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令十字街84号》| 关于书信、书店的故事

一段关于书信的故事,一段关于书店的故事。

                                                                                          ——《查令十字街84号》

(图片来源于网络)

1.关于书信

把手写的信件装入信封,填了地址,贴上邮票,旷日费时投递的书信具有不可磨灭的魔力,对寄件人、收信者双方皆然。

古时,人们喜欢飞鸽传书。书信往来,捎带着含蓄的情意。那隽永的的笔迹,边缘卷曲的信纸让少女于窗前伫立的等待染上了淡淡的红晕。

中国的书信,让人联想起银烛秋光,映着冷清的画屏,一卷宣纸轻铺于书桌上,踌躇再三,盼望着窗外谁寄锦书来,尺素如雪,心里的焦虑也随之渐渐消涅。

当关于书信的故事发生于英美两国间,是否想到的是布着尘灰的街衢,匆匆行走的人群,以及系着一条格纹领带,穿着一双羊皮鞋,穿一套深色的英国式衣服的绅士?

(图片来源于网络)

海莲▪汉芙起初因买书的缘故写信给查令十字街84号的书店,进而与书店经理弗兰克▪德尔有长达二十年的信函来往。

海莲买书,弗兰克寄书,本是最为乏味不过的商业买卖活动,却因为是书信,因为是书店,延展开温暖的故事,升华为咫尺天涯的友谊。从那短短的文字间可以窥探到美国海莲的热情与俏皮,英国弗兰克的一本正经与彬彬有礼。

这些人的奇遇之旅,在漂洋过海的书信里,在终敌不过时间拆迁了的书店里,为后人留下了温情的回忆。

2.关于书店

查令十字街84号,英国伦敦这道无与伦比的老书街,全世界书籍暨阅读地图最熠熠生辉的一处所在。

书店,我更愿意将它理解为一座承载着智慧、回忆的城堡,可能是混杂着霉味儿、长年积尘的气息,墙壁、地板的木头味儿的旧书店;或者是泛着书墨的清香味儿,刚磨好咖啡的苦涩味儿,刚离座的女士所遗留的香水味儿的独立书店。

书籍不仅是人类进步的阶梯,还在人与人之间关系烙上共同的印记,喜爱读书的人会因一间书店、一本书籍在茫茫人海中认出彼此,书写出美妙的故事。

(图片来源于网络)

《岛上书店》的书店老板A.J.与销售代表阿米莉娅因书店而产生消费关系,再而走到了一起,成为永久的伴侣关系。

《查令十字街84街》的海莲、弗兰克因书店诞生了不可思议的友谊。

钱钟书也曾在《围城》里称,男女之间,借书的学问是很大的。

然而,在普通的生活里,书店却容易让大多数人产生自我良好的错觉。

偶然的、故意的、一时兴起的逛书店,对于书店而言,你是陌生的;它对于你而言,是高傲的。你却更易去相信,置身其中的自己也顺带自我良好了些。

渐渐熟悉后,才发现,原来对于《岛上书店》的小玛雅而言,书店可以诠释为有十五个玛雅宽,二十个玛雅长。

对于书籍可以先拆掉书的封套,然后举到脸前,让硬纸板包着自己的耳朵,去细嗅书独特的味道。

对于我而言,书店是有着长长的、窄窄的、木质的阶梯。穿着绸缎材质的晚礼服,戴着圆沿帽子的女士,席地而坐,纤长的手指翻着书页,裙角在阶梯上微微皱着。

穿着休闲上衣,反戴着鸭舌帽的小青年手持书本,手肘挚于穿着牛仔裤的腿上。狭窄的阶梯,令两人的距离仅为十几公分,却毫无违和感。

我想,书店是有着凝聚起不同性情、不同风格、不同兴趣的人不可磨灭的魔力,不再无策地接受时间的摆弄,缘分的牵制。终聚在了一起,终沉淀在心底。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