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醍醐灌顶”

膝盖毫无征兆的疼,秒疼,疼得专心。有时候躺在床上不敢动弹。怎么回事儿?

仔细回忆,某个早上我直接跪在了楼梯上,幸好没人看见,幸好手机的钢化膜只坏了一丁点。

拍拍裤腿上的灰尘,继续盯着手机。

“醍醐灌顶”啊“醍醐灌顶”,你咋就这么难记呢?好吧,我再一次截屏,希望自己偶尔想起了顺便看一眼。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上个周五,在车上说自己的记忆不太好,尤其是暂时遗忘特别严重。当时又想起了“醍醐灌顶”这个成语,以前这几个字,我记不牢,读不准,每次都要去找度娘。上次跪拜后我记住读音了,但仍然写不了“醍醐”二字。于是我马上掏出手机查看。我说“醍”是“酉”字旁左边一个“是”,同学立马说“醐”是“酉”字旁一个“胡”,我查看了下,是这样。

然后我说,这一次有你的参与,说不定我会记牢呢!

事实也正朝这个方向发展,今天我确实能写“醍醐”二字了,可是“灌”我却写成上下结构了,也是查了之后才发现。

但也今晚之后,我能真正的记牢“醍醐灌顶”这几个字,是长久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