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人物

96
简书盼盼
2018.08.19 21:47 字数 1860

外面的世界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却也真的没有臆测的那么糟。平凡的人可以带给我们不平凡的体验,对于“高手在民间”这句话,我愈发信服了,却没预料到自己是从一位小旅馆老板身上领悟到的。

昨天早上一到嘉兴就赶着去参加校内的新教师培训,培训一直进行到下午五点,放学的铃声再度响起,我却迷失在了归途里,回过神来,天色已晚,手中不大不小的编织袋提醒我该找住处了,于是就在美团上找了一家学校附近、价格优惠的小旅馆决定暂住,做了三站地公交车,在高德地图和热心人的帮助下,兜兜转转地找到了这个位置偏僻的东塔旅馆,映入眼帘的是一个被政府弃之不管的棚户区,草草地扫了一眼三个单间的条件,灰暗狭小的空间,亟待粉刷的墙面,破旧不堪的配备,这里的情况完全可以用脏-乱-差来概括,真想拔腿就跑马上离开这个所谓的旅馆,无奈我之前已经在美团上付过钱而且我也没有多余的力气再出去折腾了,不过让我决定留下来的真正原因却是那个看似能够洞悉我的一脸厌恶,却还平和耐心地为我讲解旅馆注意事项的中年女老板,极具亲和力的姿态吸引着我的眼球,填补了我的愤懑,浇灭了我的怒火,我在心中立即产生了这样一个疑问:掌管一个如此简陋的旅馆的小老板怎么会流露出亲近自然的神情呢,她不应该像包租婆一样狂躁吗,难道在这里工作也能让她感觉到幸福?!换做是我,无论如何也不会在这里工作的,完全是放弃治疗、自我麻痹的做法……按耐住自己想要直接开口发问的冲动,像被催眠一般选了一间单间住了下来,不过她仍然没有打消我心中明天就搬走的念头。

晚上十点多才整理完材料,头晕目眩,口干舌燥,真想一头扎进床里睡到天昏地暗,不过我刚刚躺下一会儿功夫,从隔壁的房间里传出刺耳的音乐声,活生生地把我从梦里拽了出来,心中闪过一阵怒骂,忍无可忍的我怒气冲冲地打开门准备找老板给他“禁言”,一打开门,心凉了半截,漆黑的走廊里闪着微弱的亮光,个别鬼片中的特效都呈现不出来这个效果,单曲循环的音乐声让我硬着头发往出走,捱到走廊尽头,透过收银台的玻璃看到房间里面仍旧开着电视机,屏幕上的光打在一张祥和的脸上,我用由小到大的声音分贝叫醒了女老板,并向她表明了来意,她立刻帮我制止了这名租户的不当行为,再度回到床上,那张恬静的脸在我的脑海里挥之不去,未经世事打磨般无所畏惧,从她的周身散发出不容忽视、不忍亵渎的能量,这种感染力支撑我当晚睡了一个踏实的安稳觉。

今天又是匆匆忙忙地一天,五点半之后我才想起来还没告知旅店老板我今天的去留呢,赶回来之后,女老板在店门口面带微笑地对我说:“回来啦”,恍惚中我竟有种回家的即视感,向她致歉之后,她满不在意地表示自己并没有放在心上,而且还告知我她发现我房间的东西摆放整齐就没给我打扫,我诧异地脱口而出一句:“这么便宜的价位还带打扫卫生的?!”她笑笑说,如果租户愿意的话是有这项服务的,我真是惊讶到下巴掉下来,愈发好奇在这种地方工作要怎么把心态扭转成快乐模式了。

话匣子既然已经打开也就不急着关上了,我经过一番询问后得知,这个女老板从十年前租下这个店铺开了一家小旅店,这就解释了为什么这里的设备严重老化,原来这些东西都是十年前采购的,简单装修过后也就没有再“大动干戈”,尽管房东每年都会上调房租,可她却没有在旅店房价上做过多的调整,耳边时不时传来棚户区改造的消息,可政府没有具体举措,她就接着在这里开店,在这十年间,她一直住在这家店靠门的那个房间里,一张床,一个风扇,一台电视机,光线昏暗,窗明几净,十年如一日,没有节假日,不分昼夜地守着这间店,无论是她的新房刚装修完还是有租户居住的除夕夜,十年一品温如言,这不是个井底之蛙故步自封的故事,这是由一个普通人缔造的疗养圣地,一颗心滋养了一方土地,营造了一种理想的生活,她还津津乐道地和我讲她给租户带来的帮助,以及她自身的满足感,看着她脸上洋溢着的微笑,我终于问出了我想知道的问题,“这里也没什么不好,来这里的大多是回头客,为什么要让自己和别人都不开心呢……来者即是客,多加关照是应该的,租户舒坦我的心情自然就好了,可能我没有多少远大抱负吧……人嘛,还是要懂得知足常乐,幸福地过活”,她如是答到。

在喧闹的城市中,守着一方净土过活的说法让我为之动容,此乃小人物的大境界也。趋好心理让我变得愈发急躁,其实弓弦绷紧过久,反而不容易发力,永远不满足现状的人自然无法品尝到幸福的滋味,未来的人生道路上再遇到解不开的结、过不去的坎,或许我会去同她聊聊天,只是希望那时她还能在原地等我。

一撇一捺,简单的两笔,同为人,却大不相同,我知道,我和她之间隔着的是一条康庄大道。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