摔炮(短篇)

即使面前这条黑漆漆的小巷子里忽然冲出一个变态两条狗,三个鬼魂九十八具僵尸,我也绝对不会感觉诧异的。

本来就是条阴暗潮湿的窄巷子,两边的老房子大多上了年纪,有着不同程度的倾斜,瞅着似乎随时会朝中间倒下来,再加上这一带的人大多出门务工了,只留下老人守空房,更显得这小巷没有生气。平时白日从巷子外走过,都能看到里面的那些老头子,像丧尸般到处游荡,神经兮兮地,嘴角淌着口水,看到人就嘻嘻嘻嘻地往上凑。

但今天,依我看,这刀山火海鬼巷子,是不得不穿过去了。


入了冬的小城天黑得特别快,过了五六点,一低头,一抬头,啾,天就黑了。

原先这倒不是个大问题,毕竟我家离小学只有十分钟的脚程,就算在学校里多逗留片刻,只要加快脚步一样能赶在天黑前到家。可现在,赶上小城里旧城改造,堵了一大堆路,害得我必须绕路,将原本十分钟的直线距离,走成半个小时的弯路。

所以只要略微玩过头,到家的时候定是一片漆黑,然后拿着竹枝守在门口的我妈,一定又要教导我什么叫疼而不伤的艺术。

现在唯一能拯救我屁股的,只有面前这条小巷子,也就是我回家的唯一捷径,只要鼓起勇气花五分钟穿过它,然后再走上五分钟,我的屁股就能幸免于难。

我这般想着,在黑漆漆的巷子外面,咬牙摸了摸屁股,义无反顾地钻了进去。


今晚的风儿,也有点喧嚣啊。

好在老头子们晚上吃的早睡的早,这个点已经没有在巷子里游荡的了,不然要是走到一半忽然冲出一个怪老头对着我一顿嘿嘿嘿的笑,我一定会吓得半死。

一路无人,我紧了紧衣领急冲冲地往前走,眼见得巷子出口昏黄的灯光就在不远处,还来不及高兴,忽然面色一苦。那巷子口往里,三个嬉皮笑脸的小混混正堵着一个背着书包浑身上下脏兮兮的小男孩,不是打劫还能是什么?

我心中暗暗叫苦,现在若是自顾自地往前走,摆明了是要送肉,劫一个怡情,劫两个舒爽。但若说回头重新走远路,等我到家,屁股怕是不仅要开花,而且还要结果。

我有苦说不出,只得往角落里缩了缩,藏在了黑暗中,就指着前面三位大哥,赶紧打完劫去好吃好喝,别把我去路给拦了。

不过仔细看来,这场上的局势,似乎隐隐有点微妙。


被围在中间的那个小男孩,看起来跟我一般年纪,一眼看过去脏兮兮的,浑身衣物破破烂烂的,看不出是哪个小学的学生。但这小男孩被三人围在中间,却是面色不变,一只手藏在身后,一只手挂在身前,脸上还微微带笑,看起来丝毫没有被打劫的自觉。

这就奇了怪了,虽说看过七龙珠的小学生多如牛毛,但真正能打的实在没几个。这小男孩如此胸有成竹,莫非是绝世高人?我躲在角落里一边偷窥着,一边暗自琢磨。

三个小混混似乎已经和小男孩对峙片刻了,看着小男孩没有老老实实交钱的意愿,领头的那个小混混开口说道:“小弟,人做错事了就该赔钱,你看你不好好接着,把我的猫摔死了,是不是该拿点钱出来赔偿一下?”

我定睛一看,果然那小男孩脚边还倒着一只死猫。

那小男孩闻言嘿嘿一笑:“你听说过猫被摔死的吗?分明你把这猫扔过来的时候,这猫就已经是死的了。”

“那我不管,我不是叫你接着了吗?总之你要是接住,这猫就不会死了。”另外一人闻言,骄横地打断了小男孩的话,还扬了扬手上的弹簧刀,以示威胁。

小男孩撇了撇嘴角,似乎看出了这事不能善了,但像是想到了什么,小男孩忽然微笑道:“三位大哥,你们听我讲个故事吧,听完我就什么都听你们的。”

“什么故事啊。。”为首的那个混混嘀咕了一下,昂着脖子凶神恶煞地冲小男孩道,“那你快说!”

小男孩闻言微微一笑,伸手指向一边,问道:“你们看到那边的那栋房子了吗?”

我探出脑袋一看,小男孩指着的那个方向,一栋破破烂烂的屋子立在黑暗中摇摇欲坠,窗户上的玻璃全碎了,摆明了多年没人住过。

小男孩看着那栋屋子,微微叹了口气,半是落寞地说道:“我小时候,是住那里的。”

三个混混面色一沉,其中一个开口问道:“你现在也没多大吧?”

“你们知道吗,以前,这边很流行摔炮的。”小男孩没有接口,自顾自地接着说道,“你们知道什么是摔炮吧?就那种里面放着砂子、酒精、硝酸什么的,外面包着纸,往地上一摔就炸的小鞭炮。”

三人围着小男孩,面面相觑。

“那摔炮,真好玩,砸地板上嘭的一响,小男孩子还会拿着它互相砸着玩,就是若在人身上炸开,还是有点疼的。”那小男孩说到一半,微微抬头,露出一脸沧桑,接着轻轻叹了口气说道,“后来炸死了个小孩后,摔炮就被禁止了。”

“说这个干嘛!”其中一个混混觉得气氛有点不对,忍不住出言喝止。

“我小的时候,特别爱玩摔炮,那时候物价低,摔炮一毛钱能买三个,我一有钱,就会去村口的小卖部买上几个,怎么玩都玩不腻。”那小男孩毫不理会,头也不抬地接着说道,“然后有一年我生日,我央了我母亲半天,终于让她同意帮我买袋摔炮作生日礼物。”

我听得额头出汗。

“你们知道那一袋摔炮有多大吗?好大好大一袋。”小男孩微笑着,努力张开手臂,一脸幸福地接着说道,“大概有这么大一袋,这么多。我觉得即使我每天砸每天玩,也能玩上好几个月。”

“我看着我妈,开心死了,我妈看我开心,她也开心。”小男孩忽然抬起头,双眼无神地看着三个混混,连带着把我也吓了一跳,“然后我妈就笑着,嘴里喊着‘接着!’,把一大袋摔炮朝我扔了过来。”

空气里死一样的沉静,我看到三个混混脸都青了。

“嘻嘻嘻嘻嘻嘻。”小男孩忽然歪着头一脸诡异地笑了起来,笑得口水都流了出来,淌得脸上衣服上到处都是,然后将别在背后的那只手臂拿了出来,破破烂烂的袖子垂在身前,空荡荡地晃来晃去,小男孩笑着笑着,忽然面色一沉,对着三个混混一声断喝,

“轰!”


“妈蛋!这小孩是有病吧?”

“真活见鬼了!走走走!”

三个混混似乎被吓到了,嘴里谩骂着一哄而散,留下小男孩一个人孤零零地站在黑暗中。过了一会,确认三个混混都走了,小男孩坏笑着将手臂从衣服里钻回了袖子,然后又理了理身上的口水。

我见状也从角落里钻了出来,向小男孩走去,一脸佩服地说道:“小哥,好演技!”

小男孩看着我,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嘿嘿笑道:“哪里哪里,都是学巷子里那些疯老头的。”

我顿时想起这巷子里,白日游荡的那些疯老头淌着口水的样子,不由得心生佩服,感慨道:“小哥你真是厉害啊!还有你编的那个故事,真是精彩啊!”

“啊?”小男孩茫然地看了我一眼,接着恍然大悟地对我说道,“哦,那个啊,那个不是编的,那是真事。”

“…”我略带惊恐地看着小男孩。

“欸?你看我干嘛啊!”小男孩冲我嘿嘿一笑,“哥们,你觉得摔炮能炸死人?”

“哦!”我不由得长出一口气,心中越发惊叹。

“啧,那些傻逼,居然信了,哈哈哈哈。”小男孩一边整理身上,一边纵情大笑道,“也就这些智商低下到抢劫小学生的傻逼,才会被这样的故事骗,哈哈哈哈哈。”

我愣了一下,看着小男孩大笑的样子,又看了看自己,无言了片刻,然后默默从地板上摸了一块砖,冲着小男孩说道:

“把你身上的钱都交出来。”

(全文完)

————————————————分割线————————————————

如果喜欢我的文章,可以给我打赏哦哦哦哦!

打赏链接:http://www.weibo.com/p/1001603800328934954036

祝开心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