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他找回被拐卖的孩子时,他说:我顶多做到不恨你,这到头了

24年50万公里,八千多个日日夜夜的痛苦思念,郭刚堂这些年的苦痛终于迎来了终结。

1997年9月21日,时年2岁半的郭新振独自在家门口玩耍时,被一陌生女子抱走,下落不明。虽然警方接到报警之后立刻成立专案组,做了大量的侦查调查、走访排查工作,但一直未发现郭新振的下落。郭刚堂没有放弃,独自一人骑着摩托踏上寻子之路,坚持不懈找了24年,他说他知道中国那么大,找一个孩子无异于大海捞针,但是大海捞针,也能有个希望,他感觉只有在路上,自己才是一个父亲。

今年1月公安部组织开展“团圆行动”,将本案挂牌督办组织攻坚。6月,公安机关在河南发现疑似郭新振的线索,随即循线追踪、缜密侦查,终于找回了当年拐卖的郭新振。

在认亲前,郭刚堂和妻子细心地提前去市场购买红包,店铺老板问需要多大的红包,他高兴地说: “要能装1万块钱的。”被问到是不是家里有人订婚时,郭刚堂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比订婚还高兴!”买完红包,郭刚堂还叮嘱爱人,要记得去银行取新钱给儿子郭振包红包。

7月11日,河南省安排专人让被拐24年的郭振赶赴聊城与家人认亲。认亲现场郭刚堂一家紧紧拥抱,郭振妈妈哭得撕心裂肺,不停呼唤儿子。就算是旁观者看到这样一幕,都忍不住落泪。

而令人欣慰的是,当初两个犯下如此“滔天大罪”的案犯也已经被抓到。1997年9月,呼某和唐某恋爱期间一起到山东旅游,两人为谋财打算拐卖孩子,9月21日,呼某在汽车站附近等候,唐某将在家门口独自玩耍的郭振抱走,随后和呼某一起返回河南,将郭振贩卖。如今真相大白,等待他们两人的是法律的制裁。

此外,郭刚堂一家如何对待儿子“养父母”,也成了大家关注的焦点。然而郭刚堂的答案却出乎了大部分人的预料,郭刚堂表示,“就当是一门亲戚,这样去走动,就两个字:真诚。”郭刚堂说,如果孩子愿意孝顺养父母,郭家会坦诚接受,发自肺腑地尊重孩子的决定。

作为一位父亲,郭刚堂的善良、坚强、隐忍、豁达,让人肃然起敬。但是这一决定曝光后,许多网友都为郭刚堂感到愤愤不平。网友们认为,虽然养父母一家抚养了郭新振24年,是帮他负了“养育之恩”,但实际对于郭刚堂来说,他是被迫的,24年来八千多个日日夜夜,郭堂刚一家承受了多少的痛苦,又有多少个日子是以泪洗面的,他们又何尝不想自己亲手将孩子带大呢?养父母相当于是“偷”走了他的人生,将他人生的24年变成了一片空白,到头来,郭刚堂却还得将他们当“恩人”,确实有些令人难以接受。更有网友称,“买卖同罪”,依法严惩人贩子,也不能放过买家,否则就是对犯罪行为的纵容。

不过话又说回来,郭刚堂作出如此心酸的决定,其实是充满着无奈的。毕竟作为亲生父母,他们对儿子有着浓浓的感情。然而对于年龄将近27岁的郭振来说,两岁半被拐走的他,几乎没有什么关于亲生父母的记忆,反倒对养父母才有着真正的感情。如果郭振养父母是当年的买家,那么郭刚堂家和郭振养父母家势必是一种敌对的关系。郭刚堂如果只为宣泄仇恨,而不考虑孩子的感受,那么“寻子成功”非但不是在治愈分离,反而是再次加重情感撕裂。对于郭振来说,一边是苦苦寻找多念念的亲生父母,一边是含辛茹苦有着养育之恩的养父母,在媒体的大肆宣扬下,广大网友的见证下,要他只作出一方抉择更是煎熬的。

还记得电影《亲爱的》中,黄渤饰演的田文军丢了孩子,放弃了工作,四处寻子。寻子的过程中当然也困难重重,满怀希望后发现警方找到的孩子不是自己的孩子,为找到孩子的家庭感到开心又在心里更加痛心;也遇到过以此来诈骗钱财的骗子......在最后在小山村里找到孩子时,和孩子的母亲相继抱着孩子跑的一段令人着急、揪心。孩子回家后,却也是经历变故,失去了和家人的亲切。

电影中,找到孩子的田文军,对赵薇饰演的收养自己孩子的李红琴说了一句话,“我顶多做到不恨你,这到头了”。 这是被伤害的家庭的真正反应,毕竟,不是所有的对不起都配被原谅,不是所有的苦痛都能被抹去。

如此看来,郭堂刚作出的如此决定,更是艰难痛苦,也是伟大的、是大度的。

再说,对郭刚堂来说,追不追也已经没有什么意义,这个父亲能够在有生之年找到了自己的儿子,并且看到健康的儿子已经好好地长大成人,这不就是他内心最大的满足了吗?

祝愿天下跟家人失散了人,能够跟郭大哥一样尽早找到自己的亲人。


码字不易,赞同的朋友请顺手给我点个赞吧~您小小的鼓励将永远是我持续写作的动力,谢谢您~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