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致橡树》

文/小叶


这是老乡写的,我想起了素清姐,一个一样才华横溢的姐姐。

同时我也想到了,我和小沈同学的感情路。我不止一次的要求平等与独立,后来我后悔了,因为我是男子。应该她要求这种待遇,而不是我去要求她,这样她会伤心失望并且以为我不爱她了,以至于一步步到最后分开。

于2016.7.19


致橡树

我如果爱你——

绝不像攀援的凌霄花,

借你的高枝炫耀自己;

我如果爱你——

绝不学痴情的鸟儿,

为绿荫重复单调的歌曲;

也不止像泉源,

常年送来清凉的慰藉;

也不止像险峰,

增加你的高度,衬托你的威仪。

甚至日光,

甚至春雨。

不,这些都还不够!

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

作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

根,紧握在地下;

叶,相触在云里。

每一阵风过,

我们都互相致意,

但没有人,

听懂我们的言语。

你有你的铜枝铁干,

像刀,像剑,也像戟;

我有我红硕的花朵,

像沉重的叹息,

又像英勇的火炬。

我们分担寒潮、风雷、霹雳;

我们共享雾霭、流岚、虹霓。

仿佛永远分离,

却又终身相依。

这才是伟大的爱情,

坚贞就在这里:

爱——

不仅爱你伟岸的身躯,

也爱你坚持的位置,

足下的土地。

这首诗从基本角度(诗歌鉴赏角度),叙述般平实,说起来其实是散文,却气势恢宏,用物口吻拟人,并且写出真实贴切的“物”的特征,这也体现诗人对世间万物的观察以及人生百态的体验,也有了人情世故的讽刺,对于旧社会陋习的批判和激发鼓励女同胞们真正独立自主。当然这方面,作为男同胞来说,难以降服了,就是很大考验了,想斗过女人,那真是一件难事哈,哈哈。

所以其实这个写作背景是为了和华侨老诗人黄老“顶嘴”立志的,这点我作为闽南人是深有感触的,一言不合就立志要骨气。当然欣赏的是作者当时在那样“男权横世”的大环境下还有独到的爱情观,这在当时绝对是独树一帜的观念。按服装行业的角度来说,穿着十年前挑的衣服,如今穿上依然有气质,那就是当年的眼光独到和服装本身确实是有到达那个品位级别的。

对于诗内容来说,爱情是该如何的?这也提出另一种教案。

有小鸟依人的女人,有女强人,有才女,有任性傲娇的公主,有美若天仙的佳人……于是爱情本身就是一个千姿百态的美人,按照我站在女性的角度来说,肯定还是希望女性随心所欲,有自己的节操,有自己的“大家闺秀”的气质,有自己的安全感,自己独立平等的一切权利。

坚持了本心,自然而然的就会吸引了同个类型的人来到身边,展开故事,只不过,不要过于善变,作死,完全人格分裂,如果是那么只能说,命中注定如此,需要历经爱情折磨,就像周星驰电影的济公里,有七世为妓,七世为丐,七世为霸的……而这中间只有自己醒悟,早日去克制“任性”才能早点脱离苦海,以免下世继续受报……

但是我自己又是一个崇尚敢爱敢恨的,也就是一见钟情后日久生情,今天写的几篇点评和心得都是关于爱情,虽然几篇诗作风格不一样,但爱情就是那样,唯有走心,方可破。自古以来就是英雄难过美人关,付出了自己的代价就是自己的人生,而人生就是有失有得,一定要坚持住自己想要成为的那样的人,而不是随波逐流,今天做猪明天做狗的。

我想到了蔡锷和小凤仙,我想到了小凤仙的忠诚,蔡锷的真情付出,英雄气概,爱情想要同舟共济,那必然是认定了对方,一条心的,谁因为世事艰难而“大难临头各自飞”,那都是他先失去这段感情,无可厚非。

所以人生需要经历很多,爱情也是一部分组成元素,也有的人,爱情就是他的一生。

到了这里,也许你们会问,为什么我没有坚持挽回之前的恋情?我只能用一句话回答:

你来,我风雨无阻去接你,你走,我不送(大意)。“你走,我不送你;你来,无论多大的风雨,我要去接你。”这是梁实秋《送行》里的一句,并不是他说的。他也欣赏如此心境。

文人,大抵都是一个“德性”吧。而我还在这路上。


2016.7.18 午茶,见过祖美女姐姐后,中断后续。

为什么那乌龟不来咬我呢?

因为我比她年龄大,她不敢没大没小吗?

……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