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工厂生涯,停止了生命的宽度

诗人臧克家曾经说过:

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

(一)

两年前,我稀里糊涂入职这家工厂时,公子是我隔壁部门的同事,由于某些缘故,我们的项目需要合作,就是那时认识的他。

“公子”的得来,并非是因为他风度翩翩、一表人才;相反,他经常不修边幅、凌乱不堪。只不过,身上总透漏出一点颓靡的公子气息罢了。

在我入职的第一年年末,公子就收获了自家的小公主,荣升为爸爸;还拿到名额购买了公司的福利性住房。同事们纷纷投去羡慕的眼光,可其中酸甜苦辣,也就他自己知道了。

十年了,大学毕业的他,在公司熬到了结婚生子,买房买车,却依旧是个默默无闻的普通工程师。

实际上,他代表着工厂里广大30多岁的中年男性,奉献了青春,撒下了血汗,最终却走上碌碌无为、行尸走肉的生活。

正是因为这种见不到未来的工厂生活,两年后,我离开了公司。

辞职那天,公子开着玩笑对我说:“你可就好了,解脱了。”

我笑着说:“你也可以哦。”

“不行了,太迟了,有家有室的人……”

虽然他全程带着玩笑的意味,但是,我却敏感地嗅到了一股心酸的味道。

步入中年的他们,身负房债、车债、奶粉钱,生命仿佛早已定格,动弹不得。

进一步,万丈悬崖;退一步,水深火热。

(二)

也许是耐不住离别的诡异气氛,突然想起公子的十年工厂生涯。

人生哪有那么多十年,而他却把最好的十年献给了公司!

十年前,大学毕业的他,来到这间刚建立不久的工厂当工程师,那时候,确实是怀着前程似锦的念头来的。

入职的那一天,公子一帮人就被忽悠去工厂里实习了两个月。带队人说是轮岗以及熟悉岗位的需要,其实就是厂里缺工人,被拉去充当苦力的。

两个月后,他成了一名工艺工程师。旁人不知道,工厂里所谓的工程师,不过虚有其名,说白了就是个打杂,同机器上千万颗运转的螺丝钉没什么两样。

他每天的基本工作就是调调机台参数转速,让机器生产起来,一点技术含量也没有。时不时还要在现场跟品质部门、生产部门的人吵架,互相推卸责任。吵架的时候,必须粗口连连、中气十足,否则抵抗不了飞溅的口水沫子。

在这种野蛮的工厂环境中,不出半年,他就褪去身上所有的书生气。

工厂里是有白夜班制的,无论有事没事,都要待到晚上八点,跟夜班的同事交接完工作再下班。在暗无天日的工厂生涯里,上下班时间形同虚设,只要有需要,一通电话,你随时都要到位。

有时候,领导要是发起疯来,会在生产旺季连着好几个月每晚八点开会,直至深夜11点。说的都是些天南地北不着边的话,无非就是摆摆样子给厂长看。

然而最痛苦的,莫不过于被领导安排轮班的那一年。冬天的夜似乎更加寒冷,刺骨的寒风迎面而来,直吹毁心灵深处;夏天的夜似乎很漫长,伴随着工厂里闷热而刺鼻的气味,分分秒秒都流逝得很慢很慢……

黑白颠倒的时光,真是让公子尝尽了人间苦涩,身心俱疲。

年纪轻轻如他,每天拖着身心俱疲的躯壳回到宿舍,早已丧失了对生活的所有乐趣;大好周末,随时随地的电话铃声,投射出生活的绝望;餐餐不对点,晚饭当宵夜吃,活生生吃出了“过劳肥”。

早在20来岁的时候,一头稀疏的头发加上一个圆滚滚的肚子,就已经沦为“中年油腻大叔”了。

(三)

他不是没想过改变,也曾试着挣脱牢笼,飞向更广阔的天地。

八年前,同事小朱,一名车间的主管,日日加班到深夜,月月无休,勤勤恳恳地奋战在工作岗位上,可是上天还是无情地夺走了他30岁的生命。

在工厂里待久了,就会忘记好好照顾自己,连续几个月拉肚子,都没能引起小朱的重视。一去检查,便是肠癌末期,留下年轻的妻子还有嗷嗷待哺的儿子,撒手人寰了。

生命的飘忽不定,深深地打击了公子,仿佛看见自己的未来那般残酷!

他害怕自己变成了麻木不仁的机器,在高压的工厂节奏中,被工作包围,失去了自我,一点点地消耗年轻的资本,提早衰老。

没有时间读书看报,失去提升生命宽度的热情;

没有心思天马行空,只有眼前死气沉沉的机器;

没有办法好好吃饭,只有没完没了的工作和老板的怒骂声。

于是他决定重拾激情,半工半读,走上求学之路。

收拾心情,开始了寒窗苦读的岁月。头悬梁锥刺股,孜孜不倦,日以继夜。每天五点半,准时下班,各种请假不开会;周末也是关掉手机,任凭领导急得团团转。

就这么认真,第一年的考研还是以凉凉告终。

可是如果不坚强,懦弱给谁看!摒弃机器轰鸣不止的工厂生活,重回象牙塔之巅的过程,总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自己的人生只能靠自己改变,再重来一遍,那时候公子决心满满,不断激励自己,成败在此一举。

但是,也许是真的没有考试命,也许是努力的方式不对吧,甭管哪种,第二年的重考,他终究还是失败了。

而那一年,他已经29岁了,在他的价值观里,自己经不起折腾了,只好放弃这条求学之路。

(四)

考研不成,那就换工作吧!可是内心充满了不确定与害怕。

不确定像他这样碌碌无为的人,不干这行,到底能做什么?

害怕他从一个坑里跳出来,又一脚踩入另一个坑中?

……

但他还是投了很多简历,准备转行,脱离糟糕的工厂环境,可是工资高的地方,对工作经验的要求比较高,而他,零基础,零经验。

没办法,找相关行业的,这倒是挺容易的,有很多工厂向他抛出了橄榄枝。但是环境跟工厂差不多,工资还没有之前高。

大受打击,慢慢也不想折腾,屈服于现状了。

你可以说他鼠目寸光,也可以说他懦弱胆小,但是无论如何,他确实又过起了一颗勤奋螺丝钉的生活,再也没有任何出格的想法。

30岁那年,老大不小,还未成家立业。拗不过家里的催促,在他们的撮合下,跟同村的姑娘结婚。婚后,就介绍自己的老婆来工厂当普工,小日子就这么平平静静地过下去了。

两年前,还狠下心买了公司的福利性住房,代价就是12年的劳动合同。可是对于他们这种人,1年、2年、12年已经没有任何差别,能低价买到房子,成为有房有车一族,这辈子就圆满了。

大概,一生平凡,才是大多数人的归宿吧!

(五)

公子话还说完,科长在前头突然喊话:“公子,下午6点厂长开会,你帮我去开一下。”

公子爽快地答应了一句“好”!

拿出手机一看,正好是下班时间。潇洒的科长打开抽屉,拿起车钥匙,起身走人。而养家糊口的公子,任性不得,冲动不得,,唯有妥协。

我顺口接过话茬:“有家有室也挺好的,虽然我来去自如,但是孤身寡人。人生嘛,有得有失,都是一种选择。”

“这也算是一种安慰吧!每每回家看到我女儿,就觉得一切都值得。或许在我身上未能延展的生命宽度,会在她那里实现。”

我笑了笑:“哈哈,莫非就是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意思。”

“哈哈哈,大概吧!你这一走,以后估计也没什么机会见着了,祝你前程似锦吧!”公子爽朗地笑了笑,挥手道了别。

我搬起我的东西,转身踏出了办公室,坚定不移。

脑海中不断地闪现工厂里成千上万颗的螺丝钉,他们不分昼夜地忙碌着,生命的长度还在继续往前走,可是生命的宽度却戛然而止。

他们就这样,被生活的节奏推着往前走,没了灵魂,只剩躯壳……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今天有几个小伙伴聚在一起,谈论起小微企业的可持续经营的问题,我对可持续的理解是企业需要产品不断创造价值客户,通俗一...
    言行果阅读 313评论 0 1
  • 上上周去洛阳拓展培训 我跟小艺说“没电了,关机了” 波儿刚好路过走在旁边 随手拔下充电宝递给了我 我觉得我要电 就...
    公元2022年阅读 135评论 1 2
  • 教育教学思考 今早读到肖培东老师的一段话,送给自己自勉。“教育,决不仅仅是某一种技术,而应当是一种素养,...
    一身书生气阅读 131评论 0 1
  • 一、关于同一个URL的多次请求 有时候,对同一个URL请求多次,返回的数据可能都是一样的,比如服务器上的某张图片,...
    disummor阅读 448评论 0 2
  • 特别喜欢村上描述地点场景,事件场景,心理的文采,写的特别细腻、真实,摘录了许多喜欢的语句,感慨作家的想像力与才华横...
    半城烟沙儿阅读 215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