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苦甜甜的高考(W3 打卡)

字数 2192阅读 25

群主吩咐要写一篇高考相关的文字,打开了我记忆的闸门。

高三,在我的遥远的记忆里,有两种滋味,苦和甜,混杂交叉在一起,就象那时我每次模拟考试之前给自己冲的速溶咖啡。从高三那年我开始在重大事情发生之前喝咖啡提神醒脑,也是从那一年开始,体会那种苦甜苦甜的感觉。

高三下学期的功课似乎没有那么紧了。好像有很多时间是留给我们自己安排复习。我因为数理化比较好,渐渐突破了羞涩,混进几个成绩突出的男生堆儿里一起讨论问题,经常能撞击出解题灵感的火花儿。当然了,我厚着脸皮混在男生堆儿里,也是因为可以接近他。而当时我猜男生们愿意带着我玩儿,也有一部分原因是看在他的面子上。

那段高考复习时光的记忆中,我不记得刷题的苦,不记得考试前紧张难以入睡的苦,不记得夏天闷热的苦,只记得等待他的苦。

这帮男生很会找地方,放学相约着一起骑车去附近大学的自习室复习功课。我跟着去了一趟,好奇地发现,这灯火辉煌的自习楼,比家里的书桌气派多了。于是我也自己骑车去那边自习。到了会首先在他们经常出没的几个楼外边寻觅,看到他的那辆歪脖子二八男车,就知道他们是在这里了。然后把自己的蓝色女车停在他的车旁边。然后找一间有空位的自习室,掏出功课按照计划复习。然后时不时地注意一下门口,等待那个瘦瘦的矫健的身影蹿过。等待的时候,心中不安,焦虑,忐忑,压过了大脑中对题目的冥思苦想。

也许是心有灵犀吧。他中间休息的时候,也会去楼下那庞大的自行车阵里,寻觅我的小蓝。然后他就一间一间教室找我。找到了,就进来打招呼,讨论几个问题,然后邀我一起出去休息一会儿。和他碰上了头,我的心就安定了。后半程的复习便心无旁鹫地专心致志了——当然,除了等待复习的结束,就再无旁鹫了。

大概是11点左右吧,我们自动结束了复习,准备回家。我们总是似乎碰巧地在楼下遇到。我和那帮男生打招呼,互相说着你们也在这里啊!然后他就不好意思地跟哥们儿说,这么晚了我送她回家你们先走吧。于是我们各自骑车一起出校门。等同学们四散分开了,他会让我坐在他的后座,一手扶把,一手带着我的车,连人带车把我送回去。一路上我们东拉西扯地聊着天南海北的事。那个初夏温热的风,透过他窄窄薄薄的脊背,鼓起他的衬衫,打到我的脸上。又轻松又甜蜜的记忆。

在那段“偷偷”一起复习的时光,我每天晚上临睡都期待着第二天的到来,每天早上起来都迫不及待地冲出去学习。有时候内心也会内疚和惶恐,这种分心会不会影响高考?但是又控制不住地想见到他。只能在等待他出现的时候,努力地管住自己的心,努力地让大脑专注于书本,努力地安排和计划自己的时间。复习时的紧张和压力,和他短暂相遇时的欣喜和激动,苦和甜交织着,陪伴我们度过那段特殊的日子。

考试的三天,因为被分配到外校不同的教室,我们几乎没有碰见。整个考试过程印象不深了。好像数学不是很顺,最后一道大题有点卡住了,做完没有象平常一样有时间从头检查一遍。政治感觉最糟糕。考前突然脑子里一片空白,什么也不记得了。碰巧在校门口遇到了他们一伙人,我慌慌张张地跑过去冲着他问某道大题。其他男生都怪怪地看着我们。他脸色红了一下,淡淡地温柔地说,别紧张,不一定会考到这道题的。我定了定神,谢了他,转头走进考场。

考试结束,等待分数的那段日子,他们男生策划着骑车去探险远行。我特别想跟他们一起去,但是被他劝止了。他说这活动不适合女孩子。虽然回来他第一时间来找我,眉飞色舞地告诉我一路上的刺激的经历,包括遇到大雨,遇到小偷,没有地方住宿等等,来证明当初不让我一起去是对的,但是我的内心仍然非常失望,觉得他完全没有理解我。很久以后,我和大学的闺蜜也策划了一次远行探险,终于弥补了当初的遗憾。

高考成绩出来了。好消息是学校老师打电话到妈妈的单位告诉妈妈的。我虽然平时的成绩也不错,班级前五名吧,但是那最关键的一次考试我居然发挥得格外地好,全校第一,在区里也是很靠前的名次。妈妈特别开心。我自己后知后觉,没有觉得特殊的荣耀,只是终于能大大松了口气,因为一直担心复习阶段的分心会影响考试成绩。我第一时间去打听他的成绩。他考得也不错,超过了第一志愿的录取线。我们将要到同一个大学,上同一个系。

我们那个年代是先报志愿再考试的。报志愿的时候我妈妈可操心了。带着我去看大学招生会,跟每个大学摊位上的老师要一大堆材料,和我一起研究各个专业的优劣,反复推敲哪个学校做第三志愿保底,哪个学校放第一志愿要争取够一下。但是其实我的心里早就有了主意,因为他早就告诉了我他想要学计算机,当时算是比较新的专业。我内心飞快地合计了一下,自己最擅长数学和英语,感觉编程语好像也就是数学加英语,正适合我。于是我早早地就把妈妈一厢情愿给我设计的专业给否定了,一心想和他大学也做同学。我撺掇他的第一志愿也报了我最想去的大学。这样,不顾妈妈的多次反对,我毅然决然地报考了和他一样的专业和学校。

因为高考顺利通过,我如愿以偿,和他进入到同一个大学的同一个系继续做同学。但是,高三的那段短短的苦甜交错的时光,却见证了我们彼此最近的距离。紧张的高考结束后,我们虽然仍是同学,却渐行渐远了。

因为了这一段特殊的心路历程,我的高考记忆是甜蜜多于辛苦的。所以现在每当有人问我是否允许孩子们早恋,我都很肯定地回答当然!在最好的年华,体验最纯真的感情,为什么不允许呢?我相信自己的孩子,也会象我当初一样,控制好感情和学业的边界,让理性和感性的光辉,为青春的道路添一抹色彩。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