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意外来信2

96
疯狂小梅子
2018.02.07 00:16* 字数 6559

我的如意算盘没有打成,你相当的沉得住气。甚至老婆离开半个月你都可以不闻不问。我很想知道你究竟是太在意,还是根本就不在意?
当年,那个捧着玫瑰花,守在我家门外一天一夜,只是想跟我说一句"生日快乐"的傻瓜去哪儿了?还是现在的我,已经不值得你这么做了?你的心早已经不在我这了对吗?
那个和你发生绯闻的小姑娘来找过我,她承认那天确实和你发生了关系,并向我解释说你们当时都喝醉了,并不是有意为之,让我不要怪你。正月,我多想听听你的解释!当我旁敲侧击的问你的时候,你却大言不惭的说那只是个误会,让我不要瞎想。 仅仅这一句话,让我怎么能不多想。喝醉了酒,这并不是你可以背叛我的理由啊!
柯泰哥说,让我理解你,信任你,婚姻生活里不可能不出一点差错,让我不要锱铢必较。既然还爱着你,既然离不开你,又何必去追根究底?!他说我还生活在小姑娘的幻想当中。没错,我还生活在幻想当中,这是我对感情唯一执着的追求。如果一段婚姻里没有了爱情,纵使它能为我遮风挡雨,我也会毫不犹豫的离开。
这次去美国,我想给你,也给我自己一个自省的空间。正月,你还爱我吗?不要考虑家人,不要考虑可可,问问你自己的内心?
我会给你一个月的时间,如果你的答案是肯定的,那就请你抽空来美国一趟,我们好好谈谈,散散心。倘若,一个月之后,你仍旧不理我,我只当作你已认为我不值得你这么做了,届时我会委托律师把离婚协议递交给你,另外,请不要跟我争夺小米的抚养权。谢谢!
2005.9.30晚 米兮
米可放下信,万般情绪涌上心头。原来她的妈妈从没背叛过她爸爸!原来柯俊逸的爸爸也是个同性恋!这两个爆炸性的信息,让她悲喜交加!
她稳了稳心神,想到这封信来历不明,很有可能是某个人的恶作剧,便找王姨来确认。王姨看过之后,很肯定地说,那正是她妈妈米兮的笔迹,不会有错。
这封来自十几年前的信,为什么现在才出现?可以肯定的是这封信当年根本就没有寄到他父亲的手中!否则,她妈妈和柯泰不可能背负着私奔的罪名这么多年,更让两家人都深受外界的嘲弄。她爸爸也不会一提起妈妈就满面寒霜!
事实上,她的爸爸和妈妈最终还是离了婚。只是离婚不久,妈妈就在国外染病身亡。所以她姓米而不姓张,因为母亲去世,她的抚养权才转回到了父亲手里。她突然想到,如果当时他爸爸收到这封信,他还会跟妈妈离婚吗?信里面,妈妈是希望爸爸去美国找她的!这么多年,爸爸一直误会着妈妈。想到这里米可一阵心酸。这封信对这二个人来说多么重要,对她的来说也多么重要啊!她多想让他爸爸看看这封信,多想让他知道妈妈的心。她想如果爸爸当年收到这封信,说不定他会赶去美国,那样她妈妈也就不会意外身亡,他们一家三口就可以快快乐乐的,永远生活在一起!
"爸爸!你睁开眼睛好不好,这里有一封妈妈写给你的信。你睁开眼睛看看好不好,妈妈没有和柯叔叔一起私奔,她希望你去美国找她,她一直等着你去找她呢!爸爸,你为什么不主动去找妈妈,为什么要跟她离婚?!"
米可摇晃着爸爸的肩膀,不停的质问着。她多希望爸爸能睁开眼睛看看这封信,可是她爸爸仍旧面容安详的沉睡着,丝毫没有反应。
"爸,你从来没想过妈妈吗?妈妈她很爱你,麻烦你醒过来好不好,就算你真的不愿意醒过来,也请你先"
米可的心好痛,想着逝去的妈妈曾经那么渴望爸爸,最终却含恨而终,而爸爸却带着对妈妈的误会,沉睡不醒,一想到此,她就心如刀绞。她甚至痛恨自己那个时候的年幼无知,对父母的婚姻,对妈妈的心思,一点儿知觉都没有。内心里从来没有哪一瞬间像这样,如此迫切的渴望自己变得强大。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身边的人,为了那些自己珍视的人免受伤害。
哭了一阵子,她冷静了下来。他得搞清楚这封信的来源和目的。
"王姨,妈妈信中和爸爸发生绯闻的那个小姑娘是不是连光雅?"
王姨毫不迟疑的点头,
"光雅就是在那个时候和你爸爸走到一起的,不是她还会有谁,你爸爸一向洁身自好,很少跟女人胡混的。要不是你妈妈去世了,我相信他也不会娶了连光雅。"
米可吃了一惊,
"可是妈妈没去世之前不是已经跟爸爸离婚了吗?"
"是你妈妈提出来的离婚。那段时间你爸爸也很痛苦的,只是外人都不知道罢了。他那人啊,心里再苦都不愿意说出来的。"
"这么说我爸爸还爱着我妈妈?"
"我一直以为的是你妈妈不再爱你爸爸了,没想到啊……"王姨叹了口气,"要是那封信真是她扣的,那也太作孽了!"
米可闻言久久没有言语。心中的惊惧无法言表,这是一个精心策划,蓄谋已久的骗局。连光雅和明叔何止是图财,还害了她妈妈的命!想到此,米可恨不能手撕了那对狗男女!
不过,有一点让她想不通。这封信被扣不奇怪,为什么现在又把它寄过来?他们想干嘛?
米可细细琢磨了一下。疑点落在了最近的诉讼上。于是连忙打电话向责任律师询问案件的进展。律师说连光雅侵吞公司财产的证据已经充分掌握,届时法院会依照程序进行审理,逮捕连光雅是板上钉钉的事,只是明叔因为证据不充分,没办法定罪。
米可这下明白了。这信肯定是连光雅寄的无疑。她这是想坦白从宽?
米可毫不犹豫的拨通了连光雅的电话。电话响了三通才被接起。米可强压内心的愤慨,开门见山,"是你给我寄的那封信吗?"
电话那头出现了片刻的迟疑,就是这短暂的沉默,让米可更加确信自己所料不假。
"是你吧?你想干什么?"
"米可,这封信对你爸爸很重要,我想他这个时候可能需要……"
"这个时候?你不觉得太晚了吗?"虽然已经料到是她,但当对方承认的时候,还是愤怒的不行,米可紧紧咬住牙齿,才能迫使自己继续和她说下去,"你知道你做这件事的后果吗?"。
"米可……对不起,对以前的所作所为,我很抱歉,真的!我知道我是罪有应得,我不奢望你会原谅我……"
"那你现在是什么意思!"米可厉声截断了她的话。
感受到米可的情绪,连光雅一时惊的哑口无言,半响才道,
"给你爸爸念念这封信吧,或许对他的病情有帮助。"
"去你妈的!"米可爆了一句粗口,掐了电话。从小这个女人就在他父亲面前演戏,离间他们的父女关系,到了现在这一刻她还想演,米可恨不得封了她的嘴!
可是回家的路上,这句话却一直在脑中盘旋不去。或许这封信真的能把父亲唤醒也不一定。医生曾经告诉过她,父亲虽然现在没有意识,但并没有完全断绝和外界的联系,在某些时刻,他也能接收到来自外界的信息。通过外界信息刺激脑细胞,激发它的活力,是目前治疗这类病症的主要手段。
虽然并不能确定连光雅的心思,但是如果有一丝希望,她还是想替父亲争取。
想到此,她连忙对司机说,"师傅,调头去医院!"
病床上的父亲还在昏昏沉睡,窗外漆黑一团,只有一轮银月悬在窗边的黑幽幽的树杈上。
米可倚在床头,轻声的念起了那封信,好像她妈妈的耳语。
“张正月,你听见了吗?” 念完了一遍,米可抬头看了看父亲的脸,不知道是不是夜晚特殊光线的原因,你觉得父亲的表情有了一些变化。就像一阵清风,掠过一潭死水,有细微的波纹滑过。
米可连忙握住父亲的手,又念了一遍,此时她能清晰的感受到父亲的手在轻微的颤动,眼珠在眼皮底下来回滚动,就像被梦魇困住,竭力想要醒来的人。
"爸爸,你想醒过来是吗?"米可想到自己做恶梦时的情景,如果有人在那时拍拍她的脸,她立马就会醒过来。她想爸爸现在或许也是这样的情况。米可连忙伸手拍打父亲的脸,就在这时,一行滚烫的泪水顺着父亲的眼角滑落而下,落进了她的掌心。
米可看看掌心又看看她爸爸,喜出望外!
"爸,你听到了是吗?你听到妈妈讲的话了是吧?!"
张正月虽然依旧双眼紧闭,但是有更多的泪水涌了出来。
米可想都没想,连忙打了吴医生的电话。吴医生正在睡觉,迷迷糊糊的听完米可的描述,并没有显得十分震惊。
"米可,别紧张,出现这种情况很常见,流泪也属于人体对外界刺激了一种正常反应,并不代表就会苏醒。"
因为今天刚替她爸爸做过全面检查,情况并没有明显的好转迹象,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突然苏醒的可能性非常小,毕竟从未工作过的脑细胞不是想激活就能激活的。
“可是我爸爸是听了一封信才流的泪!”
“一封信?” 
“是的。一封十几年前我妈妈写给他的信。他从来没有看过的信!”米可很激动,声调有些不稳,"我觉得爸爸现在就像正在做一个噩梦,他很想醒来,可是好像有什么东西困住了他,吴医生请你帮帮他!"
"这样啊……你再跟我描述一下你爸爸现在的情况。"
于是,米可又细细的描述了他父亲现在的状况。吴医生听完立马警觉,声音也恢复了一贯的冷静清明,“好,你不要担心,我这就赶去医院!”
挂断电话,米可这才注意到时间已经是凌晨一点多,自己刚才着急,全然没想到这些,真难为人家吴医生了。
不过,更让她难为情的是,自己刚才慌张的样子,像个六神无主的小女孩儿。这么有失风范的表现,是最令她不齿的行为。还好没人看见,她暗自松了口气。
结果刚一转身,就看到站立在门口的陆向龙,这家伙来的一点声响都没有,也不知道来了多久,如果是刚才…米可臊得脸都红了。
"你什么时候来的!"
陆向龙耸耸肩,无视米可浑身散发出的攻击性,走了过来,"刚刚不久。出了什么事啊?看你刚才那么慌张?"
米可气结,"我有慌张吗?你哪只眼睛看到慌张了?"被陆向龙说的恼羞成怒的米可开始反击,"你这个保镖当得好哇,一整天都见不到你的人影,现在这个点跑过来,你改夜班了?"
陆向龙不理会米可的讽刺,走到近前,带着探究的神情盯住米可,"你真的希望看到我的人影吗?"
看着陆向龙的眼睛,米可突然想到上次那个吻,腿不自觉的后撤了一步。
"跟我希不希望有什么关系,那是你的职责。"
"所以你电话也不接,微信也不回,就因为是我的职责?"
米可猛然想起了,手机上有陆向龙的二通未接来电,因为太忙,她不想被打扰,所以就没有接。一时有些心虚。
"我太忙了,没顾的上接,并没有故意不配合你的意思。"
陆向龙勾了勾嘴角,皮笑肉不笑的看着她。
"忙?柯俊逸给你打电话你就有空接了?!"
米可搞不清楚路陆向龙哪来的火,这句酸溜溜的话,让她很愤怒。
"陆向龙说这句话的时候,麻烦你先搞清楚自己的身份,是朋友还是保镖?!"
陆向龙愣住了,用探究的眼神看着米可。
"如果是朋友呢?"
"朋友也有远近亲疏的差别,你和他没有可比性。"
这句话犹如一盆冷水,浇在了陆向龙愤怒的心头,冷静下来之后,他明白,他又说了一句自讨没趣的话。虽然心里都明白,可是亲耳听到对方说出来,滋味儿还是不好受。
陆小龙紧紧握住的拳头,转身走了,刚走两步,又退了回来。向曾经当教官时那样拍了拍米可的头顶。
"不管你和他有多亲密,和我有多疏远,以后我打给你的电话,你都务必接起来。保镖也好,朋友也罢,我想这种要求都不是太过分。因为这是对一个人最起码的尊重!"
说完大步跨出了病房。
米可看着陆向龙疲倦的背影,突然意识到自己干了件特蠢的事儿。就算无意于他,也没必要说出这种伤人的话,显得自己情商很低。或许陆向龙根本就没那意思,不过是出于一般性的关心而已,是自己太敏感了。
不过话既已出口,想收回也很困难,再解释也不过是越描越黑。原本今晚她是需要帮手的,现在不好开口了。
陆向龙刚打开安全通道的大门,迎面就撞上柯俊逸。不知道他是刚上来,还是已经呆了一会儿。两个人面面相觑,都有一丝尴尬。柯俊逸微笑着朝他颔首致意,他什么话也没说,面无表情的点一下头,便擦身而过。
米可的父亲再一次被送进了手术室。这次不到半个小时,吴医生就出来了。他的爸爸醒过来了!
"米可恭喜,你爸爸终于醒过来了!"一到办公室,吴医生就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米可。
"吴医生,辛苦你了!"
"嗨,跟我们关系不大,主要是你爸爸,他的意志力顽强,这次真的算是一个不小的奇迹!"
米可也为父亲感到自豪,当然更多的是庆幸,多亏了那封信。
胡医生向他描述了中间治疗的细节,以及术后的注意事项,并且很抱歉的告诉她,父亲目前还不方便见她。
"是不方便,还是不想啊?"
吴医生很暧昧的笑笑。
米可一下就明白了,父亲是不知道怎么面对她。其实她也一样。冷言冷语的惯了,陡然转换语境,对两个人来说,都算不小的挑战。
"那样最好,说实话,我最怕这样的场合,见了他也不知道说什么。"
吴医生露出苦涩的表情,"你们这对父女都应该看看心理医生。对了,你在电话里说你爸爸是看了一封信?"
"嗯。"米可拿出手中的信。
吴医生伸出手来,"我能冒昧的看一下这封信吗?"
米可迟疑了,虽然吴医生和父亲是知根知底的发小,但这信毕竟涉及到两家人的隐私,她不太愿意让别人知道柯俊逸的爸爸是同性恋的事。
"其实你爸爸现在还有点心理障碍,不想见你,并不是单纯的性格上不喜欢这种场合,我是想请尽力帮帮他。"
吴医生详细解释他想看这封信的原因,一方面是想了解父亲到底受到了什么样的刺激,才促使他苏醒。另一方面,每一个成功的案例,对医生来说都是一种经验值,他希望帮助到更多的类症状的病人。
"虽然这句话对你来说是一句没有必要的废话,但是我还是想提醒一句,请您务必保密!"米可道。
吴医生竖起两根手指,"我用我的医师尊严起誓,一定保密!"
米可这才放心的把信交给他。吴医生认真看完之后,深深叹了口气,"怪不得你的父亲说没法面对你,他欠你和你的妈妈真的太多了!"
米可摇了摇头,"他完全不必这样,我已经不怪他了,相信妈妈也一样。"
吴医生把信交还给她,站了起来,"好,我会把你的话转告给他,时间也不早了,你也该回去了。"两个人走到门口,吴医生突然拉住了米可,斟酌了一下词汇道,"关于同性恋,你不要有什么误会,他们并不是异类。"
米可正惊讶吴医生为什么谈起了这个话题,但紧接着她就明白了,吴医生已经什么都知道了。
"喜欢同性和喜欢异性,其实没有差别。因为性别的划分只能停留在生理表面,而在精神上是没有清晰的性别界限的,就好比你,身体里也有可能潜藏着所谓的男性的部分,事实上,我们每个人都是如此,只不过是多跟少的不同。事实上,大自然并没有规定说女人就该是这样,男人也就该是那样,这只不过是我们人类自己愚昧的自以为是而已。爱情正因为是精神上的活动,所以也不受这种限制。喜欢上一个人,应该是在某一个时刻,你发现对方身上有一个让你动心的点,这个点才是关键,跟性别实在关系不大。"
听了医生的话,米可很震惊,"吴医生,你知道我的困扰?"
"嗯,我能猜到。所以不要给他用那种药了,他没有问题。我还想告诉你两点,第一,同性恋不会遗传,第二,爱情是可以争取的。你这么聪明,应该明白我的意思吧?"
米可重重点头,心里充满了感激,吴医生不愧是个导师型医生,什么都瞒不住他的眼睛,但是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说到哪个程度,他都掌握得恰到好处,绝对不会让对方感到尴尬。
"谢谢你,吴医生,你给了我很大的勇气。"
"那就加油,祝你好运!"
吴医生伸出拳头,做了一个加油的姿势,并冲米可眨了眨眼。
回家的路上,柯俊逸始终一言不发,两只手紧紧握着方向盘,穿梭而过的路灯,像火苗从他眼里一一闪过,米可知道,那是因为他的眼里溢出了水雾。这封信还是给了他相当大的触动。
"俊逸哥,你想去找你的爸爸吗?"
柯俊逸紧抿嘴唇,摇了摇头,一滴眼泪滑下了脸颊。他狼狈的伸手擦拭了一下,接着打转方向盘,把车靠边停了,打开了双闪之后,把头埋进双臂间,像睡着了似的,久久没有言语。
米可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只能静静的看着他高耸的肩膀,尽显孩子般的无助。
半响,柯俊逸抬起头来,坚决地道,"我不会去找他。"
车子重新发动,柯俊逸的情绪已经平复了很多,他边开边说,"说实话,在这之前,我并没有责怪他,因为随着年龄的增长,我知道他和林女士并不合适。林女士太强势,而他太温和,他们的价值观天差地别,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当他和你妈妈走到一起,所有人的反应都是有情人终成眷属。特别是你妈妈过世以后,他独自一个人留在海外,反而让我觉得他很痴情,很男人。可是现在……"
柯俊逸咬了咬唇,一脸失望的摇着头,"他让我很失望。"
"就因为对方是个男的?俊逸哥,我以为你会理解他!" 柯俊逸的态度让米可始料未及。
"我理解他的感情,但是,这不是抛弃妻子的理由。林女士这些年过得很辛苦,他不应该不闻不问。如果真是因为你妈妈不回来也就算了,现在完全不是。因为国内的环境太苛责,他连直面的勇气都没有。为了让自己活的舒心惬意,就逃去了国外!自己的老婆、孩子不管不顾,这算什么男人!"
米可侧过头,"俊逸哥,或许这正是柯叔叔的一片苦心。"
米可的话让柯俊逸吃了一惊。
"几天前,我还认为父亲是一个很自私的动物,现在并不这么想了。俊逸哥,我相信柯叔叔也是爱你的,正因为国内的环境苛责,他才想用这样的方式保护你。另外,你说林女士很辛苦,你爸爸应该帮助她。但是仔细想想,你爸爸根本帮不了她。林女士需要的是一个真正爱她,把她当女(•̀⌄•́人看待的贴心人,并不是一个心里装着别人的帮手。"
柯俊逸陷入了沉思,米可说的句句在理。
"其实,知道真相之后,我不知道有多开心!"米可目光灼热的盯着柯俊逸,"我们两家终于可以冰释前嫌!"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