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谁一起吃饭

图片发自简书App
2019年10月25日 星期五  晴天

文|深海梦影


昨天下过一天的雨,傍晚风又起,窗外几乎没有行人。

一起工作的朋友说,这酸爽的天气,我们不如约个海底捞吧。我很痛快答应下来,我们又叫了另外三个共同朋‎‍‎‍‌‏‍⁠‌‌‍‎‏友一起前行。

风是真的大。一身薄毛衣外套一件厚针织衫的我被冷空气钻透,公交车驶向站牌都不愿意多做停留,我们五个抱在一起御寒,等待要坐的那一路车。

这种天气能约出来的,大概都是真爱了吧。然后就是一通胡吃海喝,边煮火锅边聊天,不亦乐乎。

尤其是参加工作以后,我才意识到吃饭是一件很有仪式感的事情。吃什么,在哪里吃,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同谁一起共享。

之前连续几周,每周五下班过后大家会约饭。大部队一同前往一家餐厅,各点各的单,坐在一起,各吃各的饭。

气氛有些尴尬,我偏偏又是不善交际、不擅应酬的人,要想熟悉一个人可能需要很久。时间是真的难熬,那时候,我需要适应一个新的环境,看在朋友的面子上又不好拒绝。

然而,每一分每一秒都显得那么长,恨不得赶快吃完,赶快走人。偶尔有人开个玩笑缓解,短暂的尬笑之后又陷入长久的沉默,直到一餐结束。

我知道,这样的聚餐方式不适合我。

我喜欢一人食。在慵懒安逸的周末,去寻找一家自己喜欢的餐厅,坐在角落。沐浴着正午的阳光,耳机里单曲循环着百听不厌的歌,慢慢用餐,不用顾忌别人,可谓享受生活。

大多数情况下,我不喜欢两人食。如果对方是个话唠,又恰好聊着我不感兴趣的话题,我会感觉厌烦,也觉得疲惫。如果对方同我一样,不爱讲话,那相处舒服自然最好不过了。倘若存在一些尴尬,哪怕仅有一丝,这样的聚餐,令我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

平时,工作中帮了别人一些忙,他们就会将“请你吃饭”挂在嘴边,推脱过后,依然执意要请,搞的自己尴尬至极。去吧,内心是拒绝的;不去吧,好像不给人家面子。陷入同不同他一起就餐的纠结,更是令人痛苦。

相比之下,三人食就要比两人食有安全感的多。不怕冷场,不用绞尽脑汁找话题,因而就更自在一点。但就怕两个人关系过于亲密,置另一人于一旁不管不顾。

这样讲,相比起来四人食是恰到好处的。难怪,餐厅里以四人座为多。

人再多就成了正经的应酬了,不是没有应酬过,一桌子的大领导,你只能坐在一旁,暗自打量着每个人面前的杯子,默默添水。

聚餐也怕摊上事多的,这个得由他,那个也得随他。上次领导请吃饭,就遇到一个奇葩同事。

一盘完整的鱼头泡饼,团团圆圆摆在中间,不偏不倚。她非要服务员再拿一个盘子来,劈成两份。在座的所有人,一时都呆了。领导也是尴尬地笑笑,内心怕不是在想,这还真是来吃啊。

最有意思的,听说有个领导不是一般自我。同事聚餐吃火锅,别人勾了的食物,但凡不合他胃口的,统统划掉。这样的人,是最不可理解的。

最好的聚餐则是跟恋人的二人烛光晚餐、和闺蜜的套餐、家人大聚会,不要有任何外人。这个时候,就可以卸下平日里那一份伪装和做作,回归真实的自己了。

想聊就谈天说地,也可以尽情畅饮。想笑就卸下淑女的面具,管他别人的眼光。想哭就哭,总有人一边骂你,一边给你递纸巾还默默往盘子里夹肉。真正的朋友,是不会介意看到你不为人知的那一面。

这样的聚餐可谓真实痛快。今天是闺蜜的生日,晚上我将携带着闺蜜团,拎着蛋糕,去为她庆生。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邵族(Ita Thao,原义是「人」)为台湾原住民的一支、属平埔族,聚居於南投日月潭一带。根据邵族的口传歷史,据说...
    山车阅读 68评论 0 3
  • 想唱一曲美丽,歌颂一些死去的,可怜一下活着的;同样的一天,美丽的眼亦慢慢失去光华,有人似乎想伸手,可谁又能握住流沙...
    蓝风_风子阅读 23评论 0 0
  • 一根中阳线。 低开高走,全天震荡上涨直至尾盘,接近日内最高价收盘。 继昨日一根小阳线后,上证指数今日再收一根中阳线...
    顽强的韭菜哥阅读 40评论 0 1
  • 一种智能机器人立体停车场,用于存取各种小型车辆,由立体车库、机器人和智能控制系统组成,涉及土建、钢结构、机械传动、...
    立体车库升升阅读 27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