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穿透岁月的故事,可能是最好的香港爱情片

甜蜜蜜—邓丽君

电影像一面镜子映照观众的内心,《甜蜜蜜》映出了许多人心中爱情的样子,翻一翻豆瓣影评或者知乎回复,许多被这部电影打动的女性观众,都在讨论张曼玉扮演的李翘更爱豹哥(曾志伟/饰)还是黎小军(黎明/饰),而被这部电影打动的男性观众,则在感慨自己也曾像黎小军般,不知该选红玫瑰还是白玫瑰。

这部电影的英文名取得更讨巧——

It is almost a love story。

这似乎是个爱情故事。

(1)红玫瑰与白玫瑰

《红玫瑰与白玫瑰》是张爱玲的一篇小说,细腻而冷静的描写了男主人公振宝在情人与妻子间的挣扎与迷失。其中有一段话最为著名:

男人的一生中都在红玫瑰与白玫瑰中徘徊。娶了红玫瑰,久而久之,红玫瑰就成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而白玫瑰还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久而久之,白玫瑰就成了衬衣上的一颗纽扣,而红玫瑰却是心头的一颗朱砂痣。

读过这篇小说的,大多不会认为张爱玲讲了个爱情故事。

陈可辛的《甜蜜蜜》也同样,看完后,心中五味陈杂,绝不仅限于“甜蜜蜜”这一种情感。

许多女读者读完张爱玲的故事后,开始用红玫瑰、白玫瑰讽刺男人“三心二意”,却不知,恋爱上的两难困境岂是男人所独有的呢?

“究竟爱谁”这个问题,对男,对女都一样。

从这点上来看,《甜蜜蜜》在故事结构上比《红玫瑰白玫瑰》狡猾得多。

电影的前段,男主人公黎小军在小婷与李翘间徘徊,一个是青梅竹马,一个是异乡“好友”,选谁好?黎小军很迷茫。

故事的中段,女主人公李翘在豹哥和黎小军间徘徊,一个是如父,在李翘最困难时提供了安全感,一个如兄,温和体贴却笨口笨舌,一穷二白,该选谁呢,李翘也迷茫。

迷茫中,仿佛是命运推了他们一把,让他们被逼无奈的做出选择,对于因香港股市大跌,血亏到账户只剩两位数的李翘来说,黑道老大豹哥自然是比厨师黎小军好。

而对于黎小军来说,似乎也没得选,那时,他心里好像爱着两个人,小婷和李翘,甚至买手链,都要给她两买一模一样。李翘甩了自己,自己当然娶小婷。

然而,爱情中真有“红玫瑰与白玫瑰”的课题吗?

没有,这只是人对“爱”不了解时的迷思。

(2)懵懂

天津人黎小军第一次遇见广东人李翘,是在麦当劳,她帮他点餐,圆圆似猫咪般精致的眼中,泛着市井而精明的光彩。

黎小军说不全可口可乐,听不懂什么叫堂吃,什么叫外卖,李翘帮他解围,还介绍他去学英语。

李翘是个厉害姑娘,能同时打三份工:在英语培训班做保洁(顺带介绍大陆人朋友上英语课自己抽成)、在花店卖花、在麦当劳做服务生。

李翘这么拼命,是因为她想在香港买一套房,在家乡盖一套房。

比起李翘,黎小军就闲的多,他来香港,只想赚够钱好回老家娶小婷,没认识李翘前,有空就骑单车满街瞎逛,认识李翘后,有空就帮李翘打工。

李翘还老骗黎小军,说自己是香港人:“我说的是粤语,看的是香港录像,喝的是维他奶。”言外之意,我李翘和你这个天津来的土包子不一样。

李翘终于向黎小军说出自己是广东人的那个夜晚,他们第一次发生了关系。

那是新年夜,他们一起租了夜市的摊位,卖香港人眼里过气的邓丽君,一整晚毫无所获。

精明如李翘怎么会想不到邓丽君过气?但李翘说:“香港人四分之一是大陆人,大陆人爱听邓丽君。”

哪里是大陆人都爱邓丽君,邓丽君,只是李翘的思乡罢了。

李翘终于暴露了自己对故乡的眷恋,看李翘闷闷不乐,黎小军劝道:“大陆人买了邓丽君就暴露了自己是大陆人,要么我们下次卖维他奶,队伍很长。”

李翘怎么会卖维他奶呢?那是香港的标志性饮料,是李翘“成为香港人”的梦想代表,卖了就不值钱了。梦想也是遥不可及的,因为遥不可及,根本想不起来能拿来做生意。

李翘太想当香港人,为此她不仅在身体上离开了广州,在精神上同样背井离乡,她将自己逼得太紧也太孤独。

黎小军和她一样喜欢听邓丽君,和她一样是异乡人,他还给她做了顿饺子,李翘的心松动了,她需要温暖,黎小军同样,于是他们相拥而眠。

两人懵懵懂懂的在一起了,为何而开始?将会走向何处?没有想过。

黎小军有小婷,李翘则说:“如果来香港还嫁大陆人的话,我也不知来了是干嘛。”此刻的他们,的确只是以肉体温暖彼此的关系,算不上爱。

(3)选择

美国心理学家弗洛姆,在1956年时出版过一本144页的小册子:《爱的艺术》,其中有这样一句话:

“如果我的爱光是感情,而不同时又是一种判断和一项决定的话,我如何才能肯定我们会永远保持相爱呢?”

判断需要清醒,决定需要独立。

虽然李翘和黎小军滚了床单,偏偏在两人最初相处时,这两样,都没有。

黎小军心中有个朦胧的初恋之影,在这个影子幻灭前,他不会明白什么是爱。

李翘心中有个绚烂的香港之梦,追赶这个梦的焦虑感,会让她倾向对自己好的男人,而不是自己爱的。

电影到了到中段,这矛盾终于爆发,李翘投资股市的钱血亏,储蓄低到只剩两位数,黎小军想买手链哄李翘开心,却用了最蹩脚的借口:“你帮我给小婷选手链,你觉得哪条好看。”他像大男孩一样,开心的要送李翘和小婷一样的手链,这“排排坐吃果果”的逻辑,刺痛了李翘,她愤怒的问黎小军“你把我当什么……”

话只说了半句,就憋了回去。“我们只是好朋友”,是李翘自己先说的。

对于天天陪在身旁的黎小军,李翘没有动过心吗?从这憋回去的半句话,可见是有的。

而在吵架之前,二人在宾馆开房,黎小军轻抚着李翘因按摩累得无力的臂膀,唱着甜蜜蜜,逐渐睡着,李翘却睁开眼,若有所思,她在想什么?可是在想自己的未来,可是在想身边的他能否依靠?

手链的事似乎要向李翘证明,大男孩黎小军不是她的最优选,为博李翘一笑而在背后纹只米奇的豹哥才是。


李翘离开了,黎小军娶了小婷,李翘跟了豹哥,这似乎是迫不得已的选择。

这也说明,二人对这份感情,都没有选择主动承担。

身如人海中的漂萍,难以承担对方的期待与关系的未来,不如放手不再互相拖累。

但他们始终有缘。

数年后,黎小军终于娶小婷来港。李翘出席婚礼,二人明显对彼此还有很深的挂念,豹哥都看出来了,叫李翘“别再想着人家的新郎官”。李翘帮小婷介绍工作,二人成了好友,自然和黎小军交集又多了。

仿佛是必然,李翘与黎小军伴着邓丽君的歌声,再度沉沦,他们决心在一起。

又一次做选择,这次,仿佛离真爱更进了。

却没想命运又开了个玩笑。

豹哥被通缉潜逃,李翘随豹哥乘船出海,留黎小军孤身一人在港口梦碎。镜头一转,黎小军与小婷分手。

他已经清晰的知道自己爱谁,无需在红玫瑰与白玫瑰中彷徨。

随后。黎小军去了美国,离开香港这个伤心之地。他留小婷一笔钱,以及一封信中,信中说:“我不是一个勇敢的男人,不敢祈求你的原谅”

曾经与李翘相处的朝朝暮暮,黎小军都没有勇气主动追求李翘,更没有勇气拒绝家乡苦等的小婷,事到如今,明白真心的他,坚持自己的选择,无论李翘如何,他也要给自己一个交代。

而李翘,她也做出了选择,只不过这次,她主动选了豹哥。

(4)教你爱的人

李翘第一次选豹哥,是在极其窘迫的情况下,跟豹哥,不仅不用为饿肚子犯难,还有了更多资源,可以开婚纱店、开楼盘,她的香港梦似乎圆了,连店员也不会再用看乡下人的眼光看她,但她见黎小军时,却觉得这香港梦仿佛缺了什么,缺了什么呢?

豹哥,是不会骑车载着她,一起唱甜蜜蜜的。

承载了太多附加条件的爱,总让人有缺失感。

李翘第二次选豹哥,仍是在极其窘迫的情况下,只不过这次是豹哥被通缉,在一艘小破船上,原本要跟豹哥说分手的李翘,怔怔的望着豹哥,开不了口,这可是对自己有恩的人呀,在他最难的时候,离开,好吗?

豹哥仿佛明白了什么,轰李翘下船:“傻女,听我说,现在立刻回家,洗个热水澡,明早起来,满街都有男人,个个都比豹哥好。”

这就是豹哥给李翘的爱,没什么附加条件,他不是不知道李翘惦记着黎小军,也不是不知道李翘最初跟他就是想过的好点,不等她说话,他要轰她下去,以免她受苦,她一直是他眼里的“傻女”。

一声“傻女”,李翘虚荣与好强都碎了,她扑进豹哥的怀里,开始了流亡的日子。

《甜蜜蜜》整部电影中,李翘从没谈过自己的父亲,倒常常提及自己的母亲,不知她的虚荣好强,是不是都在弥补父亲缺失的安全感。

船上这段戏,李翘与豹哥相拥的方式,便是父亲抱女儿的姿势。

豹哥,是教会李翘爱的那个人。

教会黎小军爱的是谁呢?

是Rosie姨妈。

黎小军来香港投奔的亲戚,便是她。他叫她姨妈,这位花白头发的老阿纠正他:“叫我Rosie”。

Rosie养了只小狗解闷,常穿一件睡衣抱着狗催房客交租,她镜上贴了张好莱坞明星William的帅照,Rosie无时无刻不想着William。借小军西服穿,说小军像William,看小军学英语,让小军学好后帮忙给William写信。旁人眼里,Rosie只是个犯花痴的糊涂老太太。

直到Rosie姨妈去世,小军整理遗物时,才发现一套黑白照片,上面的姑娘名模般风姿绰约,是Rosie姨妈年轻的模样,其中一张,她揽着William的胳膊笑的灿烂。原来,Rosie是见过William的,两人还去长岛吃过饭,Rosie偷了全套餐具做纪念。

时光如白驹过隙,美人迟暮的Rosie抱着餐具一遍遍思量曾经,即便她与他未能共度一生,她仍将那一刻的幸福视为心中最珍贵的礼物,她在给小军的遗嘱中写到:“还好William没见到又老又丑的我”。

她已将最美的时刻,留给William,她觉得足够了。

Rosie姨妈与William的爱情,让黎小军会心一笑。原来爱过的人住进心底,不会分离而消失。直到他已在美国扎稳脚跟,饭店老板给他介绍女友,小军仍不理睬,他心中一直有李翘。他不在是当初那个依赖“小婷”维持爱情幻影的少年。

(5)甜蜜蜜

其实,电影《甜蜜蜜》的英文名全称是——

Comrades:It is almost a love story。

英文中,Comrade是同志的意思,是马哲里的那个同志,意为并肩战斗的阶级友人。李翘刚来香港时,尽管她数次否认自己是大陆人,但其内心深处,其实仍与黎小军有一样的文化背景:邓丽君。

初识时,李翘坐在黎小军的单车,两人一起唱《甜蜜蜜》。

李翘去做按摩女,累的倒头就睡,黎小军搂着李翘唱《甜蜜蜜》。

第一次分手后再相遇,李翘车中放的是《Goodbye my love》。

第二次分手后再相遇,恰逢邓丽君去世,街边电视中,放的是《甜蜜蜜》。

邓丽君去世,带走了李翘与黎小军的青春年华。很多影迷觉得,电影不该安排黎小军与李翘纽约重逢的画面,毕竟,不是所有人都有这样好的缘分与运气。

确实如此。

见或不见更多是导演的选择,但对他们来说,至少两人同唱过一曲:甜蜜蜜,套用扎西拉姆多多的两句诗就是:

你见,或者不见我/我就在那里/不悲不喜

你念,或者不念我/情就在那里/不来不去

正如他们同乘一辆车来。


上一篇:这部片子越想越怕,细思极恐,但想起来就是完全停不下来!?

下一篇:你的乡愁在哪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