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口述:爷爷的婚姻我做主

图片发自简书App


奶奶去世之后,我每当从门缝看见爷爷在看那本永远看不完的《红楼梦》,眼睛却停留在墙上奶奶黑白色的遗照上,这时候,我心头就有股针扎的刺痛。特想跑过去,抱住爷爷大哭一场。

爷爷虽然和我爸爸妈妈一起过,可围绕他的,只是一架子书,一台电脑,一个冷被窝,这么三个一的日子。单调,寂寞。爷爷66岁,四舍五入,就提前跨进70后,我希望爷爷早点有个新奶奶陪伴他。

爷爷退休前是出版社有高级职称的老编,说话少不了书香味。对我说,我这是符合自然规律的正常状态。你28岁,倒是应该只争朝夕,小心成为剩女。

我反驳,我这是高粱红了的季节,不是剩女,是熟女一枚,才不急呢。

一个周末傍晚,我陪爷爷闲走。广场上好热闹,乐曲声响彻云霄,大妈大叔的,像一朵朵迟开的什么花,相互比拼着,看哪个更艳丽。

我把爷爷推到前面,问,有没有顺眼的?爷爷回答,你以为在菜市场挑大白菜?

前面是家咖啡店,我们进去,要了两杯拿铁。背景音乐像是从远处飘来,若有若无。桌面上一粒烛光,把人变得虚虚幻幻的,我突然有一种爷爷似乎将要远行的悲凉,在催促我尽早帮助爷爷结束孤独。

我啜口咖啡,慢慢咽下,很严肃的样子,说,爷爷,我们应该借鉴二十二条军规,制定几条基本原则。比如,年龄,你不是杨振宁,就别想82岁找个28岁的小蜜,差不多就行。文化呢,不管她肚子里有几本书,只要不把你的书当废品卖给收废品的,就可以。脾气禀性,得像我奶奶,要温和,温顺。容貌,不求跟刘晓庆似的,总越不过五十岁,但也得和你般配。这四条,是底线,就像举国上下要遵循四项基本原则,誓死要坚守。其他,都好商量。

爷爷点一下头,叹口气,说,可遇不可求,像我墙壁上挂着的四个字,顺其自然吧。他端起杯子,我趁势也端起杯子,轻轻碰了一下,说了一句,爷爷,你的婚姻我做主了。

接下来,碰到几个候选对象,与那四条好像都欠吻合,吻合的,对方反倒不大中意。像刮过几股风,不重不轻的拂面而过。

昨天我到客户那边签完单,回公司的地铁上,人爆满。上来一位老太太,附近坐着的年轻人,有闭眼装睡的,多数低头玩手机,老太太只能站着。我离老太太好几个座位,起身招手让老太太坐下了。老太太连声道谢。过了一个换乘站,下去的人多,老太太旁边空了,我挨着她坐下。随便说了几句话,老太太要下车,从包里掏出两张票,递给我,说,有我们老年模特队的表演,有兴趣,看看。

我按时陪爷爷进了剧场。演出开始了,我指着舞台上,灯光下,站在中心位置,个头最高的老太太,悄声告诉爷爷,就是她,退休的护士长,怎么样,有胸有腰的,面试这一关,过了吧?

半个月后,爷爷和退休的护士长,两个人就一起逛书城,听养生讲座,到模特队练功,去外贸专卖店淘打折运动装什么的,相处得如鱼得水,如同多年的知交。再过些天,竟然合计着到时候要不要拍个婚纱照。

我正喜滋滋的等着新奶奶过门呢,哪里料到,风云突变。一天午后,在退休护士长的小客厅,见到了年纪不比她小,却喊她小姑妈的一个矮个子老头。经介绍,爷爷知道了他是香港名声很响的相术大师。就是根据面相,他预测出小姑父当年逝世的月份。

只见这位大师的目光,紧紧盯住爷爷的鼻子。等老护士长送走客人回来,那人提出警告,小姑妈,事情很严重啦。这人生了个有凶相的鼻子啦,剋妇,他太太就死在这个鼻子上啦。

护士长一怔,有点不甘心,问道,阿仔,有没有看走眼?大师说,小姑妈,哪里会呢,我一眼就搞定啦。

这个小姑妈,用丈夫的逝世,验证过大师的神算,他的话等于金科玉律,哪敢违背。我当晚接到李奶奶打来的电话,说,不好意思,我和你爷爷,到此为止,拜拜吧。

简直就是晴天霹雳,我追着打她手机,打好几个,追问为什么,那边只是回答,没缘分。再问,关机。

我没敢实话实说,却告诉爷爷,得到个重要信息,这个退休护士长,不适合你,我替你做主,和她吹了。

爷爷放下电话,愣愣望着墙上顺其自然那四个大字,心里边却怎么也自然不下去,总觉着丢了点什么。

过了不久,在一家什么夕阳缘网站,我瞄上个寡居大婶,觉得各方面条件挺符合那些原则。正和爷爷看着电脑,进一步磋商,那人竟打飞的,从天而降了。

我在机场出口举个牌子,按照片样子东瞅西瞧的。忽然有个不是大婶级的女人过来了。美过容的脸上描着眼影,涂着口红,淡妆浓抹,可感觉一点不相宜。

我立时呆住了。这真品,比网上挂着的彩色头像,还年轻,差距咋就那么大呢。疑惑的问,你是……

那人马上说,我就是。头像更新的是晚了点,新照片没来得及晒呢。直接去家里吧,我有点望穿秋水,急着见面呢。

那女人进了爷爷那间书房兼卧室,故意装嫩的叫了一声,哇噻,书香门第呀,真香,我特喜欢。

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姜是老的辣,爷爷皱紧眉头,却说,好,好。

随后,这女人或者拉着我的手,或者搂着我的肩,比我亲奶奶还亲的,一声接一声叫着我的名字,让我给她找住处,必须带星的。又说临行匆匆,没带换洗服装,要我置办一套,必须是品牌的。又说这里离香港澳门特近,给她办个七日游,必须走贵宾通道的等等。

必须必须,那么多必须。我在背后对爷爷发泄,她以为她是谁呀,里根夫人?朴槿惠?说她厚颜无耻,有点不合尊老的公德。说厚颜,绝不过分。说什么干什么都脸不变色心不跳,表演的十分到位,绝对专业。

精心挖了一个大坑,我跟爷爷一块掉进去了,摔个鼻青脸肿。爷爷说,你知不知道,席勒有个剧本,叫《阴谋与爱情》?想不到,我们被人拉着粉墨登场了一把,悲剧。

一天晚上,突然接到李护士长的电话,她先是不停的哭,我不知所以的听着,她终于开口了,我,对不起你爷爷,希望他给我个机会,重新开始,好吗?

我感到奇怪,问,可是,以前的事……

她回答,误会,全是误会,怪我。以后我会解释清楚的。我想见你爷爷。

我把这件事情对爷爷说了,爷爷把手里的书,狠狠摔在桌子上,忿忿的说,见我,是不是也要演一出《阴谋与爱情》?告诉她,好马不吃回头草。

大概过了半个月,爷爷前列腺增生的老毛病加重了,要做微创手术切除。这是小手术,只需住一个星期医院。可是,术后要挂吊瓶,一连五天,每隔两小时,必须换一次尿袋。我可以,妈妈护理,不怎么方便,决定找个护工。

就在这个时候,李护士长又打来电话,还是哭。我不耐烦的说,以后再打过来吧,我在医院,爷爷住院了。没想到,半个小时后,她风风火火赶到住院处。在走廊,她问清情况,马上表示,她可以护理,我一再婉言谢绝,她态度极坚决,像分派任务,说,我白天你晚上。我去一下,马上回来。

我把一身白服,白鞋白帽白口罩的老护士长带到床边,附在爷爷耳旁说,这位,是请来的护工。爷爷看一眼,行吗?我说,你什么也不要管,一切由我做主。

爷爷一场小病,却让我恍然大悟,明白了什么是缘分,什么是天赐良机,什么是命中注定,这些其实都含蕴在爷爷墙上顺其自然那四个字里面。

一个月后,我们家的门上,贴了一幅大红双喜字,端正的楷体,笔划遒劲有力,是爷爷的墨迹。新奶奶,不必说,自然是那位李护士长。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