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猫与黑狗

黄猫是朋友给的,微胖,眼睛是圆的,很活跃。家里没有老鼠,它吃着我的饭,喝着我的汤,懒散地过着悠闲的日子。  

我很喜欢这只懒猫,它经常翘着尾巴,在我面前转。我坐着的时候,它温柔地坐在我身边,以致于有时不见它,竟有了少了些什么的感觉。一种动物或者一个物件相处久了,习惯了它的存在,便会产生一种依赖,不存在了,总有失落感。  

黑狗是自己走进我的家门的,也微胖,很有福相。眼睛半眯着,跑路很有特色,前后脚错开而跑着直线,看着很别扭。身体短小,尾巴短而翘,经常不知羞地露着屁股,好像很光荣的样子。  

狗只吃肉,有一次端着饭碗时,丢下一块肉,它扑过来,享受了肉。在以后只要看到我端着碗,它便会跑到我面前,蹲下来,眼巴巴地望着我。有时我故意转了一百八十度,它跟着转,又蹲下来,再次眼巴巴地望着我,不得不施舍它,这种现象几乎每天存在。  

狗来了,我冷落了猫,猫从此忧郁着脸,沉默了很多。狗欺负了它,一压一咬,猫“喵喵”直叫,并用利牙抓狗,猫的优势是灵活,可以跳高。被抓了一下的狗经常会无可奈何地蹲在地上,瞪着猫。猫会夸张地伸伸懒腰,不理狗的抓狂。对敌人最大的打击是藐视它,不当它存在。当猫不当狗的存在时,这只狗好像失去了人生的乐趣,低着头默默地走开了。  

我更喜欢逗着狗玩,短小肥墩的身体经常在我身边打滚。手一摸,它便四脚朝天,像人一样躺着。手在它肚皮上摸着,揉着,像抚摸一个女人一样。狗居然像女人一样享受着,张着嘴,轻哼着,伸着舌头,口水差点溜下来,尾巴不动,狗眼迷离着。  

后来,只要我一蹲下,它会很默契地躺下来,四脚朝天,裂开嘴,“嗯嗯”叫着,有时我故意不动它,看着它出自己的洋相。狗无趣了,翻身爬起来,不解地瞪着我,很生气的样子。

狗也有乐趣,它习惯某种乐趣之后生活会趣味很多。在每一个孤寂的日子里,习惯的这种关爱失去了,它也像人一样会产生浓浓的失落感。人也一样,欢乐失踪了,生活还有多少意义呢!  

猫渐渐地疏远了我,它不再跟随我的左右,更不会温柔地坐在我身边,看到了我没有“喵喵”叫,孤独地漫游着。  

一次,我把猫抓在眼前,将它四脚朝天,像抚弄狗一样抚摸着它的肚皮。狗见了,别扭地飞奔过来,将重于三倍猫的重量重重地撞击在猫身上,并兹着牙,吼叫着,同时狠狠地咬住猫的脖子,拖行了几步。猫凄厉地叫了一声,飞奔而去,跳在高处,狠狠地瞪着狗,狗狠狠瞪着我,我狠狠地瞪着狗,僵持了几分钟,各自散去。  

我和狗沟通不了,跟猫也沟通不了,我们是不同物种。狗与狗可以沟通,猫与猫可以沟通,狗与猫能够沟通吗?按道理它们也属不同物种,沟通不了。但它们都叫畜牲,跟人一样有喜怒哀乐,人可以诉说,它们不能。  

我觉得,猫懂狗,狗懂猫,可以肯定的一点就是,它们不懂人,人作为最复杂的动物,有时人都不懂人,更不用说这些畜牲。  

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猫狗同窝了,曾经的仇敌相敬如宾着。狗侧躺着,猫卧在它肚皮上,狗抱着它的脑袋,呼呼地打着打呼噜,猫鼻音比狗大一倍,虽然体积只是狗的三分之一。  

环境造人,环境也可以造猫,造狗,人、狗、猫可以和谐相处。人可以炖吃猫、炖吃狗,猫狗炖吃不了人,动物最大的敌人永远是人。不对动物好点,哪天动物炖吃起人来,那是人自找的。 

无戒365天极限挑战日更营 第36天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