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浮之后,沉淀之前

最近我做了一个重要的决定,那就是吻别了深爱已久的他,从此老死不相往来。这种少男少女恋爱分手的小事,本不该拿上台面来哗众取宠的,不过,对于我这种不轻易恋爱的人来说,是该往历史里记一笔。此外,大学毕业后的旅居生活也是蛮刻骨的,一场骇浪过后,总算平静下来。

Part1

没有欲望,就没有痛苦。

回首这两年来的跌跌撞撞,经历是增加了不少,生活也丰富了许多。但最大的问题就是原来我做的所有事,首先考虑的几乎就是别人的看法。我所经历过的担忧和害怕,半数以上是来自这方面的忧虑。其根源是我那容易受伤的自尊心,因为它有着病态般的敏感;还有虚荣和自负,是它们让我知道什么是虚妄。

大学四年里,看过许多书,阅读过不少名人名言,终究发现自己的大脑是大家们思想的跑马场,对他们的说法总缺乏理性的反思和批判。写过不少东西,也得过不少奖,终究发现格局太小,文路太窄,总缺乏个人独有的风格。接触过不同类型的人,有整天谈着迈巴赫却没有一双体面的鞋的男人;有津津乐道聊兰蔻却没有一丝真诚笑容的女人。好在遇上了几个铁杆室友和其他几个处得来的伙伴,是他们让我的严峻性格减弱了一些,恢复了童年的稚气。

毕业过后,旅居模式正式启动。我兴高采烈来到了遵义市安监局,工作内容与本专业恰如其分地对口,工作任务不算繁重,只要主动把该做的事情做好后便可自找乐子。工作程序是每周带着各种想象去县区市采访,再载着真真假假的信息回到办公室编辑整理。采访过程中免不了吃吃喝喝,对于那样的排场,开始是觉得新鲜的,反复几次后便觉得无趣。

休息日总是百无聊赖,约我的女性朋友少之甚少,偶尔一起逛逛都会觉得欣喜若狂。约我的男性朋友虽不少,纯粹表达友爱的还是不多。于是在闲暇的日子里我又把兴趣转向看书与爬山,那几乎是我唯一的消遣。后来因为分崩离析式的散伙,我毅然选择离开遵义。

Part2

奇怪得很,人们在倒霉的时候总会清晰地记得已经逝去的快乐时光,但是在得意的时候对厄运时光只保有一种淡漠而不完全的记忆。

偶然的机遇,我来到了贵州烟草局,数据分析使我对统计学产生了兴趣,在文字与数字之间,它起了调剂劳逸的作用。不过开始至结尾,我都没能把工作做到位,终归是我适应能力不强。为了工作,我把自己压抑得没有一点弹性可言。压抑过后,浮躁的焰火一日比一日烧得猛烈,索性后来离职不干。

那一段时间,所有的幻想齐聚一堂,我不切实际地渴望变好,恨不得自己长一张奶茶妹的网红脸,又有着王思聪的家世和傲娇,弹吉他弹得跟怪兽一样洒脱,最好还能和二毛三毛一样走遍世界。幻灭过后自然是痛恨自己乏善可陈,没有新意地活着。

后来和好友奔着情怀来了一场说走就走的出行,桂林的山水甲了天下,却没有夹住我的心。我似乎还沉浸在中毒式的压抑之中。好在白雪公主一路相随,对我照顾有加,给了我不少充满新意的惊喜。在浩瀚的江面上,我们坐在竹筏上感受自身的渺小。在热闹的风景区里,我们骑着双人自行车在夏风里穿行。一路上,饿了就吃,累了就歇,开心了就笑,平静了就沉默。大晚上在小酒馆要了一份啤酒鸭和两杯威士忌,吃着吃着就睡着了,不担心明天如何来。

这种旅行方式对我来说真是新奇,我孜孜不倦地享受着它,并对它产生了非常浓厚的兴趣。此后,在我接下来的岁月中,我一想起在那里度过的短暂时日,就由衷的想再来一遍。

Part3

不受激情感动的生活是冗长无味的,一旦有了激情,生活中又充满了苦痛。——叔本华

我忘了在烟草局的那段时光到底遭遇了什么,让我犹如患上了一场百年一遇的大病,特别厌恶上班时期的种种,现在看来,是心态作祟。

后来我回到重庆,深呼一口热气,调整好萎靡的自己,找了一个我没接触过的工作,在影视传媒公司做文案策划。这是我在重庆的第一份工作,不管工作环境好坏,也不去与烟草局的待遇比较,总之我是比较喜欢的。

公司的两位老板是夫妻档,对员工也非常和善,艺术总监指导我的时候总是很诚恳,充满耐心。好在自己悟性不差,迅速转换文风,立马变身文艺狗,把多次删改的脚本定稿后交给拍摄组,他们拿去后很快拍成了片子。

有一次拍摄,是为爱悦芙芳香学院拍讲师视频,我也参与其中,艺术总监悉心指导。虽然我未掌握技巧,但也知晓了拍摄的基本方法。随后的日子除了饮食作息不规律外其他事情都十分有趣。

可就是这样一个饮食作息不规律,让才做过一次肠胃手术的我有些后怕。因为间歇性呕吐严重伤了胃,以致后来吐出的黑色血团让全家人都误以为是什么不治之症。后来家人叫我辞掉工作回老家疗养,顺便看看书、考考事业单位或国家公务员。原本执拗的我终因身体不适而顺从。

渐渐,身体有所好转,肠胃逐渐恢复正常,血压也在慢慢上升,头晕失眠的症状渐渐消失。我除了会翻翻公务员的书外还会看看我感兴趣的书籍。有一次,我拿着一本厚厚的宋词闲翻,爸爸说:“这书,看了有什么用呢?”搁以前的我,会一阵反讽说“有毛用”,但那次我却说静心而已。因为在爸爸眼里,除了他的武术指导、市场营销、兽医秘籍和书法字帖,以及我们的考试专用书以外,其他的书都有毛用。

记忆里,他给我买的书不少,从我三年级起就开始给我买新华字词典、字词句段篇、黄冈经卷、解题专家等,这种望女成龙的父爱是十分深沉的。偶有一两次会给我来一摞《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巴黎圣母院》、《成功之路》等。最为喜剧的还是爸爸向他的老师借来了一本《红楼梦》,叫我们迅速看完后还回去。现在想起爸爸的这种举动才叫可爱。

Part4

在老家养身体的这段日子,每天除了看看书外,还会同猫咪和狗子顽皮。猫咪是个撒娇不露声色的小孩,每当它想要和我玩而我又要看书的时候,它会若无其事爬到桌上睡在我的书上,蜷缩成一团,不一会儿就打着小呼。而狗子则是趴在我脚下,变换着各种姿势,直到我起身去给他们做吃的。我们以自己独有的方式取悦彼此,昼短夜长的日子很快过去。

二十多年来,我从未如此喜欢过这样的生活方式,我想,只要时间再长一些,就可以使我的性格彻底定型了。所有温柔、亲切、平和的感情,便构成了我生活方式的基调。回想以前,有时候一冲动,心情会特别激昂,但时隔不久便立刻陷入原有的颓唐。情绪起伏不定的我让人很难接近,因为如此,让接近我的人都爱我、宽恕我,乃是我那时最强烈的愿望。

现在感受到的幸福却让我有了另一种思考,那就是提醒自己不要向生活提出太多的要求,否则,幸福所依靠的基础就变得广大了。依靠如此广大的基础才可以建立起来的幸福是很容易倒塌的,而变故又无时无刻不在发生,直接增加了倒塌的可能性。

身体恢复后我考了几次事业单位的考试,要么临近入围,要么名落孙山,均是以不理想收场。一次次的悲喜交加告诉我,一个人的一生,总的来说,是被希望与绝望交替愚弄以后才会一头扎入死亡的怀里。所以不以物喜,不以己悲。

国考考完后我直接回重庆继续上班,又开始了早出晚归的日子。每天跑着步上下楼梯乘地铁,拥挤在空气混浊的列车里,与陌生的男女老少亲密碰撞,感受彼此谦让的温情,日复一日,如是而已。所不同的是工作内容不同,我开始埋头研究乳腺疾病和皮肤病,每次站在车厢里看到满脸生疮的人就会忍不住分析他的病因和发病机制。看到胸大的女子就会左看右看她的胸有三分之一是副乳,很可能会患上乳腺疾病。前不久和燕姐小聚,看见她的胸部,我忍不住询问她的胸部有没有增生和肿块,谁知她认真的说,“有没有肿块我不知道哦,我男人应该知道。”真是让我哭笑不得。每天早晨七点我会发在公交车上的照片,表示自己已经开始新的一天。燕姐每次都会惊叹我的早出晚归,也许她只是不知道这城市的竞争有多激烈,我们的努力有多重要。

后来国考成绩出来,几家欢乐几家愁。而我也有幸进入面试,只是被调剂到了新疆地区。这亦喜亦忧的消息传到爸爸的耳边,他先是支持我去锻炼锻炼,后又觉得远在他乡不妥。爸爸问我意下如何,我的回答自然是不去,这一次总算默契了。我记得弗洛伊德说过,儿女生来就向父亲宣战。我们的家庭,就是这样的。可现在,我们停战了。

Part5

事实上,生活的真正目的就是让我们迷途知返。绝大部分,甚至是几乎所有人,其构成决定了我们不可能总是快乐的,无论我们如何如愿置身何种世界。

按照职业规划,我投了一份简历到各大知名国企,最终有幸被中国电信集团相中。做的工作正是我比较擅长的。我确定了我的落脚点,也算为我的奔波之旅画上句号。我把此次面试结果告诉妈妈,她并没有特别兴奋,只是说,进了就好。也许她比我更明白,我们不应为某件事情过分高兴或者过分悲伤,一切事物都在改变,我们对于何为有利,何为不利的判断是虚幻的。生活大概如此,几乎每个人都曾一度为某件事情悲伤不已,但最后那却被证明是一件好事。又或者,我们曾经为之兴高采烈的事情,却变成了我们极度痛苦的根源。就像我一朋友,刚开始考进银行的时候,欣喜是自然的,可后来的痛苦,却不足为外人道也。

尾声

在这样一个倒逼我们成熟的环境里,真正要做到随遇而安、淡定从容谈何容易?没有经历几次阵痛后又怎知平凡才是生活该有的基调?而我羡慕的是那些一开始就明白这个道理的人,选择了平平淡淡,享受着生活。

现在看来,一束光正在从云雾中挣扎出来,扫视一下周围,发现变了好多,而事实上,也许事物并无变化,只是我的感觉变了而已。

我仍然渴望变好,只是越来越实际,目标越来越细。先前的渴望变成笑话。我能做的就是有一个好的睡眠,延缓衰老。努力工作,赚钱,拥有自己的傲娇。在周末看看书散散步给自己充电。有机会带着自己的父母去旅游,享受天伦之乐。

接下来,沉淀,是我唯一要做的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