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去

    文/汐子

    今天挂电话给母亲,母亲告诉我姨娘过世了;一个几年才能见一次面的人、一个每次亲人们相聚看不见我都会念叨的人、一个每次都叫我做她女儿的人、一直盼着我出嫁的人;就这么走了。一直被病痛折磨着,身体不好,想去哪里都不能去。昨天早上六点多,身边没有一个人;子女老公都不在身边,就这么走了,这该有多悲凉。或许人生中最悲哀的事情就是自己将要离世的那一刻家人一个个都不在身边,还有那些想要说的话、那些要交代的事、那些想要见的人、连想吃还没来得及吃的东西……

      我告诉母亲我心里很不舒服,心里很是悲伤。见的面太少,总是喜欢与我说话,但总是害怕她的热情,讲的话太少;不禁后悔起来。忽然想到父亲总是不听人劝而肆意喝酒抽烟,着实让人焦虑和不安。深秋是个另人思念悲伤的季节,那初冬难道就是离开的季节吗?那寒冷的冬季让留下来的人该如何度过;黄掉的落叶,掉在地上就开始腐烂,随着时间,慢慢化作成了泥土;我开始讨厌落叶归根这个成语。

      人生啊,就是个谜;总会流逝吧,这个青春,就像谢了又盛开的花叶;无法留情,这个空虚的心,在寻找着曾经的亲切的后花园;早已逝去的日子,为了将其挽留;虚晃着手,感到悲伤,还不如放它离去;还是放手吧,该回身了,岁月就是这么流逝的。

      是的,时间会流逝,所以时间带来离别,因此,时间给人们留下遗憾...若爱一个人,现在就说吧!趁时间还在,趁岁月还在,那些想做的事、那些想见的人;该去参与了。

      天堂那里没有病痛和悲苦,希望您在那过的快乐;感谢主,那么就请为我逝去的亲人祈祷吧!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