一般商人总被人戳脊梁骨,对病友们来说:陈勇不是商人,而是救世主。

病友们纷纷给程勇送锦旗,称其为「药神」。

好景不长,当警察开始查起这批药的时候,程勇再次想起贩药的风险。

当卖假药的假院士张长林(王砚辉 饰)出现在眼前,并且开出高价要买断程勇的代理权的时候,程勇动了心。

一场火锅散伙饭,程勇坦白自己洗手不干的消息,众人气愤离他而去。

代理权到了张长林这里后,2000块的药摇身一变涨价到了2万块。

虽比正版药便宜一半,但这价格病人们依然吃不起,吕受益就是其中一个。为了不拖累家人,也为了解脱自己,他自杀了。

某些程度来说,吕受益是整部电影的戏眼。

他生病,所以找上程勇去印度代购药品,这成了这一切事情的起因;

他死去,使得程勇认真审视自己的人生,继而走上再度帮病友代购的路。

程勇为了心里的仁义道德,代购药品后以出厂价500元的价格卖给病友。

在印度那边被迫关厂后,请求药厂老板帮忙继续以2000元的价格从药店收购药品,并依然以500元卖出给病友们。

刘思慧提醒他,这样做一个月他会亏损十几万,程勇坦然地说:就当是我还给他们的!

眼见着事件已经朝着不可控的方向发展,瑞士格列宁公司再也坐不住了。他们派了官方代表来到上海,督促警方全城搜索程勇一群人的下落。

只是,当病友们被要求协助调查的时候,大家都极力维护他们心中的“药神”,丝毫没有透露半点信息。

主导搜查的警官曹斌(周一围 饰),是程勇前妻的弟弟,也就是他的小舅子。

对于这位多次对姐姐动手,还阻碍小外甥出国的前姐夫,他厌恶至极。

一次抓捕搜查时,所有患者都不愿“出卖”他们的救世主。有位患病的老太太哀求曹斌希望他们不要再抓“药贩子”了,她期期艾艾地说道:

领导,我求求你了,别再查假药了行吗,这药假不假我们这些吃药的人还不知道吗?

我吃了3年正版药,房子吃没了,家也吃垮了。现在好不容易有了便宜药,可你们非说这是假药。

不吃药,我们就只能等死。我不想死,我想活着。

老太太的另一句话,更是让曹斌动摇到质疑自己的追捕行动是否是正确的:

谁家还没个病人,你敢保证你一辈子不得病?

作为警察,他必须要严守法力,不能意气用事。

但是,面对这些苦苦哀求的病患,他的内心震动了。随后,他去领导处请求允许他退出这次搜查。

看到《我不是药神》海报的时候,我第一感觉就是韩国电影《辩护人》。

海报上的演员们笑的眼睛鼻子都皱到一起,一度给人以一种这是一部喜剧片的感觉。

正所谓表面笑的多开心,背后哭的就有多惨烈。

整部电影强烈的情绪对比,使得剧情走到最后1/3的时候,整个放映厅内都萦绕着抽泣声。

同时值得一提的是,尽管影片开头特意强调了本片是艺术创作,但其实所有人都清楚,程勇的原型真是当年热议的「陆勇案」。

终于,我们也有了一部真实事件改编的电影。

虽不能说它可以改变国家,但起码这是个不错的开始,不是吗?

最让我动容的是,《我不是药神》描绘出一副底层病患的群像。

在面对困难的过程中,底层人群互相帮助。他们组建了许多病友群,相互鼓励、同步信息,甚至可以一同分享价格不菲的药物。

如果说求生是一种自私的欲望的话,那么这些病患对生的渴望,维系着他们共同进退。

《我不是药神》是一部极具勇气的电影,看病难、看病贵是中国人的日常生态,却一直是电影人不愿去也不敢去碰触的敏感话题。

为了通过现有的电影审查机制,能够让一个团队人的心血最终可以与观众见面,电影必然是做了很多妥协的。

反过来说,《我不是药神》这个直指现实,揭露黑暗的故事能够过审上映,也代表着内地电影审查制度的进步。

希望这部电影会是一个契机,将来会有更多更好的现实向电影被搬上大荧幕。

(本篇完)


喜欢影视剧、美食和旅行的天秤座80后妹纸,喜欢一切新奇温暖的事物

如果你喜欢我的文章,欢迎留言与我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