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艳贱货易当,净直如莲难得

(一)

有一天中午排队打饭,前面的小姐姐一边刷手机,一边感叹道:现在真的是好奇怪,妖艳贱货都成了褒义词了,怎么瞬间大家都抢着要当妖艳贱货了?

不禁莞尔,确实,最近听得最多的一个词估计就是妖艳贱货了。

当然,有点不同的是,现在的“妖艳贱货”成了个高逼格的夸奖词。

为什么呢?

又妖、又艳、又贱,还是个货,咋就成了赞美之词了呢?

(二)

何为妖艳?

提到妖,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中国神话传说当中那些个狐妖、蛇妖、花妖。

妩媚诱惑,销魂蚀骨,赤裸裸地展现自己的欲望,肆意妄为地释放自己的魅力,情绪极端,只根据自己的好恶行事,不庄重、不正派、不传统。

与儒家文化所提倡的含蓄之美、中庸之道截然相反。

是以,妖艳一词,多偏向贬义。

贱货,那就更不用说了,廉价的货物、下贱的人,那是有多讨厌才会形容一个人是贱货。

想起之前霍建华很不解他的粉丝称他为吃货,因为在他的认知中,能够用货来形容的大抵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但,就是这么两个词组合到一起居然爆红了。

我想,这其中包含着的,应该是人们对个性越来越强烈的追求和认可吧。

(三)

以前,多少父母总是要求孩子要乖乖听话,要循规蹈矩,要安分守己,不要太出格,不要太叛逆,凡事中庸,凡事保守,凡事观望。

在这种教育下的我们都活得像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有多少人,遵循着上一代人所谓的好路子,上该上的学,读该读的书,做该做的事,结该结的婚,生该生的娃,随波逐流,无欲无求,默默地摈弃了自己心中的执着,压抑着自己心中的念想,只为了不要成为别人口中的异类。

现如今,不一样了。

个性,是一个人所能够拥有的最明显的财富。

尤其是在资讯如此发达的年代,没点个性的都齐刷刷地被埋没在了讯息的汪洋大海中。

所以,妖艳贱货形容的大概是近来呈井喷趋势的这样一类人。

他们敢爱敢恨,坦率地接受和承认自己对欲望的渴求;他们敢作敢当,为了自己认定的事情不畏前行,无惧于旁人的评价和眼光;他们有个性,爱自由,不遮不掩,不躲不藏。

其实,做妖艳贱货,就是释放天性,做回心目中的自己。

还有个挺有意思的地方。

以前妖艳贱货多形容女人,现在却不单单是形容女性了,男同胞也可坦坦荡荡地当个妖艳贱货。

是不是,当一个词或者一些语言慢慢地变得中性,忽略了男女之别时,某种程度上意味着平权意识在潜移默化地起到作用呢?

稍微开开脑洞。

(四)

既然提到了妖艳贱货,那就不得不提另外一个词:圣母白莲。

当然,现在多数人会在后面加个“婊”。

说的是那些外表看起来柔弱可怜、善良无害、大度得体,实则满腹坏水、蛇蝎心肠、小算盘打得啪啪响的人。

代表人物:三生三世里的素锦天妃。

表里不一,阴损至极,让人恨得咬牙切齿。

但其实,莲花从古至今都是一特美好的存在。

想当初,周敦颐一篇《爱莲说》,道尽了莲花的多少美。

“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是要怎样的人才配称得上是莲花?

就外部感官而言,我觉得中国古典舞者或许是最接近莲花形象的人了,一样挺拔的身姿,一样柔美的体态,静若处子,动若脱兔,翩若惊鸿,刚柔并济,恰到好处。

就个人魅力而言,以莲喻人,是我所能想到的对一个人最高的赞美。

像莲的人,内里通透,外在净直,不被外物所沾染,不兀自横生枝节,该是怎样,就是怎样,红粉紫白,干脆爽快,由内而外地散发着一种沁人心脾、润人肺腑的气场,玉立尘世,风来,摇曳,雨来,翩跹。

所以说,真君子,当如莲,持心中正,坦荡直接。

然而,真心难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