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念漂浮记

图片发自简书App

        喜欢漫无目的走,走的时候偏又喜欢想着走,想东想西想左想右,想的不是方向不是路,不是事物不是人,究其结果其实我也不知道想些什么,反正就是喜欢胡思乱想。早些年在家乡在县城,因着地方不大,走出来一时半刻就想着走完了大半个城,接着再循环着走但想的东西就跟不上之前的了,不免有些失落这城的小,装不下这胡思乱想。

      现在在这里,漫无目的走,想的东西总是被打断,因着这城市的人总喜欢瞟人,看也就罢了,我 庞然大物的一体,非要拿你的眼睛当扫帚扫人吗?我走着想着,是因为我没有给这个城市带来贡献吗,可我这平庸之辈也在尽全力成中庸之道,《大学》里说“致知在格物,物格而后知至”,我不齐家不治国不平天下,没有王阳明的毅力去格竹,我就想着格人,走着格着,格了这么多年究其结果还是没格出人到底是什么。 假如我不是站在这个城市,我要是扛着一把掀,拉几头牲口站在荒野上,这就应该没人扫我了吧,因着荒野上藏的都是虫子背阴的树和不茂盛的草,也没有这么多人去格。要再想家里的好房子陪我这样虚晃悠一生,或许有些不道德。

      有时候也会想,我们知道世上有如此多的虫子,给它们一一起名,分科分类,看着他们爬东爬西,而虫子知道我们吗?这些小虫知道世上有我这条大虫吗?有些虫朝生暮死,有些仅有几个月或几天的短暂生命,几乎来不及干什么便匆匆离去。没时间盖房子,创造文化和艺术。没时间为自己和别人去着想,我们这些聪明的大生命却在漫长岁月中寻找痛苦和烦恼。

      我觉得我要往回走了,不能再这样任其想下去了,这城市的路太长太复杂,而我太年轻,根扎得不深,躯干也不结实。现在风也这样大,总担心自己会被这场大风刮跑,像一棵草一片树叶,随风千里,飘落到一个陌生找不到落脚的地方。你却没地方去找风的麻烦,刮风的时候满世界都是风,风一停就只剩下空气。天空若无其事,大地也像什么都没发生。只有你的命运被改变了,莫名其妙地落在另一个地方。你只好等另一场相反的风把自己刮回去。可能一等多年,再没有一场能刮起你的大风。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我眼睛里有两种绿 一种是某个孩子在我墙上留下的那棵填满绿的大树 一种是我的理想在困顿中枯萎,并长了毛,绿色的毛 这...
    翠姑娘阅读 392评论 25 18
  • 1 今天,中关村中小企业的平均寿命是1年, 中国整个中小企业的平均寿命是2.9年, 世界五百强的寿命是40年,而世...
    白小白女性生涯规划阅读 236评论 0 2
  • 以前总是说古诗都是夸大其词,讲的都是意境而已,哪有什么思乡啊,乡愁是什么东西,直到离开家乡,离开那个熟悉的...
    提笔伤己阅读 67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