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吃鸡头

有一种爱,是成全所爱。

在过几日就是妈妈五周年忌日了,写此小文祭祀逝者,以此抚慰浓浓的思念之情,感谢妈妈给我一生的爱,把仁爱之心在内心播种。

记忆中,妈妈最爱吃鸡头了。每逢过年过节妈妈亲自杀鸡,拔毛,一通收拾。杀鸡时口中不停的心痛叨咕:“小鸡小鸡一刀菜,今年死了明年在回来”。她也是不得以而为之,那时如果有加工地方她决不会亲自而为,我在一旁辅助搭下手,拽住公鸡的两条挣脱的爪子,防止挣扎时逃走。

每当香喷喷的带着还冒热气的鸡肉端上桌时,妈妈总是先把肉多的腿肉夹到爸爸碗里,自己总是吃些鸡的‘零件’肉少部分,鸡头,爪子,翅尖等,把肉多部分留给我们,自己称爱吃鸡头,是她的最爱。

妈妈在去世时的前半年,我把爸妈接到我家,特意为妈妈做了我记忆中她的最爱。那时她已经无法下咽,却非常艰苦地道出了一个被隐瞒了十几年的秘密。“现在生活好了,不必瞒你了,鸡头虽然好吃,我吃了半辈子,却从来没有真正爱吃过,只是你们都爱吃鸡肉,我吃了你们就少了,不吃你们又过意不去,只好装作爱吃……”

我那时只记得妈妈吃鸡头时,把最有营养的部分脑髓用筷子小心的夹出来放进我的碗里,现在懂得,她那时哪里是“爱吃鸡头”呢,只是“吃鸡头为了爱”!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风一程,雨一程,夜半敲钟心不休,身向远方行。 星一声,月一声,推窗话酒话灯盏,此夜无天明。
    走阿走阿走阅读 27评论 0 0
  • 我一直徘徊在外面 忙忙碌碌 手脚不停 心思和意念也不停 想通过看得见的来寻求心里的满足 弥补内心的空虚 ...
    青果未熟阅读 117评论 0 1
  • 三毛 我的宝贝 告诉我你还好吗 你是不是还在闹学 是不是还那么爱谈心 在那已去的雨季里 稻草人的心 是否被淋湿 在...
    听风同学阅读 90评论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