旷野里的裸体女人

旷野里的裸体女人

二零零九年夏,“山羊”参加传媒大学毕业五周年同学聚会。人群和杯酒中,他正痛苦地沉默着。忽然接到傅峥导演的电话,要他去救场。酬劳两万,工期两月,去三间房的一间工作室做剪辑。

傅峥刚拍完一部恐怖片。片名叫《旷野里的裸体女人》。讲述野马镇来了一名陌生的女人。镇里有人说她是寡妇,有人说她是女巫,总之是个不幸又神秘的女人。半年后,镇里开始有5到7岁的小男孩失踪。遍寻不得。终于有人怀疑到这个外乡女人身上。他们蒙着面,从床上把她拽出来,绑在旷野的一棵橡树上。她赤条条的身子,在月光下引发了集体性的性欲。他们就在那棵树上强奸了她。她失血而亡。尸体后来失踪了。据传是蜡像馆的馆长偷了回去,制成了吸血鬼皇后的蜡像。

小男孩继续失踪。有人动摇了,“我们错怪她了,她不是吃小孩子的妖妇。”也有人固执己见,“我看是她鬼魂作祟,我们应该在橡树下祭起法坛,请道士伏妖。”直到镇长儿子失踪,自卫队闯进蜡像馆抢走了吸血鬼皇后。皇后被绑在橡树下。树下是干柴和汽油。一蓬火,一堆灰烬。后来,镇子荒落了。

五十年后,一个罪人和警察路过这里。罪人是写小说的。他的文字冒犯了道德和律法。警察押送他到远方的特殊法庭受审。他们走进废弃的蜡像馆。夜叉和无常盯着这两个陌生人。警察找了块白床单盖上这两位的头。他说,这地儿阴森森的,蜡像做的跟鬼似的。罪人说,这地方可能真的有鬼。他们生起一蓬火,罪人跟警察讲起了五十年前的事。自打橡树烧成灰烬,蜡像馆就关门了。可是小男孩依然接连不断地失踪。这次,人们找到了那些小男孩的尸体。他们脖子上都有两颗清晰的牙印。道士和牧师无计可施。镇长向全国悬赏猎鬼师。一位年轻的猎鬼师来了。他的法器是刻满古代文字的弓箭,一共有三支箭。他说,三支箭后,如果还没射中恶鬼,他就得离开。第一支箭射中了月光下的一个黑影。结果是镇长。他不幸,三日后发丧。没人敢责怪猎鬼师。第二支箭射中了在苹果树下散发腐味的影子。结果是一个正在偷欢的男人。他是屠户,也是第一个强奸那陌生女人的人。人们说,罪有应得。第三支箭还未射出,就莫名其妙地折断了。猎鬼师扔下弓箭离开了这个镇子。至此,镇上的人怕不幸降落在自己身上,举家搬迁。很快,乌鸦和野草占据了野马镇。

警察问,为什么第三支箭折断了?

罪人说,因为他做了一个梦。

警察说,什么梦?

“这就是问题所在。”傅峥导演在电话里说,“剧本里没有写这个梦。我觉得一个高明的剪辑师是可以利用现有的拍摄素材,把这个梦给剪出来的。”

山羊明白了。他的任务就是利用现有的素材,剪辑出一场梦。猎鬼师做的这个梦。这个梦似乎要揭示一切真相,或者是一种怜悯、悲哀、痛悟。之前有三个剪辑师尝试过。第一个剪辑师“陷进去了”,这是他的原话。他说,再剪下去他会疯的。第二个剪辑师看完上一个剪辑师的样片,出门透气,抽了两根烟,喊了句“他妈的”,就在微信上拉黑了傅峥。第三个剪辑师是个女性。她剪了三个月,可是剧情支离破碎,无法串联起一个可令人信服的事实。她要求傅峥补拍。傅峥认为这是她能力不足。他们不欢而散。

山羊到后期工作室后,调取了素材库里未放置在时间线里的镜头。他看到一些遗落的片段:陌生女人有一个儿子。儿子五岁,每天睡醒就嚷嚷着要吃母乳。蜡像馆馆长在一座坟墓前默哀,他将自己的精液浇筑在吸血鬼皇后的体内。镇长嗜吃羊肉,羊倌的女儿是他的情妇。猎鬼师是处男,他做梦的那天处于勃起状态。罪人是野马镇的后代,他写过一篇有关吸血鬼皇后的虚构小说。那篇小说没有发表就焚毁了。警察身上背负着一桩血案,真相不明,他害怕黑夜和鬼。那三支箭上的古文字是一名女人刻上去的。后来,这名女人消失在了旷野。

这部影片最终没获得龙标。山羊和徐峥也再未联系过。他们闭口不谈《旷野里的裸体女人》。至于那场梦究竟剪辑成什么样,就不为人所知了。

2019.08李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