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书一剑一残阳

“滚滚长江东逝水 浪花淘尽英雄

是非成败转头空

青山依旧在 几度夕阳红

白发渔樵江渚上 惯看秋月春风

一壶浊酒喜相逢

古今多少事 都付笑谈中”

这首词,应当可以说是脍炙人口。不单是因为词意阔达,红尘阅尽,更是因这一首词引出的那段铁马金戈的三国故事,以及由三国故事而塑造的民族性格。

说来有趣,很多人打小听三国评书,看电视连续剧,再到看原著,所钟情的三国人物,往往随着年岁增长而历经了赵云、孔明、曹操、刘备的更迭。小朋友血气方刚,最是恣意少年时,长坂坡七进七出,长江上截江夺斗,赵子龙天下何处不可去的气势,自然是粉丝历千年。待得稍长几岁,方知事事不如意,人间多坎坷,如诸葛亮一般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真是人生第一境界。若再过几年,历经世事洗礼,或许偶有小成,突然发觉,论厚黑论豪迈论武功论真性情,真正第一等人物却是曹操。曾仕强评曹操的一句“局面是经营出来的”,便让无数揣摩三国兵法的商界人物大有醍醐灌顶之感。若是再过些年,到了知天命甚至耳顺之年,开始回望来时路,有人忽然发现,三国众多风流人物,真正心有戚戚焉的,却是织席贩履起家筚路蓝缕而终至宏宇八荒的刘备刘玄德。

关于刘备,初看三国,第一印象是能哭。不过若是能哭就能三分天下,我倒是不介意每天红几次眼睛。实际上,不论当下还是后人,对刘备品评之高,远超一般之想象。其中以陈寿所言立论最公。“先主之弘毅宽厚,知人待士,盖有高祖之风,英雄之器焉。及其举国讬孤于诸葛亮,而心神无贰,诚君臣之至公,古今之盛轨也。机权干略,不逮魏武,是以基宇亦狭。然折而不挠,终不为下者,抑揆彼之量必不容己,非唯竞利,且以避害云尔。”

而我喜刘备,喜的是高坛之下的那份真性情。翻遍三国,刘备不曾留下“对酒当歌,人生几何”的诗意情怀,也不曾留下“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悲怆与激荡,但他的两句大白话,“勿以恶小而为之,勿以善小而不为”,“夫济大事必以人为本,今人归吾,吾何忍弃去”,却是一生执着的写照。或许有人说刘备为三国第一影帝,不过能演到一生坚守念兹在兹的份上,就算是演,何尝不是戏如人生。

在中国人的潜意识里,人生有高歌猛进的少年狂,却总归要指向停车坐爱枫林晚的沉寂从容,就如阴阳交泰,起要起得轰轰烈烈,伏要伏得惟吾德馨,一阴一阳之谓道。得也罢,失也罢,一盏茶,一壶酒,一书一剑一残阳。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