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暧昧,伤害了谁?

你的暧昧,伤害了谁?(故事2)

如果那天不是心血来潮,如果那天不是手闲,莎莎恐怕永远都活在自己的傻傻的世界里。

那是个周末,象往常一样,搬出洗衣机,准备劳动。一周的换洗,一家人的衣服已经堆成了小山。先分类,再开洗。当拿起丈夫的外套时,从不掏兜的莎莎不知怎么了,下意识的把手伸进了内兜。(从来各清各的兜。)手里一小叠,应该是卡或级张之类。当手触摸到这些的时候,有那么一瞬间,莎莎出现了些许的心慌和忧郁。一直对丈夫言听计从,从不怀疑的她,不知怎么的,突然生出一种不祥的预感:一定有什么事。手里的东西终于出现在面前。一张名片,几角硬币,一个折叠起来的信封!是了!一定是它!莎莎的手痉挛般地抖动着,紧紧着捏着信封的一角,看?还是不看?不看?还是看?有些没了主张。丈夫早晨有事外出,婆婆在屋里看电视,孩子在门外玩耍。只有自己,总是停不下来,总在忙这忙那。

最后,好奇心终于战胜了恐惧。擦干手,把信封伸平,抽出信纸,一袭工整娟秀温婉的小楷映入眼帘。头脑无由来的一阵眩晕。她扶着桌子,稳了稳神,目光再次移向那秀丽的小楷:

“xx你好:

随然已是夜半,但仍然睡不着。突然地,是那么想念你,想见你。看着身边那个熟悉的陌生人,很无语。想听到你的声音!想感受你的温度,但我知道,这一切也只能是想象!你有妻,我有夫,我们都有家,注定什么也不会发生!可熟悉地陌生却让人常常有窒息感……”

莎莎不想看下去,害怕看下去,可眼睛却又不听使唤!一向信任的丈夫,一向自诩“传统”的丈夫,一向总对自己不放心的丈夫,竟与一个有夫之妇联系好久了!而她,还傻傻地为他自豪,傻傻地为他心甘情愿的受着役使,傻傻地带着孩子干着家庭琐务却无知地任他成为别人的蓝颜!一面对自己严防死守,一面对别人频频示好;一面对自已待理不理,一面对别人温情脉脉;一面对自己声色俱厉,一面别人嘘寒问暖……一刹那,心中那个能干,要强,自信,洒脱,外向的高大形象轰然倒塌!总晒笑丈夫,丈夫在任何场合,总能变生为熟,总佩服丈夫,无论什么情况,总能游刃有余,总自豪丈夫,无论在哪,都是人群的主角……可,什么时候,什么时候,你,竟成了别人的救世主,成了别人的暧男?

扶着洗衣机,强忍着摇晃的身体,强忍着心的撕裂,莎莎还在想:怎么办?怎么办?婆婆还在里屋看电视,刺耳的笑声不时从电视里传到院子,孩子还在门外玩耍,稚声稚气的话语,却象刀子般割着莎莎的心。怎么办?怎么办?不想和他闹翻!不想和他冲突!那,只能不让婆婆知道!权当什么也没发生。对!就这么做,只能这么做!

可,发生了,已经发生了,权当不知道吗?

莎莎一步一挪地来到堂屋,把信叠好,按原来样子,放到桌子上显眼位置,然后再拖着沉重的脚步,移到洗衣机旁,洗衣机早已到时,停止了喧嚣,可莎莎还在傻傻地站在旁边,等着洗衣机的转动。

终于捱到了午饭时间,胡乱地把衣服了洗了挂上。胡乱的做了午饭等着。这期间,眼睛的余光总自觉不自觉地扫过去。不知何时,丈夫已经和孩子笑在了一起,不知何时,桌子上的信已悄无声息,不知何时,味同嚼蜡的午餐终于结束,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洗涮……莎莎满心伤痛,满心沮丧,满以为,丈夫会神色有异,满以为,丈夫会些许愧然,满以为,丈夫会稍稍假以辞令。可,一切只能是莎莎得一厢情愿!丈夫悄然收起,丈夫毫无愧意,丈夫神色自如,丈夫挥洒如初。只有莎莎,陷入深深的痛苦,默默地上班,默默地做家务,默默地吃睡,默默地背对着丈夫的,忍下的要溢出的泪,可无言的心,却炙烤着一个又一个无眠的长夜。

一天,两天,莎莎觉得时间是那么漫长,漫长地她几次忍不住,想要质问丈夫。可看到丈夫毫无反应的脸,莎莎强咽了回去。莎莎爱着他,爱着孩子,爱着家,害怕话出唇的时候,也是裂痕出现的时候,更害怕丈夫因此而生嫌弃!

男人,当你对别人暧昧的时候,别觉得无所谓,别觉得吃了别人豆腐般得意,更别伤害了那个爱你护你为你任劳任怨的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