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7.16 饥饿艺术家

96
苹果与烤翅
2017.07.16 21:17* 字数 632

卡夫卡的短篇,群中有个改写作业,我便找出来读一读。读至开头就发现,我很多年前就已读过。然而那时候气盛,读完只是觉得荒诞与可怜。现在读感受又不一样。
名家经典和很多畅销书不一样的地方在于,前者不同时间读总能让你感受迥异,并且总会有那么一刻,就像一把尖刀插入心脏,然后没入骨髓中,闷声说不出口的痛,仿佛正被撕裂,周遭却寂静无声。
饥饿艺术家死了,这是悲剧么?于他而言,何尝不是解脱,得偿心愿的解脱。虽然一直待在笼中,但他这一面是自由的。饥饿是最容易的事情。不去吃不想吃的食物,这便是他最想做的事情--于他而言最容易的事。对我们而言,去做想做的事情是最难的事情:因为大多数的我们,连自己真正想做的是什么事都不知道。
选择坚持自我,却有渴望有人理解甚至欣赏,某种意义上是矛盾的。更残酷的事实是:并不会因为你的特立独行而优于众人,你只会因此而孤独。或者说,你的孤独并不是因为你比众人要好,你和众人一般。正如笼中的艺术家与笼中的豹子,其实亦没什么分别。
卡夫卡的作品都在写自己写自己的家庭,这篇也一样,仿佛他便是这个饥饿艺术家,精神上的极度饥饿,唯有写作是对自己的救赎。或者写作就是那个放在路口的笼子,他把自己内心世界晾在里面,供给来往的路人看。极度孤独,极度不认同这个世界,又极度渴求世界的认同。
这和现今大家不停地在朋友圈在微博等网络平台上晒自己的心情心得照片生活工作又何其相似呢?只是,我们一点也不忌口。无论适合不适合的食物,都饕餮一般的吞了下去,然后,如那笼中豹一般生机勃勃的活着。

日记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