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围:那个与哥哥张国荣遥相呼应的戏疯子

图片发自网络

新粉丝说:周一围你终于红了!

老粉丝说:其实真舍不得你红。

新粉丝说:你是戏疯子、真戏骨、大演员!

老粉丝说:其实你就是一个匠人。

新粉丝说:终于知道了周一围!

老粉丝说:其实你以前叫周围。

是的,周一围原名叫周围,出道后因为重名的太多了,就在中间加个“一”字。却神奇的很像他,从开始泯然众人的周围,到突破层层周围的周一围。

他和“一”这个数字,渊源已久。

01

一见倾心

周一围出生在湘西吉首,父母都是从艺工作者。由于父母工作调动,小学三年级举家搬到了北京。

他很明显比别的孩子早熟。当别的孩子顺从父母的安排,学习唱歌、跳舞、乐器,他也去学了,但是他心里很清楚这些不是他的真正兴趣所在。

他不是一个世俗意义上的好学生,对灌输式的教育有着本能的排斥,总觉得它们肤浅而无趣。相比之下,他更喜欢下棋。

当初报考北京电影学院也是为了逃避高三寒假补习班,能够名正言顺的看电影,跟两个同学一起参加了北京电影学院一个考前培训班。

刚一接触表演,他就听到内心“咔嚓”一声,严丝合缝。他对表演一见倾心,认为自己天生吃这碗饭,它就是一把钥匙,打开了周一围求知欲望的大门,让他有着极大的热情去一探究竟。

诚如周国平所说的:“真实的、不可遏制的兴趣是天赋的可靠标志。”

02

一意孤行

电影学院毕业后的周一围,完美的外形条件,自然以鲜肉的定位出道。

纵然是如此优越的条件,也让他狠狠地经历了一把“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的心理落差。

他刚开始一天见一个剧组,一天被拒绝一次。后来急了一天见8个,一天被拒绝了8次。理由是:“太文弱不适合”、“不再流行浓眉大眼式的帅哥”......这此似是而非的理由,一度让他很挫败。

当别的同学经受不住这个行业的残酷,纷纷选择转行的时候,他却一直很坚挺,因为他是真的热爱。

他不是没有红的机会,在2003年,周一围参加了湖南卫视新秀选拔赛,顺利进入了决赛。本来可以沿着这条路,一路走下去,可是他觉得不对劲,他的初心是做演员而不是做娱乐,果断的收住了脚步。

他回到母校做了一名台词助教,这样从最基础的方式磨砺自己,让他心里踏实。

在2004年,机会再一次垂青,周一围凭借海岩剧《深牢大狱》中的刘川,以阳光俊郎的形式迅速走进了大众的视野。可是周一围窜红之后并没有像其他演员一样继续走偶像路线。

他发现无论是选秀还是偶像派,都不是他想要的感觉。

他再次收住脚步。

张楚有一首歌叫《孤独的人是可耻的》,其中有段歌词是这样写的:“孤独的人,他们想像鲜花一样美丽,一朵骄傲的心风中飞舞跌落人们脚下,可耻的人,他们反对生命反对无聊,为了美丽在风中,在人们的眼中枯萎。”

这首歌就是周一围看似一意孤行,不惜放弃走红的真实写照。

当然孤独的人不是可耻的,孤独可以让人有大把的时间寻找真理,可以坚守他的美丽,这是他最享受的方式。

03

一声不响

爱德华·诺顿说过:观众对于演员私生活的的了解越少,就越容易进入角色。

演员如果要磨练作品,必须要降低曝光度。

周一围深深地认同着。加上他生来喜欢安静,也很羞涩,很难接受热情洋溢的娱乐场合,甚至到了格格不入的程度。

他的妻子朱丹觉得,周一围最有吸引力的地方也是“安静”,喜欢看书,喝茶,打坐,调侃他说“似乎和古代人差不多”。

周一围不喜欢客套的交往方式,自己在采访中也数度承认,不愿意让别的人和事来打乱自己的平静和节奏,不愿意将自己的私生活曝光于大众舆论,这让他看起来似乎并不好接近。

他就像一个现代的隐士,神出鬼没,有时突然消失在人群里,有时有突然冒出来显山露水。

后来他说:“我放过我自己,我不再跟自己较劲,我选择这个世界能理解的、能听懂的方式,来做我原来认为对的事情。”但他又强调,骨子里的清高让他有些东西还是无法接受,比如排斥的营销和过度娱乐化,拒绝“卖”私生活和“人设”。

只用演技为自己代言,这个境界听上去很棒,但演员一旦降低曝光度,很多人会恐慌离“红”越来越远。

而周一围的智慧是:还是我们自己不够强大,再努力吧。

在他看来,演员这个职业必须要为自己的心灵保留一个自由的空间,从而才能拥有一份真正的从容。

04

一门心思

“做偶像好还是走所谓的潜心发展的路好,这个很难说,没能标准的答案。”但是他毫无迟疑的选择了后者,他把表演恪守为“严谨的科学”和“优雅的艺术”。

生活中的周一围总是最少说话的那一个,少吸引别人的注意力,这样他觉得别人才会正常的演自己,他才知道怎样利用生活这个熔器去磨砺细节和角色。

艺术源于生活。周一围在接受采访的时候,他在这条路上行动并享受着。

当主持人问他:“你是愿意为演对拼命的人吗?”

“这才是一个演员。”周一围表情坚定。

“戏疯子”绝不是空穴来风。

为了演准确《少年》中屠夫的设定,他真的比划了五头猪,只为演出那股子淡定的狠劲。

在《少年问道》中,他为了追求拳拳到肉打戏的真实感,很认真的被“挨打”并记录心得。并为了角色吃素4个月,就是为了能够更好地进入角色的灵魂。

曾经的一个角色因剧情需要,要吞服洗衣粉,为了更好的诠释,他真的去吞了洗衣粉,就是为了找准正确的感觉和表情。

很难想象这个表面儒雅的男人,他的专注竟到达了一种如此“疯魔”的境界。

在《声临其境》拍摄现场中,有一段配音他拿捏不准,工作人员喊他吃饭,他说还吃什么饭啊,得再来20遍。每一个细节和感悟,他都用心的用小本子标注好,他的认真和专注,让在场的人都深深叹服。

口碑就是这么一点一点磨出来的。

“演员的路走到最后,除了疯就是平庸。”他在节目中如是说。

这句话让我想到了张国荣,陈凯歌曾讲:“拍《霸王别姬》的时候,有一场戏张国荣只有一个镜头。日军挑开了他轿子的帘子,张国荣眼神里露出了胆寒的绝望和悲凉。停机以后,张国荣久坐不动,泪下纷纷。我此刻才明白,他对角色投入了怎样的感情,方使表演达到了这样的境界。”

是如此,不疯魔不成活。周一围张国荣的精神遥相呼应。

到达如此专注的境界,注定成就一种精神的非凡。

05

一鸣惊人

出道13年以来,他用自已坚守的方式沉潜、厚积。

在章子怡都被他圈粉的《绣春刀》中,他饰演的丁修,只有很少的几个镜头却可以与张震平分秋色。尤其有一幕,他那桀骜的表情,加上反差的台词“得加钱”,把人物的层次和特点,表演的极其分明。据说这是他自己临时加的,没想到为会成为这个人物定位的“点晴之笔”。

这就是好演员的能力。

他的一鸣惊人是在《演员的诞生》,初次亮相《刀锋1937》,让做为观众的我们在电视机前不禁直呼这才是表演艺术。

三位评委全被他的魅力征服,就连严苛的章子怡都是那种仿佛见到校草般心花怒放的表情,宋丹丹、刘烨更是赞不绝口。女神舒淇也在微博上表示,被周一围圈粉。

这是十年磨一剑才有的惊艳。

我认为在《演员的诞生》中,他最好的表演是《赵氏孤儿》中饰演的程婴,这是一个贯穿全场的人物,人物本身其实并不突出,但他的演出极其出彩,他强悍的台词功底和炸裂演技,让所有人都心口折服。

尤其是那一句“荒淫毁所有啊!”,那一声唔咽的迂回长调,使得整个作品基调有着史诗般宏大的悲鸣之感,把我们带进了那个一芥草民却又心存风骨的人物内心。

他担得起陆川对他的评价:伟大!

06

一碧万顷

周一围红了,红的让所有人都很触动,再次握紧了自己的信仰。

周一围总说:“流量或者偶像派的成功方式不是我想要的,我想试试,能不能站着挣钱”,该来的总是会来,但不是他想要的,他就不会着急。

他坚守自己的信仰获得了应有的成功。

赫拉克利特说:“一个人的性格就是他的守护神。”的确,一个人一旦认清了自己的天性,知道自己究竟是什么人,他也就知道自己要什么了,如同有守护一样,不会在喧嚣的世界迷失方向。

人的精力是有限的,有所为就必有有所不为,而人与人之间的巨大差异,就是有所为的不同取向。

诚如周一围所说的:“真正的成功是做喜欢的事情。它在任何情况下都会让人感到充实和踏实。”

人生最珍贵的价值和最美好的享受也恰恰缔结在这样的成功之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