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帆齐微课 | 那一年,我当了回泼妇

二十年前,我在一家文印店工作了很长一段时间后,和LG商量决定自己开店。

我们到处找门面,最终也没有找到合适的。后来LG一个做生意的朋友提议将他的店铺腾出一半给我们,我们帮他承担一半的房租就可以了。就这样,我们买齐了设备,生意总算开张了。

也许是第一次开店缺乏经验,没有考虑到周边的环境其实根本不适合开文印店,旁边挨着江滩,附近又没有什么单位或学校,所以生意很是冷清,在强撑了三个月后,我们就将所有设备搬回了出租屋。

接着又开始找门面,这回在一处比较热闹的地段相中了一个小店铺。上次投资几乎花光了所有积蓄,这回开张的房租只好向亲戚借了钱,为了节省开支,我们就住在店铺的阁楼上。

这次开张后,生意非常兴隆,每天收入可观,两个月就将借款全部还清了。

距我店铺几百米远的地方有个北方大酒店,老板是东北人,经常上我这儿印东西,一来二往成了熟客,后来就开始在我这儿记帐,每隔一段时间结一次款。

刚开始合作得还挺好,后来有一次记帐了很长一段时间也迟迟不结款,总是找出各种理由拖延。

那天他又来店里印东西,LG提出了欠款的事,他居然很不耐烦,嘴里还骂骂咧咧的,LG的脾气也上来了,两人便吵了起来。

两个大男人吵着吵着热血都往头上涌,很快就动手打了起来,那个人不是LG的对手,气得脸红脖子粗,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复印机抬起来掀翻在地!事情发生得太突然,我们一下子都愣住了。

之后有街道的人来调解,无果。LG去往那家酒店据理力争,此人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式,硬是不肯赔偿。

眼看着店里的生意兴隆,机器却搁在维修部,我忧心如焚,急得不知如何是好。对付这种不讲道理的人该要怎么办呢?我想,这回我是要撕破脸皮豁出去了,我得象个泼妇样地去闹,或许能让他感到棘手难缠,继而可以妥协。

可是,我这个人生性柔弱,胆子又小,嘴又很拙,怎么都不是做泼妇的料呀!该怎么办呢?我忽然心念一动,不是说酒壮人胆吗?喝了酒胆子一定会变大的吧!

说干就干。

我去超市买了一瓶白酒,就着中午剩下的一盘咸菜喝了起来。喝了一瓶酒的三分之一,居然没有醉的感觉,真没想到我的酒量还挺大的,以前从来没试过。没醉我就接着继续喝,喝了差不多快半瓶,酒精慢慢起了作用,我的头开始有点晕晕乎乎。

我站起身来,准备像一个泼妇样地到他的酒店去大闹。我真的醉了,感觉自己好像变成了一个世外人,看眼前的一切都像隔着一层玻璃。我又好像在做梦,在梦游,一切都恍恍惚惚的,不太真实。

快到酒店的时候,酒劲越来越大,我的身体开始发飘,有点不受控制,我的脚步有点踉跄,我不得不努力聚拢精神才使得自己走路不至于摇晃得太厉害。

也不知是心理作用,还是酒精真的有了效果,我觉得我的胆子似乎真的大了起来,我无所畏惧了,什么也不怕了!

我踉踉跄跄地上了酒店的二楼,一间房一间房地找他,最后在里间的包房终于看到了他,他正和一大桌人在吃饭。

我定了定神,在心里对自己说,今天你必须豁出去了,成败在此一举!我径直走到他面前,指着他的鼻子大声说:维修费你赔不赔的?如果不赔我就天天来闹,看你怎么做生意!

他对我的到来显然感到有点意外,心虚地申辩着。我趁热打铁,动静得搞大一些,不然起不到什么作用,我冲上去抓住他的衣领,装作要跟他干架的样子,有人上来解劝,分开我的手,叫我先回去,说事情好商量。

在旁人的劝说下,我借坡下驴松开手,临走时我故意大声说,要尽快赔偿,不然我还会再来,不信你就试试!

回家的路上,我浑身有种如释重负的轻松。自出生以来,除了小时候和小伙伴仅有的一次打架外,这么多年还从未和别人吵过架。我总是那么谨小慎微,前怕狼后怕虎,这一次为了自己的权益,总算豁出去扬眉吐气了一回,虽然是借用了酒精的力量,但对于我来说,显然是突破了自己,前进了一大步。

自从那次去闹过后,事情很快就得到了圆满的解决,他乖乖地赔偿了所有的费用,我们的小店开始了正常运转,生活一步步地向着幸福慢慢靠近。

那年的那件事,是我人生中一次难忘的经历。在某些特殊情况下,为了争取自己的权益,咱们生性文弱的女人也不能太怂太窝囊,要不顾一切地冲上去,勇敢地当一回泼妇!

那一年,我当了一回泼妇,感觉挺过瘾!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