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附近(玫瑰园主题作业)

图片来自网络

小七说:“新的衣裳由爱缝制”

花雨心说:“风吹过六月的长廊”

小叶叶说:“来生我还愿做只蝉”

鹿宝宝说:“我把孤独安置在了云层里”

子魚说:“流浪的人,是单于而不是皇帝”

图片来自网络

当三十九度风吹过七月的窗前,一颗疯长的心早已私奔在路上。

习惯了孤独的原浆,只是我没有珍藏抑郁的回味。时常我和月亮对话,讨论着梦想的翅膀,而现实总是把我拉回到真实的恍惚中,于是,我在生活里流浪。

还记得八月的风吹过长廊,我在去年的桥段里游走,走进一个似梦的片段里,有欢乐,亦有忧伤,清楚的记得你的温暖,也非常相信文字里的遇见,可缘分总是很调皮,把红色的心用雨水洗白,洗白的还有故事的心脏,我把它安放在雪山之巅,不想再去翻找,因为,风会模糊了眼眸。

我还是会写诗,尽管那可能不是诗,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生活里的烟火,处处都可以是诗的形态。

在这个夏天,我要以风轻云淡的姿势行走,就算心一直在流浪,也要用爱为自己缝制一件梦的衣裳,可以是年少时喜欢的紫色,也可以是此时很眷恋的,第六种幽深的颜色,喜欢嘛!根本就没有道理,就像你喜欢某处破败的建筑群,尽管它很陈旧,瓦砾散落,满目疮痍,可是,在你眼里,它是那样的与众不同,美了夏天的太阳。

走过繁华的街,我会为一首歌而动容,明明不是自己的剧情,怎么故事的全景却是那么的相像,原来,情感的线条,大凡,都是如此。

蝉在不远处的枝头上歌唱,布谷鸟已归隐到六月的山林,我看到蝉的眼睛闪闪发亮,那可能是它前世留存的记忆。

来生,我还是想做只猫,一直以为此生的我就是只猫,一只不一样的猫,不走寻常路,还会在深夜里去数满天星,在月光下放牧心中的马儿,用轻舟泛波的心,去涉猎人生的潮起潮落,而我,依然是我,一个平凡,但不愿平庸的路人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