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s so hard to say goodbye to yesterday

        今天又一次回到宿舍了,应该是最后一次回宿舍了吧,去的时候没有人,用了拖把才开的门,进入屋内里面空空荡荡的,空了四个床位,突然我想起来三年前我刚刚搬过来的时候,也是空的四个床位,选择了一个靠门的上铺,因为习惯了住在上铺,所以坚定的选择了一个上铺,于是这个决定跟了我三年,无非判断这个决定好与坏,只是我幸运了三年。不同于三年前的那一次,那次的床位渐渐住满,然后这样彼此认识,而这次的则是渐渐搬走,然后彼此叮嘱注意安全。

      后来宿舍剩下的人回来了,我们聊着以后的打算,又去了其他宿舍跟着同样落单的人最后一次吹吹牛皮,相互笑着,再一次询问了其他人的去向和打算。

        中午吃的泡面,似乎我们这些人连食堂也不愿意接待了吧,连从未管事的宿管都来来回回几次问我们什么时候搬走,我说快了快了,就这几天了。

        真的毕业生就像无家归的孩子,流浪度日走走停停。吃了饭,就在宿舍睡了,没有席子没有床单,睡在了床板上,那个我的上铺的位置。

        睡醒又去逛宿舍去了,听他们说昨晚打牌搞到天亮,然后一个人早上的车,五点就走了。真的是这样,各自为散,奔向不同。聊聊天吧,反正也无聊,看着各自收拾东西,或大包或小包这样拎着走了。

      回到属于自己的宿舍,一个人。室友有事出去了,我一个人,坐在凳子上,正对着敞开的大门。此刻宿舍寂静一片,空气清新。有时候寂静真的是可以杀死人的毒药,慢慢病入膏肓,植入骨髓,挥之不去,积压心头。开了手机,放了一首倪健的《北方》,循环起来,可能连空气怕我寂寞,那声音在空气中回荡,显得多空洞啊。此刻空空的,连说话都变的环绕立体感了。

        坐着坐着就站着了,看看这个位置是谁的,摸摸这个栏杆,那个柜子。突然想起来了,全员到齐的最后一夜,有人说,我们去打球吧,最后一次了。不了不了,我回去还要收拾东西呢。这样的一次放弃以后应该没有了吧,对,肯定没有了。

        拿着手机玩了一局游戏,觉得无聊,又循环那首歌了“没人知道我的名字,也不会有人提起。而我最后变成了那孤独的蚂蚁”,好听到爆,以前总是认为是首好歌,此刻却是十分醉人的。

        去帮他们搬行李去了,当我关上门的那一刻,我知道我再也不会开启它了,哪怕它敞开着,也不会踏进了吧。我今天去跟我的宿舍说再见去了,大概是再也不见了吧,也希望下一批住在那里的人请小心善待,因为那里承载了太多,尽管它渐渐破败。可是它也在阳光下笑的灿烂,变得绚烂。莫笑小庙破败不堪,那里神佛也曾显灵保佑过。

      最后送首歌,也表达心情。It's so hard to say goodbye to yesterday。

                                                              by 果果lord

                                                      于17.6.22 1:23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今天又送别了一位友人。 这个春天仿佛是适合道别的季节,这段时间总是有好朋友选择离开。 岁月把心性磨砺得顽强,终究不...
    发呆的音乐台阅读 427评论 0 0
  • 1. 清单可以解决一种问题——明明你知道该怎么做却总是忘记。 2. 清单是一种可视化的强制约束,把记忆从大脑中外包...
    琢磨概念者阅读 130评论 0 1
  • 许多年轻人认为,我在这个单位工作,就是在为这个单位奉献。可绝大多数人并不知道,工作和奉献之间,并没有必然的联系。或...
    alikey11阅读 183评论 0 0
  • 响应式网站实践原则 1.断点的选择 的另一个好处,规范编码,并且让老版本浏览器标题识别中文 2.meta 它代表i...
    SHpoi阅读 95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