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去年看了一部电影《犯罪现场》,女主角是一位等待眼角膜捐赠的人,我没想到这种命运有一天也会落在我身上。啊,人生啊,怎么那种天上掉馅饼的命运就不会遇到呢。

自从开车后经常感觉自己晚上会看得模糊,以为自己散光,于是在某个明光明媚的日子就去眼镜店配眼镜。配个眼镜花了一个小时,看着耐心的老板我都不好意思了,怎样配都感觉不对,最后那老板建议我去医院再个检查。

秉着也想确定自己到底怎么了的心态,就挂了个附近医院眼视光学的号,等去检查的时候,因为一直校准不到,无端端被骂了一顿。我一直看不清,那个验光医生直接不耐烦说我,怎么会看不清,肯定是你眼睛有问题,你应该挂楼上的眼科。(此时的我大度原谅她的态度)

于是我又直接挂了楼上一位普通医生的号,当她一检查的时候,她不敢判断又带我到隔壁医生(她的主任)看,那位主任看了跟她的判断一样她又把我带回到她的诊室,开始跟我说需要到广州眼科医院再进一步检查,贴心地告诉我需要挂角膜科。

接着我只好关注了那家医院的公众号,开始每天的抢号之旅了,可每次点开都是满诊的,反复点开看终于在半个月后挂到号了,啊,人生啊,其实看病难的感觉才刚开始。

在医生用仪器看了眼睛后,直接判断需要做眼角膜移植的手术才行,我目前的眼角膜厚度是正常的10~20%。除了视力会越来越差,由于角膜太薄,如果碰撞的话,正常人是没事,我很有可能会眼球破裂。我当时想哭的心都有了,又害怕医生描述的场景,画面感太强了。

实际又容不得我考虑多久,当时就要做决定,因为还要填很多资料去排队等待眼角膜,就这样另外做了一些检查填了资料排队,接着提着一堆眼药水就回家等待通知。

我用了一晚上消化了这件事,第二天就继续正常生活呀,只能注意自己的眼睛不要乱碰到东西。

2020年,因为疫情的原因我们大家都好难,就在我以为因为疫情,手术的事也不会那么快,结果大概是老天想考验我,在3月12日接到医院的电话,需要16日去医院做一个术前检查,跟以往的不一样,还多了核酸检测。

此时的我还不知道要经历啥,硬着头皮去医院了。最后定了20日做手术,19日要再到医院看麻醉各种术前准备,因为医院是晚上不住院的,19日这天就开始在附近的酒店住下了,当天晚上还工作到12点多发文件给同事,我都暗暗佩服自己。

3月20日,这个不断被提起的日子,好难忘记(后面复查每次都会被问到哪天手术,牢牢记住),因为特殊时期,层层关卡才到了病房,换了病服洗了眼睛就是到手术室了。

在手术室门口我的体温量了是37°,于是进去又安排我坐角落再量,这次是37.3°,吓得他们马上隔离我了,把我带到另一间房关上门,隐约听到他们一直在商量怎么解决,接着又来给我量了一次,37.2°。

啊,人生啊,我本来就紧张的心情被他们搞得我都想哭了,我也知道自己体温偏高,之前在公司量体温的时候都有37°的,我应该习惯被人再量体温的。

幸好有位温柔的护士姐姐一直在安慰我,可惜都戴口罩了,我看不清她的样子,最后我还是要感谢他们冒着危险决定送我进手术室。

在全麻的情况下,我不知道自己经历了什么,醒来后我已经回到了病房,眼睛也缠了绷带,迷迷糊糊记得他们又给我量了体温,36.3°,这下他们放心了。

这天真的迷迷糊糊度过,说话也口齿不清、有气无力,同样的事情我竟然重复说了好几遍,其实后来休养的时候也经常迷迷糊糊的。

连续缠了4天绷带,每一天都要到医院更换新的,终于在23日这天拆了,当拆了绷带我看向镜子的时候,果然电视是骗人的,电视上的女主角拆了绷带后眼睛清明,头发飘逸,到了我就变成眼睛又红又肿、狂流眼泪,下眼睑还因为撑开而形成了一大块淤血,妈呀,都被自己吓死了。

然后医生又给戴了一个绷带镜,这个是一次性消耗品,能戴的时间只有2-3周,所以之后很多次复诊都是围绕着它,目前已经换到第四个了,我的心在滴血。

整完这些医生Y说下一周再来复诊,注意休息,说着暂时不能工作,我就先请了两周的假,接着就离开了广州回到家开始了漫长的休养生活。

回到家第一周的这段时间,由于刚手术完,整个人没什么精力,而且眼睛每天都在流眼泪,已无心思想那么多,每天闭眼20小时以上,大部分时候都在躺着,感觉自己都可以修仙了。

在第二周精神已经比前一周好,可是又几天一直感觉不到自己有好转,情绪来了,我突然理解为什么有些人受伤后会向家里人发脾气,我这种短时间没好转都想崩溃,何况是那些更加漫长的人。

需要特别感谢微信及时推出了黑夜模式,让我可以不用看到白刺刺的界面,休息的这段时间微信已成为工作软件,微信全用来干工作上的事,最痛苦的是边流着眼泪边交接工作。

休息了两周后必须复诊拆那个绷带镜,可是挂不上主刀医生的号,他的助手就让挂另一个同组医生L的号,只是在医院的另一个院区,啊,人生真难。

更难的是在4月份由于组织架构的变更,我的职位也有所变化,本来是准备好在4月开干,结果刚好遇上了这个意外,我只能不断地麻烦同事帮我跟进项目还有其他事宜。内心最难受的是给同事带来麻烦,从小习惯独立的我,不习惯去麻烦别人,可是这次让我深刻体验了一把厚脸皮,我只能每天躺尸般休息。

心里一直记挂着工作上的事,可是又不能一直看手机,就微信隔一段时间查看一下消息,有看到工作上的就回复,没有的话就秒关上继续躺尸,啊,人生,没想到也有害怕手机的一天。

在另一个院区复诊,摘了旧的又继续戴了一个,还拿了一堆眼药水,L医生说两周后回来她这复诊就行,问大概几时能开始上班,按照她说两周后的时间,我掐指一算是4月20日,我就稍微安心了,好像看到了希望。

到了20日我就怀着愉悦的心情去公司了,受到了同事们的热情欢迎,还收了一束花,结果翻车翻到此生难忘,下班的时候眼睛已经红肿得厉害,回到家吃了几口饭开始躺尸了。脑袋一直发痛,耳朵要充血炸出来的感觉,全身没力,痛到我当时就想打自己的头,痛到想哭又不敢哭,害怕眼睛掉眼泪会更难受,最后就是当晚只睡了3个小时。

第二天我不敢硬撑了,找了领导说明情况又跟同事交接了工作。

22日就又到了L医生这里,结果帮我摘了绷带镜后,她又说还是要给主刀医生看看,让我第二天到会原来的院区看,我只好回家了第二天再去广州,一天光路程就320公里,啊,人生啊。

然而摘了绷带镜后,眼睛一直流眼泪,我只能又闭着眼,此时的我被折腾得真的好想哭。

23日又到了广州看主刀医生,他一看就说角膜长了两个卷丝,所以异物感很强,一直流眼泪,眼睛上了麻药取了之后我又继续戴上了绷带镜,眼泪终于不会狂流了,也让两周后继续复诊,我又问了几时能够完全正常工作,回答的是两周后。

what?又是两周后?这次不会骗我的吧,我超级没底,实在是痛得太惨烈,我又只能再请两周的假。

这次太痛了,休养了一周后精神才好点,而且自己对电子屏幕有恐惧了,设计师不敢看电脑?我都被自己笑哭了。痛得太深刻了,完全不敢掀开电脑。

稻盛和夫说不要有感性的烦恼,可是我控制不住自己,我想过了最坏的结果自己可以接受,我只是难过一直耽误经理的计划。而且还觉得自己是狼来了的那个小孩,说好的可以回到公司,又继续遁了。

要解决这事还是要找到对应的人,于是就跟经理说了,结果就是我很幸运遇到一位理解包容下属的领导。解决了根本的情绪问题,继续好好休息。

5月8日,又是复诊的日子呀,忐忑的我又见到了主刀医生,当他说可以慢慢开始工作时,我傻了,我说了我刚刚看了医院走廊的屏幕还会头晕,他说没事的,他又吩咐助手帮我戴绷带镜(意味着两周后我又要来)。当戴完后,我又不害怕地问助手医生,我现在看屏幕还会头晕,真的可以工作了?回答轻松:没事的。

我曾经多么渴望的答案啊,结果现在是我怂了,我真的超级怕强烈的反应,以至于从医院回来两天之后,我才敢开电脑试试,而且还带着小心翼翼,咦?虽然有点不适感,不过强烈的痛感没有,好像可以小段时间看着,这下可以慢慢开始恢复日常了,可是我的视力呀,手术后才0.025,啊,人生啊,我咋办。

这段休养的时间不能用眼睛,我在干什么呢?耳朵用起来,在精神好的情况下会听听樊登、微信读书。听到了俞敏洪《我曾走在崩溃的边缘》提到他曾经在医院住了一年,我突然问自己在急什么,人家那么厉害都会有遇到伤病啊,我这个普通人算啥,缓解了自己那个时候的焦虑心情。

听到《活好》提到的生活中的困难都是为了更好的成长,我试着从另一个角度解读这事。

它能给我带来什么?虽然在开始职位变更的阶段让我不能冲,这是不是要让我慢下来呢?所有的事情不能急。我也有更多的时间去感受自己,以前的我只想着怎么把时间填满,如果在什么都不干时,甚至还会有内疚感,什么都没干到呀,时间白过了。

可是这次的经历,我就是什么都没干也不能干(倒个垃圾都累的人能干什么),只管休息,我静下来去感受自己身体的变化,只要有一点好转,我就会开心,眼睛的血红丝再少一丢丢,也能开心好久。

我对正念有了更深的体会,感受身上的变化,不想着我等下还要去干其它事,只管当前好好躺尸休息。

我们一直都很害怕疾病,但《活好》里提到要感谢疾病带来的一切,它改变了你跟家人的相处方式,我试着去感受这些日常生活,因为眼睛的问题,每日基本的吃食都需要家人准备,我体会了一把被人照顾的感觉。在我因看不到自己好转而心情暴躁时,先生耐心地任由我唠唠叨叨,这种感觉平时是体会不到的。

我更能理解一切都是情绪的问题,事情没有错,不同的是我们看待的方式,当我们把着急:怎么还没好换成眼睛可以用未来几十年,我就好好休息几个月又怎样?休息好了未来可以用好久的,这下子一切都说通了。

大概老天想我以后当别人有情绪问题时,能够更加理解他人,也想让我停下来思考而给我的考验吧。

感恩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