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南同人GRS》第九章:病房——就像死了一样。

字数 6454阅读 218

“啊——Gin!”她感受到身体承受着一股剧烈的冲撞,她分不清Gin在生气,还是在宣泄……

“Sherry……Sherry……”Gin也没停,吸吻着这个梦寐以求的‘皮囊’,轻声呼唤着她的名字。

不过一会,她突然停止了配合Gin的动作,“既然知道我是谁,为什么还要喊她的名字。”

Gin一时没了雅致,迅速抽身撤离她温热的体内,“迷情香薰,加上背景音乐,这些我曾经用在你身上的东西,你怎么会反过来用在我这里。”

“你要知道,如果我不愿意,没人可以接近我。”贝尔摩德依旧赤裸着身子,没有遮掩的意思。

Gin坐在一边,点起了烟“就是因为知道,所以我曾经费尽了心思,讨你欢心。”

“曾经?”贝尔摩德笑道。

Gin哼了一声,穿好衣服,“现在你最好离我远点。”

“呵呵,没想到,你们男人都一样。”贝尔摩德也点起了香烟,暗室里一阵迷蒙。

Gin自顾自的说道,“哼,性是生理需求,是人最基本的需求,这还分男女吗。”

“哈哈,我就喜欢你这样的,简单、直接、粗暴,原始的野性,像猛兽一样的不分场合。”贝尔摩德笑得妖媚。

这句话换Sherry说出来多好,Gin看着这副美丽的身体,“喜欢就好。”

“那你呢,喜欢我什么?”贝尔摩德背对Gin拿起身边撕烂的衣服正要穿上。

Gin看着,想象着哪天Sherry也能这样在他面前换衣服,“身材、脸蛋、还有床上的风情万种。”

“哦?那Sherry呢,她在床上也这样吗?。”

“她?……不好说,更妙不可言吧。”Gin不由的一阵幻想。

“哈哈,你怎么会有今天。”贝尔摩德轻笑了一声,“她可还是处子身吧。”

Gin想都没想,“我不在乎。”

“你可不是,到时候千万别吓着她。”贝尔摩德越是觉得这只Sherry小猫很好玩。

“我看是你比较想吓她。”Gin知道Sherry是不想见贝尔摩德的,但贝尔摩德对Sherry却是好奇得很。

“Sherry怎么会喜欢你这样的人?”贝尔摩德不认为小猫有爱情。

Gin不好猜测,他真的猜不出来Sherry的心,“你又不是她,怎么知道她喜欢什么样的。”

“总之不会是你这样的,哈哈。”贝尔摩德越说越兴奋。

“你最好少接触Sherry,她可没你那么恶心。”Gin哼了一声。

“你喜欢她这样清纯的?”贝尔摩德已经穿好了衣服,只是背后的细线全断了,她的美背一览无遗。

面对一个和Sherry一模一样的面孔,问Gin这样的问题,简直就是赤裸裸的勾引,Gin居然又有了想要的冲动,“我不会上你的当……”

“你猜我会不会告诉你的小猫咪,今晚我们又睡了。”贝尔摩德转身正对着Gin。

Gin却瞬间深锁眉头,“贝尔摩德!我说了,你不要太嚣张了!”

“明明是你主动要的我。”贝尔摩德笑咯咯的说到。

Gin阴沉着脸色,“我要的是,我认为的Sherry。”

“可是,你即便知道是我,却还没停的继续要呢。”贝尔摩德慢慢走近Gin,用手搭上了他的肩。

“你可以不用Sherry的声音说话吗。”Gin走开一步,没让搭讪得逞。但贝尔摩德最能找理由,这会无限循坏。

贝尔摩德觉得这样的Gin很不正常,甚至很搞笑,“哦?即使说出我伪装的实情,她也不一定能分清你的重点吧,哈哈。”

“你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去。我管不着,但我有我的方法。”Gin没好声好气。

“得了吧,你的方法?你那表白,只能骗骗像Sherry那样的小女孩,以前在你床上我也听过,这么甜的嘴,不知道下一个会是哪个小姑娘那么不幸运呢。”贝尔摩德摇摇头。

“你说够了吗。”Gin示意送客。

贝尔摩德一直是笑得那么开心,“我不相信,她会接受。今早你和她表了白,今晚却跟我上了床。”

“我跟谁上床,都是因为Sherry。不是你,我也会招妓。”这是Gin一贯的做法,或者说,Gin想这样说给贝尔摩德听。

贝尔摩德不以为然,“我是不介意你这样,但她会怎么看你呢,实话说吧,这件裙子,也就是你送给Sherry的这件裙子,是我从垃圾堆里捡的。”

“你到底想说什么。”Gin知道,贝尔摩德想说,即使Gin小心翼翼的捧着Sherry,但Sherry一直把Gin当垃圾。

可是Gin明明有跟Sherry说不喜欢就扔,为什么……Sherry就这么讨厌他吗……哎。

“这衣服可不便宜,国际上是要排队才能订到的货,是我都买不到的限量款呢。”贝尔摩德觉得可惜了Gin的一片热情。

“她丢掉的东西,你还捡。”Gin不知道贝尔摩德在搞什么鬼。

“让我想不到的是,你给她买的竟然是我的尺码,看来你的手感是有记忆的嘛。”贝尔摩德满意的勾着Gin的脖子。

“你的脸皮要掉了。”Gin一阵恶心的转过一边,Sherry的脸,贝尔摩德的魂,Gin真不希望Sherry会这样,死命撩人,多了也会烦的。

Gin知道,贝尔摩德在挑拨他和Sherry的关系。

毕竟Gin也沉溺过贝尔摩德的身体,但也只是身体,即便不是贝尔摩德,也会是安娜摩德,只要是同样的魔鬼身材,Gin都喜欢。这种喜欢就像喜欢吃好吃的,喜欢看美的人,赏心悦目,喜欢冲热水澡是一样的,正常的心理反应,为什么要阻止。

Gin不想扭曲自己的想法,不想隐藏做人,Gin想过也许这些夜生活让Sherry知道,她会接受不了,但Gin能怎么办?把Sherry绑起来自己藏着享受?Gin确实有这么想过,可每次看见Sherry就立刻打消了念头,不可能的,Sherry会难过死,Gin自己也会心疼死。Gin还想看Sherry那甜甜的笑脸,那超气人的脾气,那你想走北边她非把你拖回西边的小倔强,简直可爱得不要不要的,她可知道她这样很大胆很淘气很坏很不受控呢,很好,这样驾驭起来,会非常享受。关键能驾驭吗……

Gin虽然没放弃肉欲带来的生理欢愉,对方却会喜欢你的能干程度,会希望在双方的配合中得到精神的满足与升华,会在事后相互占领并攻击上下家,但对于这些,对方从来就不在乎你累不累痛不痛,Gin不会累不会痛,甚至驾驭完美。

比起肉欲,Gin似乎在Sherry那里,找到了胃暖暖的感觉。那个他从未对人开放的地方,或者Gin都不知道自己有这样一个地方。有个人会在你生病时照顾你,有个人会担心你换药笨拙,有个人会担心你将来不好,也许这些,Gin都不需要担心,但就是这么轻而易举的听了进去。

Gin才发现,原来他也有伤,他也会受伤,他也是人,只不过一般都自己一个人消化罢了,他曾经觉得解决事情的最好方式就是孤独。他曾经很摒弃柏拉图的精神恋爱,但现在,他突然将心打开了一条裂痕,虽然很痛,但酸甜苦辣的味道却流了进去,深深地印在了他的心里。

这种心痛,到底值不值?很值,因为他心动了,他发现,他是有心的,还是赤子之心,Sherry会要么。

“大、大哥!!不好了!!Sherry出事了!!”贝尔摩德刚走,伏特加就冲进来了。

“那个不是Sherry,是贝尔摩德。”Gin灭掉香烟。

“不,我说的是跟她姐姐在一起那个Sherry。”伏特加紧张的解释道。

“什么??你再说一遍??”

等一下!什么意思?伏特加今天是跟了Sherry一天的,那我的Sherry呢??

完了,Sherry真出事的话……Gin握紧胸前的枪,跟伏特加一起冲了出去。

—*—*—*—

就在刚才……

贝尔摩德正在约客户要情报,一整晚都没结果,突然从包厢的窗口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走过,晕死,就想穿一次玩的衣服,居然跟这个茶发小猫撞衫了。

嗯?后面还跟了个伏特加,难道琴酒也在么?他俩今早刚表白,晚上就在一起鱼水之欢了吗。

想着,贝尔摩德起身就走。

“哎?去哪呢?”坐在中间的木下老板拉着贝尔摩德的手,不让她起来。

“哦,这都玩了大半夜了,看你也没了兴致,我去换个样子,这样你也玩得新鲜嘛,你们男人不都喜欢这样吗?”贝尔摩德笑道。

“啊~好好好,还是小贝想的周到。那我等你。”木下老板连连称道。

“我只带了这件衣服,所以只换脸哦。”贝尔摩德拿出一件提醒道。

贝尔摩德随Sherry进了洗手间,也赶在Sherry前出了洗手间,但却以Sherry的样子出去的,果不其然,伏特加跟在了贝尔摩德后面,上钩。

走了一会,套着Sherry脸的贝尔摩德突然停住,问了伏特加,“Gin在哪?”

伏特加也呆木的如实回答,“也在这间酒吧里,不过是在楼下。”

贝尔摩德想想,一会儿真的Sherry会被那个肥头大耳的木下老板糟蹋,贝尔摩德可是开心得不得了,立刻下楼去找Gin叙叙旧情。

贝尔摩德可是好久没在Gin那里感受霸道了,Gin那原始的狂野,紧紧连着他的身体,被填的满满的感觉,想想就觉得舒服难耐。今晚老天爷虽然没帮助她完成任务,但对她还是不错,哈哈。

“唉。去哪呢?”一只肥手搭上了Sherry的肩膀,Sherry刚从洗手间出来就莫名其妙的被人拦住了道路。

“你是谁?”Sherry厌恶的拍开。

木下老板一下就来了兴致,“哦,装倔强啊,不过这样子我喜欢。”

“什么意思?”Sherry警惕地看着他。

木下老板抓起Sherry的小手,要拉她进包厢,“来嘛,来嘛,今晚给哥哥再玩一次。”

“喂,你们认错人了吧!”Sherry挣扎着。

“志保!!你们想干嘛,放开她。”在另一个包厢等了很久都没等到妹妹回来的明美。一出门就看见志保妹妹被人拖进隔壁包间。

“姐姐,别过来。”Sherry向外喊道。

木下老板的手下说道,也去抓了明美过来,“哟。这妞也不错嘛。”

“救命啊!!!”Sherry奋力的喊道,她希望有人听到,伏特加琴酒诸星大服务员路人都可以。

木下老板更是开心了,这妞变得真符合他胃口,“哈哈哈,是哥哥刚才不好,是不是弄疼你了。哥哥跟你说对不起嘛。”

“放开我姐姐,有什么事,我跟你们商量。”Sherry狠狠的威胁到。

木下根本听不见,“哦,没事,就是哥哥又想要你了。比刚才那次更想,怎么那时也不拒绝呢,哥哥都不知道你痛。”

“畜生!别碰我。”Sherry想咬开紧握她的肥手。

木下已经在脱衣服,“小乖乖听话,这回不痛,我会轻轻地。”

“放开我,不要动我姐姐!!”Sherry看见姐姐也被他们按在了墙上,Sherry开始紧张了。不会吧,没人来救她怎么办……我们就在这,被一群禽兽……

“来嘛,今晚又不是第一次了,事后你要什么情报都给你,命都给你。”木下老板放开了Sherry禁锢在墙上的手,捂住Sherry的嘴,她怎么演那么真实,真是太妙了,一会让她知道厉害。

“嗯……”Sherry趁木下摸索她衣服的时候,抓起了旁边的空酒瓶。

“快啊,小贝,你看啊,我这里都忍不住了。”木下淫荡的眼睛已近在咫尺。

砰——声清脆的炸裂声音,顿时血流满地……

所有人都惊呆,按在墙上没有动的明美喊道。“志保!!”

砰——这是门被踢开的声音……

Sherry不知道是自己的想象,还是真的这样,她看见一个应该出现的身影出现在门框里……真好,为什么每次我危险的时候,你都能来救我。门外光芒四射的灯光映着他魁梧的身躯,像极了救世主的Gin。

Sherry丢掉打碎的啤酒瓶,满头是血的向他走去。

Sherry心满意足的倒在Gin怀里,挺好,每晚8点半准时上映的肥皂剧,被她演了个全套,Gin可真是很适合英雄救美啊……Sherry之后便不省人事。

“Sherry!!”Gin抱着她滑落的身体。

Gin知道Sherry瘦,但也不至于这么没感觉,她好轻,轻的就像马上变成蝴蝶飞走那样,Gin抓不住她的灵魂,不可以,Sherry不能就这样离开他!Gin奋力的喊道,“Sherry!!”

一头血的Sherry躺在Gin怀里,不动了,毫无生气的,毫无……生命迹象的感觉。Gin不敢相信,也不能相信,他平时连碰都不敢碰的小瓷人,竟然被他们碎成这样。

Gin愤怒的看着周围一圈肇事者,阴沉着脸,对伏特加说道,“一个都不留!”

—*—*—*—

第二天,阳光照进雪白的室内,站在窗边一夜未睡的Gin眼睛都没眨一下的守候在Sherry的病房里。

医生说,Sherry用啤酒瓶砸向了自己的脑袋,因流血过度导致暂时性休克,如果Sherry能在24小时内醒来就没事,现在已经过了12个小时,希望只剩下一半了,如果没醒来,就要立刻喊医生,转紧急手术台查看脑部损伤。所以Gin一刻都没敢休息,他紧张得很,也害怕得很。他很自责,Sherry在危险的时候,他竟然跟别人亲热。但Gin现在害怕的不是这个,他怕Sherry醒不来,怕得要命……他宁可现在躺在床上的人是自己,多痛都请让他一个人来承担。

Gin从来都不相信神明,但这次他却摘下帽子,以敬神灵,Gin在心里默默祷告Sherry能醒来,神啊,请您留住我的爱人,留住我黑泽阵的人……

刺眼的阳光,白墙白柜的高级病房,净白的床单,棉白的被子,比这一切更白的是静静枕在枕头上的小脸,阳光把Sherry照得很透亮,光晕的效果让Sherry看起来非常虚无缥缈,似乎Gin一个不留神,Sherry就立刻灰飞烟灭……

可是,Gin盯了这么久的小脸,她怎么一点血色都没有呢,灰蒙暗沉,就像……死了一样……

啊!不不不!Gin突然被这个可怕的念头惊吓到,立刻丢掉手中的帽子,跑到床边,用手颤抖的探过去,放在她的鼻子下……天哪,还好,还有气息,一点点……

于是Gin找了个小椅子,打算就这样坐在病床边,每隔5分钟,就确认一下她的气息变化,虽然每次都很弱很弱,但足够安心,不是吗。

Gin第一次被自己的想法吓到满头大汗,虽然Gin觉得这样守着很笨,但他没有更好的办法,他不知所措,他无能为力,他心慌意乱……Sherry不会有事的,你还有姐姐不是吗,你怎舍得走……

感觉身后有一股强大的杀气来到,Gin从温柔的眼神,变成了同样的强大气场,Gin感觉有人来了,果然诸星大出现在病房门口。

Gin狠狠的示意他,出外面去谈,别在这扰了Sherry。

“你消息倒挺灵通啊。”Gin堵在了门口,不想让Sherry再看见这个情敌。

“我看Sherry昨晚一直没回去。”诸星大看着病房里的小人儿,抓紧了拳头。

“Sherry是你的谁,你去工厂看她这么勤快。”Gin拦在病房门口。

“我要知道Sherry昨天也在酒吧里,我就不会像你那样不负责任。”诸星大咬着牙说。

“那你来这又是做什么,她现在可是我的准女朋友。”Gin说的愤恨。

诸星大听闻一把抓住了Gin的衣领,他可是很想狠狠打他一番呢,“等她答应你再说吧。”

“你还没这资格替她说话。”Gin也顺势抓住了诸星大的衣领,他也是很想结结实实打上一架呢。

“我说,你们两个在干嘛。”Sherry一副抱着胸的出现在病房门口。

醒来后,两个黑白无常潜伏在病房门口很久了,像极了Sherry死后醒来看到的情景,要不是剧烈的疼痛感,Sherry真以为要被他们带去阎王爷那里报到,真希望以后死了看见的黑白无常别和他们长一个样,不然Sherry会觉得天天都在做噩梦。

其实她早醒了,只是她再不出来制止,医院就会马上多两个伤员,这里病房紧张,可再住不下了。

“Sherry!!”两男人同时说道,“你醒了!”

“嗯。所以出来看看你们在干嘛。”Sherry见他们还没放开彼此,皱着眉头说道。

“我们……我们在讨论日本的相扑选手是怎么掰倒对方的。”Gin想了个很像的借口。

Sherry一脸半月眼,还真算个理由,“然后呢,讨论结果呢。”

“结果就是,你不应该光着脚出来。”诸星大和Gin一起扶着Sherry进病房。

“哦,鞋子在床底,刚刚应该被我不小心推进去了。”Gin补充道。

“呐,穿上吧。”诸星大从床底拿出鞋子,整齐的摆在Sherry面前。

黑白无常在Sherry身边一前一后的拿鞋子搬凳子扶Sherry坐下。

“我没事了,姐姐那边呢?”Sherry穿好鞋,选择坐在床边,问诸星大。

“我让伏特加送她回去了,死活要我录下你平安的声音。”回答的却是Gin。

“没事,一会儿我负责转告她。”诸星大让Sherry放心。

“你本来就不该让姐姐担心。”Sherry撇撇嘴提醒道。

“总让人担心的是你。”Gin一脸要搞清状况的样子,明明是Sherry需要照顾,可一醒来就各种操心。

“昨天的事,我还一头雾水呢。”Sherry摸摸后脑勺,还真有点痛。

“是那件裙子,你怎么把我之前送你的裙子丢了。”Gin虽然知道他不该这么问。

“裙子?”Sherry冥冥中好像回忆昨晚有人叫自己什么变装啊小贝啊,贝尔摩德?真是敌人,“我记得之前那件,没穿合适,一直在箱底压着。”

“那是……裙子?”接话的却是诸星大,一点也不像裙子啊,前面后面都没有啊……

“好吧,”不能怪诸星大,Sherry觉得这是自己一时玩乐的报应,以后还是专心搞实验的好,“事情的前因后果,我全知道了。我没事了。”

诸星大蒙在一旁半天,如果是因为自己整理她房间而丢掉裙子,导致Sherry受伤,那他会怪自己一辈子。

Gin也极度懊悔的看着Sherry,如果因为自己没履行好监护人的责任,导致Sherry深陷危险,那他会非常过意不去。

Sherry苦恼了一阵,哪能怪他们,要不是自己刚回国就这么频繁的约姐姐,导致玩心太重而减慢了实验进度,上天才会这么指引自己。

这三个人,怎么说呢……各怀鬼胎。不对,应该是各自都有强大的气场,喜欢一个人全部承担责任风险。他们唯一没有责怪的就是贝尔摩德,明明贝尔摩德闯下的祸。这三啊,凑在一起,要么风风火火,要么一拍即散。

“可是,Sherry,我想说的是,你握在手里的酒瓶,应该是砸别人用的,你砸自己干嘛?”Gin打破暂时的寂静。

“你知道这样有多危险吗,差一点你就把自己砸傻了。”诸星大抱着胸,也表示拒绝Sherry这么愚蠢的行为。

“我要能砸得过他们,我早砸了。”Sherry知道,跟男人比力道,有点自不量力。

“但你也不能自寻死路啊。”诸星大觉得这丫头真是怎么作死怎么来。

“你不可能每次遇到危险,就想着自己怎么去死吧,”Gin剑眉深锁。

Sherry无奈,“如果我喊破喉咙也不行,你们有更好的办法么。”

“可是,你这样很吓人的。”诸星大本来想说他可以24小时全方位监听。

“是啊,我的姑奶奶。你到底在想什么呢?”Gin刚刚差点就失去了她,吓得心惊肉跳,到现在还没缓过神。

“当时我只是觉得,他们应该不会奸尸。”Sherry裹起被子,假装睡去,不再理会。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