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老头受伤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

今天忘记父亲受伤几天了,原本计划接他回老家的。今年九月份父亲又去了湖北,那个生活了十几年的城市。我一度以为他不会再去了,九月份去的时候遭到我们全家的反对,也包括我,我态度很强势不让他去,接二连三打了很多个电话,父亲都没有接。有一天,父亲专程打电话给我,说他老不老,小不小的年龄,不出去找钱怎么办,我还没有结婚,弟弟也不懂事,等等的一切。当时我就沉默了,一句话也说不出口,是啊!想让父母停下来,自己得有实力才会去主导一切。我挂完电话,陷入无尽的深渊里,在自责中度过。

前不久,父亲在工地九米高的墙下把脚摔了,差一点就出大事了,妈打电话过来说:“给你说一件事,你先别着急,你把把脚摔了,不过没有什么大事”,我一听到这句话,想马上去父亲的身边,又听妈说,父亲是自己做饭,托人给他带饭,饭都是冷的。我一直克制我的情绪,妈又说:你爸一辈子就是做好事,所有天老爷都在保佑他。我一路回望父亲做的好事,的确太多了。

有一天,我也要出嫁,我怕我不能肩负起照顾他们的责任,我怕我离他们太远,我怕辜负他们,父亲一直是我的软肋。从前总想着去更大的城市,几年的光阴过去了,我又回到了这个城市,还是碌碌无为,有时在辗转反侧的时候,痛恨自己的不争气,假如我能在这个城市有上一套房子,自己也有一份不错的收入,把父母接过来,让他们享享福,看看这个不大不小的城市,去去他们身上经过岁月洗礼的疲惫。

有时也不敢想象,父母在老年的时候,子女都不在家,因为生存的压力,无法时时刻刻的守在他们身边,更怕父母身体出什么问题,我们无钱去治疗。那是多么悲哀的事。更怕嫁到了更远的地方,不能回去看他们,在他们想我的时候,我却不能出现在他们的面前。太多的恐惧了,以至于我现在不敢去太远的地方,太多的恐惧让我不敢停下我的脚步。我害怕在异乡无人倾诉我的喜怒哀乐,我害怕在异乡不幸福,我有太多害怕,最害怕的事父母需要我,我只有无力感。

我好像都没有做到,年轻人在消费光阴,父辈那一代在打磨光阴,他们那一代人真的是太苦了。我从来不敢叫父亲老头,我觉得老头是昵称,父亲是很严肃的。我也不敢这样称谓他。我也不知道他的伤势到底如何了,不知道他有没有欺骗我们,这种善意的欺骗更让我难受。

就像上面的那一张图一样,父亲总是充当舵手,不管风吹雨打在“海上”航行,我们总是在舵手的保护下,安全的、幸福的享受不能见过的风雨,未曾想过舵手也会累,也需要接班人。有些感情在亲情的对比下黯然失色,有些人在家人的爱之下,显得那么微不足道。

那个老头受伤了,伤得重不重,只有他自己知道,因为他从来都是有苦自己吃,让人心疼的老头,我想我还是要去接他,那个饱经沧桑的老头,可怜的老头。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