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走路想到的……

字数 1210阅读 7

昨天一时脑热,和一群人用了两天时间在山里暴走了55公里,刨去途中休息时间,一共用时约16小时,关于步数,已经有人在朋友圈中晒出走了九千余步的数据统计。

我没有每天健步的习惯,所以没有什么能记录行走距离和步数的装备或者软件,也就没有什么可以放到朋友圈里得瑟的成绩。唯一能证明我的经历的,就是一张被寒风摧残了两天的衰脸,还有只有我自己知道的,无比酸痛的身体和肿胀的脚板。

好在除了身体的痛苦外,两天还收获了一些有意思的思考。

思考全来自于徒步过程中的精神转移。如果说第一天的行程中还多少还有些兴奋和好奇在缓解身体的疲劳,第二天的二十多公里纯粹就是精神和肉体的煎熬。因为经过一夜的休息,第一天大强度使用身体的代价——酸痛,已经遍布全身了。

为了将精神从痛苦中转移出来,我试着边走路边去琢磨一些事。

其中一个就是关于走路。

走路谁都会,但是走的久走的长,能在各种地形上走,可不是谁都能拿出来显摆的本事了。

先说个反面典型,那就是我。尽管脚上有价格不菲的徒步鞋,专业的压缩袜,身上还有轻便的户外服支撑着,可还是被第一天的二十多公里折腾地疲惫不堪,第二天更是几乎体会不到专业户外装备提供给我的任何帮助了。

与我形成强烈反差的是队伍中的一个老哥。年龄长我将近到十岁,始终健步如飞,脚步轻松,而他脚上只穿了一双目测不超过200元的普通运动鞋,除此之外,没有看到他身上有什么与“户外”相关的装备。

中途休息时他和我聊天讲到,他是四川人,住在山区,打小学开始,每天都要走上七八里山路去上学,铁脚板就是那时候练出来了,所以他最不怕走山路,而且一段时间不走,脚还会难受。

敬佩之余我也在思考,老哥现在走山路的本事来自幼年时每天的磨练,当然,这种磨练是受生存环境所迫的无奈选择,但也正是因为这种被迫和无奈,给了他想要通过好好学习,走出大山,走上更平坦好路的精神动力。他现在是一个非常不错的医生。

上帝在赐予人类生命时,同时赋予给身体许多功能,如果我们不加以训练,这个功能可能就会慢慢退化,消失殆尽。但如果我们意识到这个功能的意义并想要延续使用,刻意进行训练,这个功能就能在正常发挥作用的基础上得到强化,甚至成为你从人群中脱颖而出的本事。那些优秀的运动员就很好地说明了这个问题。

因为交通工具越来越先进并普及,我们的行走能力就退化了,同样因为现代化的生活方式,我们父辈身上基本的能力,正在退化,有的甚至已经成为一种奢望,比如适应环境的能力,书写能力,还有视力,记忆能力……

也许这种功能的退化是生命的一种进化,比如人类开始学着直立行走,就是为了空出双手更好的使用工具。

但是那是我们后代的事。

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把原本配属给我们身体的那些让我们过得更好活得更有意义的功能,运用好发挥好。

突然想到了毛老人家的一句话,“野蛮其身体,文明其精神”。

身体和精神,互为前提互为基础。强健的身体和文明的精神,是每个人都应该追求的,千万别整成身体没有被野蛮,精神也没有被文明,那样活着就太没意义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